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我上面有人(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116章 我上面有人(1)

2019-08-11更新

当初为了拉拢我,天道仙人通过潘松林的手,给了我三个锦囊,其中一个锦囊则跟薛彪有关,准确的说与薛彪丢失的三魄有关。

潘松林的原话是说这是天道仙人早年云游四海,夜观天象记录下来的三个宝地,你照着这上面的地址去寻,就能找到他丢失的三魄,算是天道仙人送给你的礼物。

当时我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因为薛彪缺失的三魄,并非人为取走的,而是天罚,他生下来就缺少缺少灵慧、精、英三魄。

换句话说这世间并没有他缺失的三魄,没有固定的目标,又从何找起?

之所以如此,只因他天生仙胎的命太好了,就是老天也不会让他一帆风顺。

所以薛彪缺失的三魄不仅界灵法师和何浩然束手无策,就是我安夫师父,都窥探不了天机,也只能说需要大机缘才能补齐。

所以我对于他们的话自然是半点不信的,不过出于好奇心,还是瞟了一眼上面记录的地址——那三个地方分别位于闽省、滇省和藏区非常偏僻的地方,具体线路我记不清楚,但是滇省赵家坡这个简单的地名我倒是没有忘记。

如今这个地名从龙齐道长口中说出来,我感觉非常熟悉,马上回想起来,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心里想着难道天道仙人没有骗我,这里的确有薛彪缺失的一魄?

或者说他确实的一魄,与龙齐道长他们这次过来偷取的灵慧珠有关?

如果真是如此,有这样的宝贝,以长生会的尿性,早就过来偷了,为什么会等到现在才来?

毕竟以之前长生会的实力,我相信就是明抢,以古村长一方的实力,也没有多少抵抗之力。

还有……

我脑中冒出很多问题,但忍住没有出声,继续听龙齐道长和古村长对撕。

只听龙齐道长说到他老子五十几年前来过这里之后,古村长顿时就怒了,呵斥道:“狗日的,我知道你老子是谁了,当初你老子到我们村子只剩下半条命,说是云游在山上遇到猛兽袭击,那特么是扯淡,谁看不出来他是钻进山林逃难的。”

“也就我们当时的村长赵崇山心存善念,把他留在村里养伤,并且好吃好喝地招待着,要不然他早就被野兽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没想到五十几年过去,你父子俩连竟然恩将仇报,跑来打灵慧珠的主意,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你们父子俩不得好死,死后肯定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被人诅咒,龙齐道长不以为意,反而呵呵一笑,说道:“别把你们说得那么好心,你们是什么人,心里没有点比数么?”

“没错,我老子的性命的确是赵崇山老爷子救的,这点不否认,但赵老爷子也是为了从我老子的口中打听外面的世界,才把他收留下来的,而且我老子还会……”

“放你狗屁!”

古村长听不下去了,怒道:“我们是颜真人墓的守护者,防着外人还来不及,哪里会主动去打听外面的世界,你简直是一派胡言。”

龙齐道长冷笑道:“是不是一派胡言我懒得跟你争辩,我就问你一句,你们村是不是有六个人持有符咒,能自由出入村子,而不被血咒影响?”

古村长神sè一顿,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见此,龙齐道长耻笑道:“咱们落入这个洞中,说句不好听的话,除非有奇迹发生,不然咱们只有等死的份。”

“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藏着掖着不肯说实话,甚至还担心得罪那个死了几百年的颜真人,说一通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来忽悠陆勋,你果然是朽木不可雕也,赵家坡落入你的手中,真是悲哀呀!”

闻言,古村长气得不顾腿伤,爬起来要跟龙齐道长拼命,只是刚一动,就被龙齐道长一脚踹到一边,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他很是气闷,一口老血吐出来,看起来很是凄惨。

不过龙齐道长并没有打算放过他,继续嘲讽道:“老家伙,说你几句还急眼了,你刚才不是骂我父子挺欢的吗?”

“说我父子是养不熟白眼狼,这话你也说得出口,我就不相信,五十年前的事情,你就一点儿不知道。”

“行,你既然装聋作哑,那我就跟你好好说道说道,三百年来,你们古、王、陈、赵四家不是不想离开这里,只是那死鬼颜真人的血咒,就像是一把放在你们脖子上的屠刀,一但你们中有人离开村子十里之外,厄运就接踵而来,不仅离开的人身亡,他们的家人也会轻则疾病缠身,重则一命呜呼。”

“直到五十几年前我老子来到这里,倾尽所有法力才画了六张符咒,你们的人携带符咒在身上,才得以离开这个村子,而不被血咒伤及性命。”

“这就是我老子为什么能住进你们村子养伤最重要的原因,他有你们看中的本事,要不然你们会这么好心收留他?”

“所以说,我老子根本没有欠你们一分一毫,你别在我面前装作一副好人的模样,我看着恶心。”

“另外,赵村长为什么会想知道外面的情况,其实原因非常简单,就是想改变你们村所有人的命运,破除那死鬼颜真人的血咒。”

“他是为全村的子孙后代着想,而你作为他的接班人,不仅不顺着他的遗愿去努力,利用携带符咒能够自由出入村子的村民去寻能人异士,反而故步自封,活在那个自己都不信的传说中,我说赵家坡落入你手中是件悲哀的事情,难道有错吗?”

古村长被怼得哑口无言,脸sè逐渐变得惨白起来,半响后,他喃喃道:“你们外人根本想象不到血咒有多么狠毒,你们也更加体验不到我们心中的痛苦和恐惧。”

“所以你就宁愿当缩头乌龟,带着村民们活在龟壳中放弃所有的抵抗?”龙齐道长不屑地问道。

古村长无力地摇了摇头,说:“你说得倒是轻巧,这天下的能人异士哪是那么好找的,当初你老子不也是说出去之后就帮我们找能解血咒的人,结果呢,我们等了五十几年,等来的竟然是你要偷灵慧珠。”

“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只希望我的后辈们在胡老师的教导之下,能出几个聪慧有本事的孩子,想到解决血咒的办法,只是……我们对胡老师那么好,她还是待不下去。”

“唉,不说了,这也许就是我们的宿命吧。”

说到这里,古村长长长地叹息一声,闭上眼躺在地上,仿佛全身的力气被抽干一般,但龙齐道长的一句话,令他马上来了精神,爬起来急忙问道:“你真的有办法解决我们身上背负的血咒?”

龙齐道长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说:“只要把灵慧珠从那死鬼颜真人的棺椁中取出来,三百年来他加持在你们身上的血咒自然而然也就随之消失,怎么样,简单吧?”

闻言,古村长大眼一瞪,气道:“简单个屁,你出的什么馊主意,我们本来就是守墓人,结果你要把灵慧珠取走,这是想置我们全村人于死地啊!”

龙齐道长摊开手,无奈地说道:“我就知道胆小如鼠的你会有这种反应,所以才费尽心思想了偷的办法,如果成功了,我得到想要的灵慧珠,而你和你的村民们解除了身上的血咒,双赢的局面,结果还是着了你的道,掉进这个陷阱中来,唉……现在说什么都晚喽。”

古村长狐疑地看着龙齐道长,半响后问道:“你这个办法真的有用?”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个时候我有必要骗你么?”

龙齐道长反问一句,令古村长陷入沉默,不知道是相信了,还是不相信,总之他们两个都闭上了嘴,似乎都认命了一般在等死,这令我很是奇怪,于是问道:“古村长,你的村民们虽然现在中毒了,但等他们恢复过来,难道就不可能来这里找你吗?”

这就是我陷入死地,一直不着急的原因,毕竟这里的村民个个都是有一身修为的人,虽然都不算什么大拿,但架不住他们人多呀。

至于古村长一直强调这里是死地,掉下来就没有生的希望,我也猜测是他的心理战,毕竟此时的他功力全失,只有打消大家的求生欲,他才能伺机而动。

这是我的猜测,只是听了我的问题之后,古村长惨笑道:“我们虽然都是守墓人,但是有资格进入这墓室中,还有知道墓室机关的人只有我一个,你们能进来,那是因为从藏兵洞进入墓室的石门还没有落下来,现在石门早就堵上了。”

“其实就是他们炸开石门,也没有人敢进来,因为他们身上没有进入这里的玉牌,如果其他人胆敢走进墓室中,身上的血咒马上就要发作,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我看着古村长脖子上挂着的玉牌,正面是一只孤狼的图像,反面则刻着符文,而符文的颜sè血红血红的,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染上去的,看起来挺瘆人的。

我放下玉牌,好奇地问道:“这墓主人不应该封死了石门吗,怎么还让你随意进出,难道不怕你毁了他的棺椁吗?”

“嗨,这你就不懂了。”

一旁的龙齐道长插嘴说道:“要知道,这机关可是墓室最后的一道防线,你以为他进来这里玩呢,他是要维护墓室里面的机关,不然几百年过去,机关早就失效了。”

群聊信息

  • 华为说道:

    是小佛写的吗?

  • 华为说道:

    是小佛写的吗?看不出来啊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