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畅快与傻眼(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72章 畅快与傻眼(1)

2019-06-12更新

送上四千字的大章,感谢各位亲的支持!!!

刘二的话,让我知道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偏差,其实都不算是偏差了,而是南辕北辙。

但我坚信自己的逻辑是没有错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笑着对董浩祥说:“董哥,我看你儿子的气sè不错嘛,是找了哪位大师?”

“哦,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都是yīn行中人,大师既然有这么高深的法术,我有些佩服,单纯想拜访一下而已。”

董浩祥瞟了周涛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陆师傅,是这么回事,那位大师居无定所,云游到山城,刚好碰到我们这个事情,才决定出手帮忙的。”

“大师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号,更加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就连他还在不在山城,我也是不清楚。”

意料之中的答案,我装作有些遗憾地说道:“那确实有些可惜了,唉对了,那他做法事的地方,你总该知道吧?”

“还真不知道……龟儿子骗你。”

见我不信,和周涛的脸sè垮了下来,董浩祥赶紧解释道:“大师做好事不想留名,也不想见太多人,他只让我一个人,带着三个小孩去旧桥工业区那边的城中村。”

“我把小孩交给他之后,就在外面找了家小店等着,从今天早上九点,等到下午四点钟,他才把小孩领过来交给我。”

“至于大师把小孩带到哪个出租房,我是真不知道,因为大师吩咐我不要乱跑。”

一旁的刘二忍不住呵呵地笑了起来,说道:“你们胆子挺大的啊,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你们都敢相信?还把小孩交给他,就不怕出什么事情?”

“怎么可能?”

董浩祥很是敬佩的说:“昨天晚上我一个人走在江边散心,大师走过来一言道破我的境况,并且现场调理我多年的肩周炎……”

“还有,大师鹤发童颜,面容红润,说话中气十足,总之,大师非常厉害,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刘二有些无语地看了我一眼,懒得再说话,我明白他的意思,大师所用的那些套路,都是刘二之前玩剩下来的,所以他懒得跟这种被人设局,还夸赞对方的笨蛋多说一句话。

但董浩祥真的很笨吗?

不,恰恰相反,他其实挺聪明的,只是病急乱投医,被人设局了,身在局中不自知而已。

即便现在我告诉他被人设局骗了,他也不会相信——毕竟那大师分文未取,他看似没有什么损失。

其实越是这种看似没有损失,说不定损失越严重,我脑子中已经隐隐有了头绪。

于是我把目光再次投向了董嘉豪他们三个少年,问了几个问题,他们回答得非常流畅,只是没有任何价值。

不过也不是一点儿发现都没有,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从他们三个少年的眼睛中,隐隐约约看出他们年轻的身体里面,住着三个老人。

这让我想到了在溶洞中使用邪术的侯老三,他用毕生的心血,全身心投入到移魂换体的大业中。

他失败了,但是我眼前……如果猜测没有错的话,有成功的案例,而且是三例。

这三个人是谁?

他们之前的身体,有侯老三那么恐怖的实力吗?

移魂换体之后,他们的实力还保存得有多少?

还有那个大师,是界灵法师口中的神秘人吗?

没有人能告诉我答案,但是细思极恐!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想到这里,我一刻也不愿待在这里,跟周涛使了个眼sè,然后告辞走了。

刚离开他们的视线,周涛就好奇地问道:“怎么回事?兴冲冲的去,结果却铩羽而归。”

刘二没注意我心中的紧张,替我解释道:“老陆看错了,那三个小子没有被凶魂附体,身体正常着呢。”

“这样呀……”周涛以为这是一次刺激的捉鬼行动,结果闹了乌龙,让他有些扫兴。

扫兴?

呵呵……

他们身体正常才特么可怕,也许我们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没办法,我实在是不能直接说出来,因为界灵法师交代过,涉及到神秘人,都属于调查组的机密,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即便周涛经历过侯老三案件,关于神秘人,他依旧无权知道。

刘二也是如此。

找了个借口,我让他们两个继续去喝酒,带着薛彪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界灵法师打电话过去,通报这边的情况。

这事情牵扯太大,隐藏在暗处的神秘人,能教出侯老三这个徒弟,肯定也是yīn行大拿,我才不会傻傻的独自去调查。

不过界灵法师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盯着董嘉豪他们三个,等下会有人直接来火锅城联系我。

盯人可以,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就在我刚挂下电话,一条大型金毛犬急匆匆从侧面朝我冲了过来,一下子就扑到我身上。

猝不及防之下,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薛彪看得是直乐,而我却是吓得一匹,毕竟在这个紧张的时候,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伴随着危险。

结果我仔细一瞧这金毛犬,也跟着乐了起来,原来是卡卡——我前女友蒋晓梅养的狗。

之前她把我养的猫小咪弄丢之后,就买了卡卡回来,我们共同养了有半年时间,分手后她把卡卡带走了。

算下来我已经有七八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卡卡了,还真有点儿想它,溺爱地抚摸起它的头和后背。

卡卡也是如此,拼命的摇着尾巴,头使劲往我怀里蹭,不时舔着我的手,让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嘀咕道:“卡卡,难怪彪哥看你冲向我都没有动手阻拦,原来他知道你没有恶意呢。”

“彪哥,它叫卡卡,是个帅哥,你来摸摸它。”

薛彪蹲下来,轻轻抚摸着卡卡的后背,不时喊着卡卡的名字,得到回应之后,咧着嘴直傻笑,看得出来他也很喜欢卡卡的。

“卡卡……卡卡。”

一个久违的倩影沿路追了过来,见到正在和卡卡玩耍的我,顿时就愣住了。

从见到卡卡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蒋晓梅肯定在附近,虽然同在一个城市,但分手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

倒不是因为伤感而故意回避,而是山城本来就大,我又不是那种优柔寡断,喜欢藕断丝连的人,既然双方都觉得不合适了,那就分个干脆,有交集的地方尽量不去,免得弄得纠缠不清。

不过既然已经见面了,我也不会把她当成是陌生人,于是笑着打了个招呼后,解释道:“我没想到卡卡会找过来。”

“它……它可能是闻到你的气味了。”

蒋晓梅说了一句话之后,就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之后,才低着头问道:“你现在怎么样?”

“还行吧,老样子。”

“你捆绳减压的治疗,还那么多人吗?”

“呃……比之前少了些。”我自嘲地笑了下,其实应该说是几乎没有了,毕竟做心里咨询的客人都很少,如果不是平事这边生意还行,我该关门大吉了。

不过因为我和她分手的根源就是捆绳减压,准确的说是对异性捆绳,所以出于某种心思,我没有说实话。

闻言蒋晓梅抬起头来,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硬着脖子说道:“我结婚了,刚从马尔代夫渡完蜜月回来。”

几年的感情,我能感受到她情绪的波动,知道她这句话不是炫耀,更不是希望得到我的祝福,而是刺我。

她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当初如果你不坚持捆绳,我现在的新郎就是你。

不过,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如果,见她眼眶慢慢有些湿润,我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更没有试图安慰,沉默下来,她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了。

蒋晓梅是个性格非常要强的女人,但同时也非常感性,出现这种情况,是情理之中,也是我意料之外,说明她对现在的老公,感情并没有那么深。

当然了,这也许跟初恋总是让人难以忘怀有关系,但说实话,我不喜欢这种说话的气氛,不过又不好一走了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大帅气,穿着打扮一副精英模样的男人走了过来,他一把搂住蒋晓梅的腰,关心地问道:“亲爱的,怎么了?”

“没事。”蒋晓梅抹了下头发,不动声sè地擦去眼角的泪水后,说:“下次记得在外面不要随便解开卡卡脖子上的项圈,它会乱跑。”

“I’msorry,这是我的错,下次一定不会了。”

男子摊开手,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有些夸张,似乎要显示自己很洋气,但在我眼中却有些不伦不类,颇有几分假洋鬼子的味道,不过能理解,玩金融的海龟嘛。

蒋晓梅没有说话,径直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消失,那男人笑笑地朝我走过来,给卡卡扣上绳子之后,说:“我知道你是谁,自我介绍下,我是晓梅的老公,你可以叫我的英文名威廉,也可以叫我中文名杜子文。”

“我这个人呢,很好说话,脾气一向很好,但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跟我家晓梅再接触,更加不要试图骚扰她,不然我的坏脾气随时会上来,ok?”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