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郁闷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82章 郁闷

2019-06-22更新

我的计划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既然他们这么急迫地想要跟我合作,那就合作呗。

卧底?

不存在的,我又不用取得他们的信任,更加不用小心翼翼打进他们内部,从底层做起,一点点收集他们作奸犯科的证据。

直接一步到位,去到长生会的老巢,见到他们的大佬们,直接祭上打神鞭,让他们魂飞魄散,成为白痴,再也不能用邪门歪道害人。

接下来摸清长生会内部究竟有多少人参与,势力范围有多大,等等这些任务,就可以交给调查组来接手,我可以抽身出去。

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结果,长生会的人没有那么愚蠢,特别是会长潘途锦和天道仙人这两个老东西,到现在已经八十多岁了,真应了那句老话,老而不死是为贼,yīn险狡诈到了极致,肯定不会这么容易上当。

不过还是那句话,主动权在我手上,他们即便是再狡猾,始终对我是有所求,在博弈的过程中,他们的筹码没有太多。

这就是我的机会和底气。

只是当我说出这个计划,马为民和何浩然立刻反对,马为民更是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反对道:“不行不行,你这计划太疯狂了,根本就没有可行性。”

“我们只需要你一步一步把他们引诱回国内,并不需要你跑去国外送命。”

何浩然也跟着劝道:“小陆,我能理解你急迫的心情,但是与虎谋皮,风险实在太多。”

“你知道长生会的人为什么在锦囊里告诉你打神鞭认主的事情吗?”

“他们不仅是在告诉你,还是通过你的嘴让我们知道,埋在我们调查组的棋子对他们已经没有用了。”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冷血,以及充满底气的挑衅,这样的敌人,不可小觑。”

我当然没有轻视长生会,虽然那个天道仙人在我眼中就是个骗子,但是骗子也分等级,他能获得这么多人追随,自然是有其道理的。

何况从长生会的所作所为,就能看出其团队的实力不是一般的强大。

但我也有我的难处,之所以想出这个大胆的计划,就是想赶紧将此事了结,继续过我之前的生活。

归根结底,我只是一个为了五斗米折腰的普通青年,一生的追求与大多数人没有两样,没有英雄梦,更加没有拯救世界的宏伟愿望,这点从我选择山城这个安逸的地方居住就能够看得出来。

而这一切,因为打神鞭的出现,将我原本的生活打破,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潘松林说长生会的人,会一周打来一个询问合作的电话过来,我不傻,能够听得出来,他们这是要跟我死磕到底的意思。

无故被这么一头恶狼给盯上,谁的心里都不舒服,产生焦虑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毕竟敌人一旦狗急跳墙,什么手段都能够使得出来。

我倒还好,他们就是杀了我,也抢夺不了打神鞭,但是他们可以用我父母来要挟。

虽然老爸老妈有调查组的人保护,但什么事情都怕有个万一,所以这个大胆的计划,不仅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家人的安全着想。

只是何浩然这次的态度非常坚决,无论我怎么说他都不同意,如果得不到调查组的支持,我想一己之力对抗整个长生会,无异于以卵击石,所以……

唉!

郁闷……

见我表情有些失落,何浩然安慰道:“小陆,长生会的确实力不俗,但是面对一个国家,他们依旧是蝼蚁,特别是在上面非常重视的情况之下,相信很快能找到他们的突破口。”

“当然了,这些需要时间,希望你能够沉住气,不要冲动行事。”

说着他看了下时间,交代道:“我马上要得走了,连夜回总部开案情分析会,可能要几天时间,等我回来,说不定能带来好消息。”

“这几天你愿意待在驻地也行,想回去也可以,为民会安排人保护你的。”

说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就急匆匆的走了,马为民看着我,难得地笑了下,问道:“心有不甘,要不我陪你喝点酒?”

“你不用连夜审潘松林?”

“他那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现在审没有用,晾他两天再说。”

“行吧,那就喝点,累了一天,我懒得回去,今天就住在这里了。”

调查组驻地有食堂,因为其特殊性,炒菜的师傅二十四小时待命,没一会儿就整出几盘味道不错的下酒菜。

酒是茅台,特供的那种,如果市面上见到这种标签,九成九是假的,但是马为民拿出来的,肯定不会有假,而且他一拿就是一箱六瓶,这是要灌醉我的节奏。

我不是那种一醉解千愁的人,但这是他的好意,我也没有点破,加了个杯子给光顾着啃猪蹄的薛彪,结果六瓶茅台喝完,陪酒的他反而醉了。

其实真算起来,马为民身上的压力不比我轻松多少,在驻地的这几天,发现他经常熬夜,我希望他今晚喝醉了,能睡个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薛彪离开驻地,回到阔别已久的心理诊所,发现刘二就睡在沙发上。

把他弄醒来,我奇怪地问道:“你怎么回事,怎么跑来这里睡觉?”

“你可终于回来了。”

睡眼惺忪的刘二揉了揉眼睛,坐起来解释道:“昨晚给几个客人看相,弄得有些晚了,就直接睡在这里。”

闻言我哑然失笑,说道:“我这心理诊所的装修风格,好像跟你看相有些不搭吧?”

“有什么搭不搭的,客人找的是我这个人,又不是装修。”

刘二打了个哈欠之后,说:“反正你这里也没有生意,空着太浪费了,我先征用你的工作室,等旁边装修好了我再搬家。”

刘二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让我很是惆怅。

的确,我这一天天的破事太多,无暇关注心理咨询,心理诊所的生意越来越差,这次更是十几天不在这边,这生意差不多要黄了。

好在刘二的风水工作室我有两成的股份,应该能补贴这块损失的收入,只是我一心推广的捆绳减压,如无意外,将寿终就寝了。

唉!

心里有些郁闷,可是刘二接下来的话让我更加高兴不起来——蒋晓梅这几天找我,让我给她回电话。

不会是为了我打他老公的事情,来找我算账吧?

是就是吧,反正始终要得面对,电话打过去,蒋晓梅很快就过来了,跟她一起来的,还有卡卡,一见到我就扑了上来。

“你身上的伤好了?”蒋晓梅神sè复杂地看着我问道。

“只是小伤而已,早就好了。”

我揉了揉卡卡的头,让它去跟薛彪玩耍,然后说道:“那天我的确有些冲动了,不过你老公……算了不说了,你们有什么要求直接说出来,赔偿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都可以,但是想让我道歉,不行。”

蒋晓梅摇了摇头,说:“我不是要找你说打架的事情,你们两个都有错,这事就过去了。”

“这次过来,是想把卡卡交给你来养,以后它就跟着你了。”

啊?

什么意思?

我万万想不到,蒋晓梅找我竟然是为卡卡的事情,要知道当初分手的时候,是她坚持要带卡卡走的,现在她却主动给我送上门来,实在是奇怪。

不过她没有解释为什么,再看了眼卡卡,就转身离开,留下一脸懵逼的我。

刘二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嘿嘿直笑,说:“你呀,真是当局者迷,让我这个旁观者告诉你为什么吧。”

我坐下来,听刘二说道:“这男女分手之后,为什么会把对方的东西处理掉,还不是怕睹物思人。”

“而那些留着对方物品的人,心里多少有重归于好的想法,这是谁都知道的。”

“这条狗就是你跟她感情的见证,她养在身边,虽然没有跟你联系了,但心里肯定对你还是念念不忘。”

“这让她那个喜欢吃醋的老公哪里能忍受得了,难怪要跟你发生冲突。”

“现在她把狗交给你来养,算是跟你彻底做个了断,也算是跟她老公表明了态度。”

经过刘二这么一提醒,我很快反应过来,同时也想明白,杜子文不再追究我打人的事情,也许跟蒋晓梅答应把卡卡交给我来养有关——她为了我做了妥协。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种欠蒋晓梅一份情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因为这份情还不了,我不能再去打扰她的婚姻。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的心情都是灰蒙蒙的,以至于接到长生会的人打过来的电话,我很是不客气地说道:“以后不要什么阿猫阿狗就给我打电话,你们没有资格,想要合作,让潘途锦或者天道仙人直接联系我。”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没办法,找不到出气的对象,只能让电话那头的人受气,谁让他是长生会的人呢,没人权。

没多久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是国外的号码,知道还是长生会的人,于是接听之后又骂了几句,正准备挂断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说:“脾气倒是挺大的,我是潘途锦,够资格跟你通话了吧?”

PS:图片来源于网络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