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条件(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79章 条件(1)

2019-06-19更新

铜盒!

羊皮!

当这两个词从老农嘴里蹦出来的时候,我眼皮忍不住一跳,不仅是我,在无线电那头的马为民更是激动得喊道:“赶紧问那个道士他认不认识?”

这家伙的声音震得我耳朵生疼,也把我好生吓了一跳,郁闷得想要把隐形耳塞给扔掉。

不过如果真这么做了,我相信他能气得当场暴跳如雷,并且马上跑到这里来亲自过问,吓到花花草草可就不好了,于是我只能忍着,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

老农摇了摇头,说:“不晓得是哪里来的野道士,又吃肉又喝酒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后来他留了下来,我也不敢多打听。

留了下来?

我奇怪地问道:“竟然敢留下来,那道士和你们队长的胆子有这么大?”

“当然不敢留在村里,潘大炮就是胆子再大,他也要注意影响,不然上面得找他麻烦。”

老农解释道:“潘大炮把那野道士弄到南面的山上住了下来,定时送米油这些东西上去,养着那家伙。”

“一直到九零年左右吧,很多人都出去粤省打工,潘大炮连队长都不干了,带着全家人去了粤省,听说没几年就发了,但发了多少财谁都不知道,因为他一家再也没有回过村里。”

“我猜测潘大炮肯定是跟那个野道士,在外面做什么坑蒙拐骗,见不得人的事情,不然怎么可能连老家都不敢回。”

我听着怎么有些不对,问道:“老人家,这个情况你们村里的都知道吗?”

“怎么可能都知道!”

老农摇着头说:“反正我是没有听人说过,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无意之中碰见,我也不知道有这个野道士。”

“不过就是我知道也不敢跟任何人说,当时上工记工分都是潘大炮这个队长一手把持,谁惹到他有的受的,不死也得脱层皮。”

“就是后来分田到户之后,他也是村里的支书,大事小情都绕不开他,可以这么说,他就是村里的土皇帝,在村里说一不二。”

“即便他出去粤省打工,我们依然惹不起,因为村支书变成他堂弟,直到现在他的侄子,都是管着我们的头头,所以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我也就只能埋在心里,如果你不是陈哥的朋友,我都不敢说出来。”

得,看来我还是托了陈兴华老人的福,再聊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来回还是那几句话,于是我告辞离开。

老农邀请我和薛彪去他家吃鱼,我推辞有事,但他实在是太热情,拉着我说:“陈哥救了我们全村人的命,你是他的朋友,都到村里来了,连饭都没吃上一口,这不是刮我的脸么?”

“小伙子你就不要客气了,都是些粗茶淡饭,比不了你们城里头饭店那么精细,不过用现在时髦的话说,都是纯天然的,代表我的一片心意。”

受不了他的热情,我稍微思索片刻之后,说:“行,那麻烦老人家你了,你收拾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我们在马路上汇合。”

“好好好,我马上收竿。”老农乐呵呵地说道。

我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手脚麻利的老农,带着薛彪转身离开,等走远点后,对无线电那头的马为民说道:“老马,查出来什么没有?”

马为民说:“他口中的潘大炮叫潘途锦,二十几年前带着老婆和两个儿子离家潘寨村,去粤省打工,就再也没有音讯,应该是利用当时户籍管理不严的漏洞,办了新的身份。”

“想找到他们一家人有些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不过需要花多些时间调查。”

“另外,潘途锦的堂弟潘徒鹏的确是后来潘寨村的村支书,在三年前因为肺癌去世,现在潘寨村的村支书,是他的大儿子潘松林,四十五岁,身体一直不太好,有严重的支气管炎。”

“这是他们的基本情况,与老农的描述基本相符,我认为他的话可信,你找机会做他的工作,协助我们把那道士的画像给弄出来。”

我嘴角翘了起来,笑着说道:“老马,有这么简单就好喽。”

“什么意思?”

马为民不在现场,看不到很多细节,没有发现问题,也是正常的。

我说道:“老马,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人过来调查,什么线索都没有发现,而我才刚来这边,就问出关于羊皮的消息,你认为这是正常的情况吗?”

“不是因为你认识陈兴华,他才告诉你这些情况的么?”

“你说得对,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主动提陈兴华么?”

“为什么?”

“那是怕他演不下去。”

我笑呵呵地说道:“这么大的太阳,他不找个yīn凉处钓鱼,反而杵在那么明显的位置,他这是担心我看不到他呀。”

“正是这个原因,我才走过去跟他攀谈,他一开始表现的很是冷淡,懒得理会我的样子,其实都是装出来的,跟我玩这些,不知道我是心理医师么?”

“证据呢?”马为民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赶紧确认道。

“你见过野生的鲫鱼钓上来是半死不活的么?”

我呵呵一笑,说:“他哪是在钓鱼,他这是在钓我,还说了一堆看起来毫无破绽的话,无非就是想引我上钩呢。”

马为民沉思了半响,指示道:“这样,你马上开车来汇合点,我派人秘密抓捕这个老农,反正他知道羊皮的事情,从他嘴里应该能抠出不少东西。”

“别,别浪费我的表情,跟他演半天戏呢。”

我解释道:“这个老农应该仅仅是潘寨村的村民,不可能知道太多东西的,他只是对方抛出来的一颗棋子,你的人一动,对方肯定会闻风而散,你所有的部署,都将功亏一篑。”

“老马,相信我,虽然还不知道他们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但进了村子之后,应该很快揭晓,到时我马上发消息出来,你直接安排人动手收网。”

马为民也很果断,想了两秒之后,说:“行,你注意安全,发现不对,立马按衣服上的按钮,五分钟之内,我绝对赶到。”

在说了几句注意事项之后,我开着车接上老农,几脚油门就进了潘寨村。

这边的环境跟普通的农村差不多,不过这边的房子大部分是三四层的新房子,一看就花了不少钱,我不禁问道:“老人家,你们村发展得不错呀,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什么?”

闻言老农笑了起来,笑容中带有几分骄傲,说道:“村里的后辈们都很争气,在外面打工挣了钱不乱糟蹋,都用来修房子,不然以我们这里穷山僻壤的自然条件,哪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

“的确,这房子光看外墙的装修,和屋顶上的太阳能热水器,就知道不比城里头的房子差。”

说着,我好奇地问道:“老人家,咱们村的人都在哪里打工呀?”

“呃……全国各地都有,到处跑,咱们乡下人,哪里能挣钱去哪里嘛。”

老农的脸sè有些不自然,赶紧转移话题道:“我们年轻的时候,城里头的人跑来这边上山下乡,那时候村里热闹得很,现在不行喽,都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和小孩在村里,只有逢年过节,村里才热闹一些……”

见他如此,我也没有再追问下去,装作不知道,顺着他的话聊下来,七拐八转之后,终于来到老农家的院子,一栋四层的小洋楼。

老农的家就他一个人,冷冷清清的,他给我倒了一杯水之后,就去厨房忙碌开来,我期盼的情况没有出现,于是也不着急,耐心等待。

不一会儿,菜陆陆续续被端了上来,有野生鱼和豆腐打的汤、炒腊肉、蒸香肠、泡菜、花生米等,老农还拿来一壶自家烧的米酒,看起来简单,但是的确挺诱人的,薛彪已经忍不住流口水,要不是我没有放话,他早就抄起筷子吃起来了。

老农倒了三杯酒之后,就一句话不说离家了客厅,我正纳闷,从楼上走下来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得体的休闲服,看着我笑了笑,说:“欢迎贵客来到我们潘寨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潘松林,潘寨村的支书。”

“按照我们农村的规矩,应该多叫些乡亲们来陪贵客,不过现在村里都是老人,不胜酒力,有些怠慢了,请你不要见怪。”

我看着彬彬有礼的潘松林,笑了起来,说:“你们千方百计把我引过来,不是光喝酒这么简单吧?”

潘松林很坦然地点了点头,说:“喝酒不光能交朋友,还能谈事情,我这里有一笔生意,想跟陆勋你合作。”

我正想说话,耳朵里面传来一片刺耳的杂音,我忍不住把隐形耳麦给扣了出来,问:“你们把这边的通讯给屏蔽了?”

“法不传六耳,希望你能理解。”

“好吧,你有什么话请说。”

潘松林转动着手上的佛珠,缓缓说道:“这人呀一旦有钱了,就更加惜命,但能躲过天灾人祸,却躲不过时间的流逝,因此有一种生意就应育而生。”

“哦,不应该叫生意,应该叫事业,我们在做一项伟大的事业,能让社会的精英人士,通过移魂换体,焕发新生。”

“之前我们一直失败,但是依旧有大量的客户追随着我们的步伐,现在你手上的打神鞭出现了,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