第71章 诡异的少年(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71章 诡异的少年(1)

2019-06-11更新

我们所在的火锅城开在山上,毫不夸张的说,整座山都是火锅店,鲜艳的桃花下面就是火锅桌子,依靠着山的坡度,依次而上,有景观位,有露天位,有包厢,亭台楼阁,特别是在晚上灯光照射之下,别有一番风味。

周涛请客非常有牌面,要了一个最好的景观位,山下的风景尽收眼底,但又极好的保护了自身的私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借着酒劲,刘二和周涛谈兴很隆,思路也变得开阔起来,聊着聊着,将一个算命加售卖风水饰品和摆件的店铺,变成了以风水为主题的私人会所。

周涛的意思是要把刘二打造成一个品牌,依托品牌的效应,扩展会所的业务,除了算命和风水这两个主业,将来还涵盖茶道、香道、禅道等面向高端人群的业务。

如果客户群的量上来,可以定期邀请有名望的高僧、道士、居士来讲座,甚至带着会员去探访终南山的隐士,谈经论道,或者感受几天隐居的生活。

总之,他们的脑洞是大开,目标客户就是有钱人,要让他们心甘情愿掏腰包的同时,还让他们觉得倍有面子,自发的帮忙做广告。

刘二被周涛画的大饼弄得热血沸腾,浑身充满干劲,恨不得现在就开门迎客。

我在旁边看着感觉有些好笑,但又能够理解,同样是忽悠人,刘二之前的经营模式存在很大的风险,很容易翻船。

而周涛的经营模式在忽悠人的同时,还讲诚信,不但没有翻船的风险,还能为刘二带来足够的名利,妥妥的名利双收,他不兴奋才怪呢。

同样作为合伙人的我,大多在旁边当个听众,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反正我的底线摆在那里,不卖假货,不以次充好就行,至于怎么经营,我就不献丑了。

毕竟在生意上我就是个菜鸟,心理诊所的客户,因为我经常不在诊所变得越来越少,我都没有办法扭转局面,提升业务呢。

周涛和刘二聊得起劲,我有些无聊,走到窗子边往下望去,本来是想欣赏夜景的,结果下方一大桌子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们坐在露天的位置,虽然有桃树挡着,但是我从高处看下去,每个人的面孔都一清二楚。

其实最先引起我注意的是在正下方的董嘉豪,没有了之前行尸走肉的模样,也不像更早之前殴打薛彪时满是戾气的样子。

此时的他看起来沉稳了许多,几乎没有说话,吃着旁边父母夹过来的菜,不时点着头,脸上浮现若有若无的笑容。

而他两旁的父母,也就是董浩祥和芳姐,脸上的表情欣喜若狂,虽然听不到他们嘴巴上说着什么,但我几乎可以肯定,他们这是在庆祝,庆祝儿子的身体恢复正常。

除了他们一家三口,同桌的其他人我也认识,罗文俊、李悦凯以及他们的家人。

罗文俊和李悦凯的神态,与董嘉豪如出一辙,同样变成了正常人。

一桌人其乐融融的气氛,让我看得是目瞪口呆,百思不得其解。

要知道世间万物皆有其法则,不可能凭空消失,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

丢了魂魄的人,可以通过一些手段帮其找回魂魄,恢复正常人的生活不算是难事。

但董嘉豪他们的魂魄,已经被打神鞭打得魂飞魄散,消失于三界中,现在竟然能恢复正常,实在是……很不正常。

难道是打神鞭的威力,并不如陈兴华老人所说的那么厉害?

他们的魂魄并没有消失,被高人找了回来?

我脑子最先想到这个可能,只是随后想到界灵法师已经亲自测试过打神鞭的威力,这个设想很快被推翻。

难道是他们三人都被鬼魂附体了?

这也太扯了吧,要知道这样的几率,比中五百万的大奖还低,除非……我想到了一种可能。

如果他们都出现在一个凶魂集聚的地方,比如侯老三的老巢,那个放满凶魂的溶洞中,这种情况就有可能发生。

想到这里,我待不住了,如果董嘉豪他们真是被凶魂附体,而他们的父母没有察觉,只是以为自己的小孩恢复正常,没有一点儿防备,那他们可就危险了。

于是我跟周涛说了声去上厕所,就离开包间,往他们那一桌走去。

走着走着,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我跟董浩祥他们可是发生过冲突的,他们对我可是恨之入骨,就这样直愣愣过去告诉他们自己的怀疑,他们肯定是不相信我的。

而我又不能没调查清楚,就使用打神鞭这个大杀器,那会对我的福报产生影响的。

该怎么办呢?

左思右想,我还是决定去偷听他们说什么,也许能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好在这里环境不错,虽然是露天就餐,但是每桌都用植物做了隔挡,我躲在一旁,他们发现不了。

我小心地扒开一条缝,刚好瞧见李悦凯的父亲,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他放下筷子,提起酒杯,朝董浩祥满是恭敬地说道:“董哥,我敬你一杯酒,这事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找到那个大师,我儿子可就毁了,哪有今天的样子,太感谢你了。”

“老李,咱们之间就别这么客气了。”

虽然董浩祥嘴上这么说,但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还是很享受这恭维的,喝了杯里的酒,嘴角都忍不住翘起来。

李悦凯父亲放下酒杯,摇了摇头,说:“这不是客气,是真感谢你,你不知道,小孩这段时间弄成那个样子,他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着急上火都住医院了。”

“除了这些,身边的那些个朋友,看似关心,但背后说风言风语的太多,弄得我们是焦头烂额,干着急什么办法都没有。”

“都过去了,今天咱们三家人聚在一起,就是为了庆祝小孩们身体康复,那糟心的事就不要再想了。”董浩祥很有派头地摆了摆手说道。

“董哥说得对,都过去了。”

这时罗文俊的父亲,就是那个威胁要砸我店的男人开口了,他说道:“不过董哥,不是老弟怪你呀,今天真应该把大师请来,我们也好当面谢谢他嘛。”

董浩祥有些无奈地说道:“老罗,我也想呀,我又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人,但人家是大师,不在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礼节。”

“这次帮我们小孩做法还魂,都没有要一分钱,完全是碰到了出手相助,用他的话说,这是我们的机缘,也是他的机缘。”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脸sè变得严肃起来,说:“忘记告诉你们了,大师特别交代,他喜欢闲云野鹤,四处云游的生活,不喜欢被人打扰,这个事情我们自己知道就好,不要出去到处跟别人说,免得别人惦记他。”

“懂得起,大师嘛,淡泊名利,不像那个陆勋,玛德,想不到他跟周家有关系,不然老子非得打断他狗腿。”罗文俊的父亲对我是怨念重重啊,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

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气急败坏的模样,完完全全被我看在眼里,不过我没有当一回事,这种欺软怕硬,只敢打打嘴炮的人,没有什么好害怕的,甚至都不需要过多关注。

倒是他老婆接下来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兴趣,她问道:“董哥,那大师真没有办法恢复文俊他们的记忆力了么?”

“对呀董哥,悦凯不但之前的记忆没有了,连说话的口音都不一样,都不像是我的儿子了。”说话的是李悦凯的母亲,脸上有些发愁。

董浩祥叹了一口气,说:“谁说不是,都一样,但没有办法,大师说了,咱们小孩丢魂的时间太久了,所有的记忆都已经消失不见,他也是无能为力。”

“不过呢,咱们也都想开一点,这也不完全算是坏事,咱们关起门来说自家事,不得不承认,他们三个之前太不听话,都被我们宠坏了。”

“现在他们就像是一张白纸,比以前好教太多了,只是需要我们多花一些时间罢了……”

听到这里,有人走过来,我也不好再待在那而偷听,于是转身往回走,一边走一边琢磨他们说的话,总感觉这里面透着股诡异。

首先我可以肯定,董嘉豪他们已经被凶魂附身,不然也不至于说话的口音都变了。

令我奇怪的是他们口中的大师,不要一分钱的报酬,把凶魂附体在董嘉豪他们的身上,到底是图什么呢?

想不明白,我将疑惑告诉了刘二,刘二哈哈一笑,说:“直接去问就行了呗,哪个凶魂在咱彪哥面前,不得老老实实。”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我倒是想这么简单粗暴,但是以他们护犊子的性格,我还没靠近,就可能发生冲突,特别是那几个妇女,发起疯来我可是遭不住。”

闻言旁边的周涛眼睛一转,说:“硬的不行咱们来软的,我带你去找他们,明面上是化解你们之间的矛盾,暗地里你和彪哥一问不就行了么?”

我一想还真是,人的名树的影,有周涛出马,事情应该好办很多。

果然,周涛打头提着酒瓶去到他们那桌,说了几句场面话,即便是对我怨念最深的罗文俊父亲,也不敢表露出来,恭恭敬敬地和我们喝了一杯啤酒。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