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准备(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86章 准备(1)

2019-06-26更新

作为专门处理灵异案件的调查组组长,何浩然无疑在修行方面是强者,即便到了花甲之年,应付日常高强度的工作,他也是易如反掌,非常轻松。

但此时他脸上却是透着股浓浓的倦意,肯定不是因为长途跋涉的劳累导致,那只有一个可能,遇到了棘手的事情。

迎着我关切的眼神,他强笑了下,说:“如你所愿,上面同意你的计划了。”

啊?

同意了?

我瞪大眼睛,满是不可思议,万万没有想到,他带回来的竟然是这个消息,实在是太好了。

何浩然看出我眼中的笑意,摇了摇头,说:“你先别高兴的太早,即便上面同意,我还是认为这里面的风险太大,这里有一些长生会的情况,你了解之后,再决定是否执行这次的任务。”

说完,他示意马为民负责介绍,马上会议室的灯光暗了下来,投影幕布上出现一张关系图,最上面的是潘途锦,下方是他的大儿子潘松年,次子潘松青。

潘途锦标准的国字脸,浓眉大眼,头花花白,看起来像是那种正派的学者,他的大儿子潘松年与他非常挂像,就是年轻二十多岁的他。

而他的次子潘松青要削瘦许多,照片上看起来人比较yīn郁,就是我们俗话中说这个人看起来yīnyīn的,不好说话。

马为民介绍道:“这是潘途锦一家三口,在零七年从鹏城去往泰国时护照上的照片,那时他们已经更换了名字,之后再也没有他们入境的记录。”

“经过调查发现,长生会分为两个部分,其一利用长生为幌子,吸收富豪成为会员,不定期分批组织这些会员,前往东南亚有些国家学习修行的功法。”

“他们传授修行功法的时间不固定,国家不固定,地点也不固定,会员对此也是三缄其口,不愿多谈,看起来挺神秘,但是因其会员群体的特殊性,我们还是通过一些渠道,知道一些会员的名单。”

“这部分的事务,现在主要是由潘松年负责。”

“另外一部分就真的挺神秘了,相当于是长生会的行动组,负责人是潘途锦的次子潘松青。”

“里面的成员主要负责处理长生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上次你在火锅城后山遇到的人,应该就是这部分的成员。”

“他们具体都有多少人、分散在哪些地方、实力如何?目前我们一无所知,也找不到突破口,除非抓到他们其中一个关键的成员。”

“这些人才是长生会最为难缠,也是对社会危害最大的人,而我们要打掉的恰恰是这些人。”

介绍到这里,马为民喝了一口水之后,对我说道:“陆勋,这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将是你这次任务最大的威胁,一旦让他们识破你假装合作的计划,我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会第一时间出手杀了你,即便是没有打神鞭他们也在所不辞。”

“因为他们现在的日子过得非常好,你是要给他们挖坟墓的,他们肯定会疯狂起来。”

“另外,现在长生会是由潘松年和龙齐道长这些二代掌权,潘途锦和天道仙人这两个急需移魂换体的人,已经退居二线,对长生会还有多少掌控力谁也不知道。”

“即便是他们不惜一切代价要跟你合作,二代掌权人同不同意都是个未知数,所以你的底牌并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硬,你最先设想要提的那些要求不一定能实现,此行真的不乐观。”

最后几个字马为民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意思很明显,让我一定要三思。

在我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他和何浩然就是反对的,现在上面同意,他们依旧坚持自己的态度,说明他们真是把我当自己人。

不过他们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潘途锦和天道仙人这两个老鬼,我肯定是要收拾的,除了替天行道,还有我对安夫师父的承诺。

所以我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其中的风险,然后说道:“老马请继续,说说天道仙人和龙齐道长的情况吧。”

马为民和何浩然对视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调出另一张关系图,上面就两个人,他介绍道:“根据长生会提供的线索,我们捣毁了另外五个魔窟,其中一个魔窟的主人,与天道仙人有旧,知道他的一些过往。”

“天道仙人本名龙奎安,滇省人,早年在当地拜师学了一些巫术,后来遇到特殊时期,打倒一切牛鬼蛇神,他在当地待不下去,就开始四处游走。”

“也正是这个时期,他跟潘途锦遇到,挖出了铜盒开始修炼羊皮上的功法,之后他就给自己起名天道仙人。”

“他在长生会中的职责除了传授会员功法,还研究移魂换体之术,而龙齐道长是他的亲传大弟子。”

“至于他还收了几名亲传弟子,还不清楚,不过某位会员说近年来除了龙齐道长,没有见过其他人授课,我们猜测他可能就这么一个弟子。”

我看着幕布上的两张脸,心里一动,问道:“他们两个的鼻子和额头挺像的,你说他们会不会是父子?”

马为民点点头,说:“我们也是这么猜测的,而且他叫龙齐道长,说不定龙齐是他的真名。”

“不过这个人非常滑溜,用的什么身份我们目前还不知道,而且给董嘉豪他们换魂之后,就消失了,一点儿尾巴都不露出来。”

意料之中的结果,我淡淡地说道:“做了那么多作孽的事情,他当然要滑溜一点,何况他能调动的资源可不少。”

“除了那些能量不俗的富豪们是他的不记名弟子,他们随便提供一些帮助,他就可以溜之大吉,也可以就地隐藏下来,还有长生会行动组的人竭力保护,想抓住他可不容易。”

“你倒是看得挺准的,那你知不知道上面为什么同意你的计划么?”马为民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上面的心思我哪里知道,我也懒得去猜,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得了。”

咳咳……

此时一直沉默不说话的何浩然咳了两声,脸sè有些难看地说道:“原因很简单,都知道长生会是颗毒瘤,但没想到随着调查的深入,这颗毒瘤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大——牵扯到的会员那么多,其恶劣的影响太广了。”

“所以上面决定快刀斩乱麻,把这颗毒瘤切掉,断了某些人的念想,这就是上面同意你计划的原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了,这么多富豪不想着为社会发光发热,天天惦记着追求长生,这恶劣的影响不仅巨大,而且长远,打掉长生会是一定的。

但何浩然认为时机还不成熟,让我这个不是他们体制内的人去冒这个险,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一句话,太急功近利了。

不过上面的意思他必须得执行,这也是他为什么满是倦意的原因——心里不舒服呀。

同时我也明白,何浩然没有放弃劝我,但我的心意已决,再次跟他说明之后,他叹了一口气,说:“行吧,我也不劝你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我们将对你进行全方面的训练,说不定在关键的时候能用上,不过你要有吃苦的准备。”

“没问题。”我很是郑重地应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我算真正见识到何浩然口中的全方面训练有多全面,体能、枪械、传统冷兵器、武术、散打对抗、修行等等。

休息时间就是打坐入定,其它时间全都是在训练,他这是要把我训练成杀人武器的节奏。

不过为了保命的时候多一些胜算,我一直咬着牙坚持着,汗水没有白流,最开始跟马为民徒手对打过不了三招,到能坚持三分钟、五分钟,到后来十五分钟。

在修行方面,进步的速度也是非常明显,手持打神鞭,在没有念咒语的情况之下,运用真气,能将成人腰围那么粗的一棵树拦腰击断。

人也变得身轻如燕,二楼我一个纵身就跃上去,那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是在太爽快,让我忍不住更加卖力训练。

除了我在训练,薛彪也没有闲着,马为民根据他皮糙肉厚,和力大无穷的特点,编了一套简单易学的攻击招数,一个月下来,也是有模有样。

在我训练的期间里,潘途锦每周准时给我打电话谈合作的事情,都被我以考虑为由拒绝了,不过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变得越来越着急,这是个好兆头。

一个月时间很快过去,训练结束,我和薛彪回到心理诊所,卡卡一个纵身就扑了过来,呜呜地叫着显得很是委屈,让我感觉挺心酸的,不知道让它跟着我,是不是对的。

“啧啧啧,你这像是换了一个人啊。”

刘二满是惊讶地盯着我看了半响,本来想问些什么,可张了张嘴,想到调查组的事情不能问,于是只能转移话题说道:“风水会所开业的日子定了,这个月十八号,还有五天,你需要请的朋友告诉我,我把请柬写下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师兄,我……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开业参加不了。”

闻言刘二沉默下来,半响后拍着我的肩膀说:“没关系,注意安全。”

当天晚上,潘途锦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我依旧是左顾而言他,等他耐心就要耗尽的时候,才答应与他见面谈。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