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他乡遇故人(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87章 他乡遇故人(1)

2019-06-28更新

事情地发展在按照我的预期推进,但挂了潘途锦的电话,真的将要踏出关键的一步,我的思绪却变得复杂起来。

此次泰国之行将是一次极其危险的旅程,这点我非常清楚,说心里没有一点儿担心,那是扯淡,我又不是亡命徒。

但有些事情总需要自己面对,何况遇到困难就逃避,也不是我的性格。

在办公桌前静思了良久之后,我从抽屉中拿出一支派克钢笔,这支笔是爸妈送给我成年的礼物,平时舍不得用,此刻拿出来,我准备给他们写一封信。

如果泰国之行我没有能回来,这将是我最后给他们说的话,希望他们能平静度过晚年。

还有刘二,我对他也有些交代,虽说现在跟周涛合作开风水会所,一旦走向正轨,他后半辈子将衣食无忧,但他路子太野,从小形成太多不好的习惯,如果不注意,周涛很难跟他合作长久。

毕竟周涛是因为我才参股风水会所的。

最后是对卡卡的安排,自从被蒋晓梅送过来之后,我只陪它安静地待了几天,接着就消失了一个月,说起来非常惭愧。

一旦我不在了,希望蒋晓梅能继续带着卡卡,想来那个时候她老公应该不会再吃醋了吧。

一个小时之后,两封信写好放入抽屉中,我起身走到窗户边往下看了会儿灯火辉煌的解放碑,给马为民发了个信息,然后开始打坐。

翌日清晨,我睁开眼睛,看着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朝阳,微微笑了起来,昨晚的打坐效果还行,至少我的心境已经调整好,没有那么惆怅了。

与薛彪简单洗漱之后,带着卡卡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发现刘二已经坐在心理诊所泡茶喝了。

“今天怎么这么早?约了客户看相?”

“没有,过来送送你。”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出发?”

“算出来的。”

“还算出什么?”

“没有了。”

刘二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除了算出你们要远行,其它什么我都算不出来,就连最简单的凶吉,你们此行的方位,也是算不出来。”

看着他如此紧张,我心里暖暖的,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别忘了薛彪可是天生仙胎,你能算出我们今天出发已经非常不错了,至于凶吉,有他在即便遇凶,也能逢凶化吉。”

闻言刘二的脸sè逐渐缓和下来,说:“瞧我这脑袋,都忘记他的身份了,真是关心则乱。”

“不过你还是得小心点,别弄得一身伤,特别是脸,不然留下伤疤想找个俊俏的老婆都找不到。”

我无奈地笑了笑,说:“别整天跟我提老婆的事情,我真不着急,倒是你,四十来岁了,再不找就只能找老伴了。”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我是随时随地能享受单身的好处,而你,太正经,单身的好处享受不到……”

得,说着说着刘二又开起车来,真是那他没有办法,不过总算是打消他心里的担心,也算不错。

交代他看好卡卡之后,我与薛彪离开心理诊所,刚到楼下,一辆奔驰商务车就停在我的旁边。

从车上走下来一位穿职业装的美女,满是笑容地对我们说道:“陆先生,薛先生您们好,我是凯亚德公务机航空的客户经理雅莉,我将全程陪同您们此次出行,有任何问题都可以直接告诉我,我将竭诚为您们服务。”

说实话,即将乘坐传说中的私人飞机,我的心里还是蛮激动的,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出自潘途锦的大手笔,看意思他是一刻也不愿意等待,想用最短的时间安排我与他见面。

另外我猜测,这私人飞机的作用,跟范启明家中的黄金如出一辙,相当于是糖衣炮弹,让我这个土鳖知道,有钱人的生活是何等的奢华,从而让我迷失了自己。

哼哼,小看人,我是那种贪图富贵的人么?

不过既然如此,咱也不好拒绝别人的好意不是,糖衣收下,炮弹打回去就是。

于是我上了奔驰商务车之后,就问道:“美女,听说私人飞机上面想吃什么都可以点的是吧?”

“可以的陆先生,离起飞还有两个小时,你需要吃什么我马上安排,应该来得及送上飞机。”雅莉不愧是客户经理,笑起来露出八颗牙,看起来很是职业。

我玩心起来,随口说道:“那就好,咱也不用什么山珍海味,简单一点儿,来个九宫格火锅吧,涮点毛肚黄喉这些普通菜就行。”

雅莉一脸错愕,半响后才反应过来,赶紧解释道:“陆先生,对不起,火锅我们还真提供不了,因为飞机在遇到气流的时候会出现颠簸,吃火锅不太安全……”

看着她很认真地解释,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想着这有钱人也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嘛。

专门的候机楼,专门的登机通道,专门的摆渡车,迎着路人羡慕的眼神,我和薛彪一脸坦然的坐上了传说中的私人飞机。

我的坦然是装出来的,而薛彪是真的坦然,上了飞机就开吃,我感觉他能把飞机上准备的所有食物都吃掉。

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我们来到泰国的曼谷机场,接站的人是一个名叫凌伟的年轻人,上来就陆哥、彪哥地叫,很是热情,行程安排得也非常细心,让我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没错,如果不是全程我都没有花一分钱,都有种错觉,此次泰国之行,就是一次高端游。

入住独栋别墅,出门有保姆车,司机是保镖,凌伟是导游,曼谷唐人街、四面佛、玉佛寺、郑王庙、湄南河金、曼谷野生动物园、水上市集等等景区,通通走了一个遍,而且进入任何地方都不需要排队,全都是贵宾通道。

吃海鲜喝洋酒,晚上去夜店嗨到爆炸,各种肤sè的高挑美女围着我和薛彪转,令夜店的无论是谁,都对我们另眼相看,客气有加,以为我们是大土豪。

曼谷之后,芭提雅、普吉岛、清迈等旅游名胜地也没有拉下,总之,用潘途锦的话来说,既然来到了资本主义国家,不尽情地享受放纵自己,那怎么行。

说得好像蛮有道理的,不过我不是傻子,看似他在用灯红酒绿的生活在讨好我,腐蚀我,但一周下来却并没有见我一面,这特么的正常才怪!

对于潘途锦地安排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而远在国内的何浩然也是一头雾水,更别说带着人员过泰国来的马为民——他的特长不是思考,而是执行。

马为民很郁闷,天天见我和薛彪出入高档场合,吃香的喝辣的,被形形sèsè的美女围着,他和手下们只能吃着泡面,小心翼翼地跟踪,不仅怕把我跟丢了,更怕被潘途锦的人发现。

总之很苦逼就是。

我能理解他,但其实我也不好受,吃喝玩乐就罢了,但天天这么多穿着清凉的美女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那种感觉大家都懂的,非常难受,毕竟我也是精力旺盛的大小伙。

唉!

没办法,我只能每天默念静心咒,晚上把房间的门锁好,免得被美女闯进来。

最关键的是,我不能把自己急迫见到潘途锦和天道仙人的心情表现出来,还得对他们的安排表现得满意的模样,不然有可能被他们发现不对劲,白来一趟算好的,对我下手就麻烦了。

毕竟这是国外,长生会的人经营了很多年,他们在这边的势力不容小觑。

就这样熬过了一周的时间,这天晚上凌伟带我来到普吉岛一家非常著名的夜店。

还是老套路,美酒加美女,弄得我有些烦躁,几杯洋酒下肚,我准备搞点儿事情出来,看看长生会的人,到底有多少在夜店中暗中监视我。

同时,也便于马为民他们通过这些人,看能否查到一丝线索,即便没有,让暗处的他们,知道长生会同样在暗处的人,也能减小几分危险。

于是我一直在寻找机会,没多久机会主动送上门来。

几个外国小哥可能是喝多了酒的缘故,显得非常嗨,注意我们这个VIP大卡座好久了,他们当然不是看我、薛彪、凌伟三个大男人,他们看的是我们旁边跟着夜店劲爆节奏扭动身体的美女们,那眼神恨不得喷出火焰。

啧啧啧,果然,那什么狼是不分国界的,他们表面推崇的绅士风度,早丢到爪哇国去了。

刚开始他们还只是自嗨,不时对我们卡座上的美女们吹点儿口哨,见我这个带头的没有半点阻止的意思,他们来劲了。

其中一个自认自己长得不错的金发小哥,挤进卡座,朝一位美女扭动着他的身体,可劲地卖弄着,其它几个也有样学样,完全不顾美女们的呵斥。

见我脸sèyīn沉下来,旁边的凌伟赶紧想要上前去制止,但我等的就是这一刻,没等他出声叫酒保,我起身就对那几个外国小哥一顿猛踹,冲突一触即发,打斗随即而来。

只是跟我没有关系,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七八名壮汉,三下两除二就把几个外国小哥打倒在地,其中一个壮汉对凌伟使了一个眼sè,他马上领会,对我说道:“陆哥,对不起,扫你兴了,要不咱们先走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