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中圈套(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89章 中圈套(1)

2019-07-06更新

潮湿的海风吹打在我的脸颊,弄得有些生疼,但是我顾不上这些,心里一直在琢磨潘松年刚才有些不太对劲的反应。

难道是我想跳过他,直接跟他老子谈话,令他有些不高兴?

但这也太孩子气了吧,作为下一代长生会的会长,这点气量都没有,那他也太不堪了,所以这个设想不成立。

不过想来想去,我实在想不出他前后态度转变如此之快的原因,于是我甩了甩头,没在多想,眼睛不时观察海面上是否有来往的船只。

结果令我失望,除了飞艇轰隆隆的马达声音,四周一片寂静,一眼望去也没有看见有船只的灯光,看来马为民他们没有跟上来,甚至他可能都不知道我出海了。

在海上手机没有信号,我眼睛不由自主地瞄向开快艇的矮个子,在他身上也没有看见卫星电话之类的东西,这让我心里直打突突,这特么遇到一个大海浪,船上我们三人就可能葬身海底,求救都没有可能。

这时我心里有些后悔,不应该这么草率就上了快艇,至少也得把借口有事的潘松年给拉上来才是。

薛彪倒是没有一点儿担心,望着不时掀起的浪花,脸上满是兴奋之sè,而那个开船的矮个子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借着快艇上的灯光,动作熟练的操作着快艇,我也看不出他凭什么来判定方位的。

隔行如隔山,我尝试用英语跟他交流,却发现他说着一口泰语,我根本就听不懂。

就这样稀里糊涂,我们在海上飞驰了一个多小时,隐隐约约看见前方出现一座小岛,但是岛上没有灯光。

正当我疑惑难道潘途锦和天道仙人就住在这里的时候,快艇轰鸣的马达声突然停了下来,那开船的矮个子一个纵身就跳到海里,三两下之后,就不见他的身影。

卧槽!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这岛上有恶魔,开船的矮个子宁愿跳船也不愿意上岛?

但不对呀,这里离陆地有多少距离我不知道,但快艇都开了一个多小时,那矮个子能游到哪里去,不上岛他也得死。

一时间我有些发懵,想不明白这到底是闹的哪一出?

不过即便是再傻,我也知道出问题了。

快艇失去动力之后,随着海浪飘着,随时都有倾翻的危险,容不得我多想,赶紧来到驾驶位,重新启动快艇,马达的轰鸣声响起,心里松了一口气。

但我没有高兴太久,就见油表上显示红sè,想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我只有开着船往岛上驶去,好在这几天在泰国玩,这种快艇我玩过,即便是薛彪也能开得有模有样,我俩不至于抓瞎。

加大油门,我开着快艇沿着小岛找到一片沙滩,停好船我和薛彪踩着海水上了岸。

一通折腾,我和薛彪都成了落汤鸡,四周一片黑暗寂静,我的心沉了下来,这特么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来之前,我想过无数种与潘徒锦和天道仙人见面的地方,也许是在金碧辉煌的私人小岛,也许是在某个被他们控制的村庄,所有村民都是长生会的人,他们两个就是那里的王,说一不二。

也许是在某个秘密基地,四周有先进的现代化设备,能保证他们不被任何人和组织发现,也许……

等等之类的猜想太多,但万万想不到,我竟然被带到这个乌漆麻黑,一看就是没有经过开发的荒岛,而且还是被潘松年以抛弃的方式来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

我手上不是有他们长生会需要的打神鞭么?

他哪里来的勇气这么对我?

我不认为这是潘松年在跟我开玩笑,因为这真的不好笑,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知道马为民带着行动队的人来到普吉岛,而且还看破了我假装合作的意图,于是把我丢弃到这个荒岛上自生自灭,彻底断了与我合作的可能。

如果可能,我相信他肯定想当场就把我给结果了,但他不敢投鼠忌器,害怕我祭出打神鞭。

那问题来了,要说我跟调查组的人有联络,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毕竟我一开始就跟调查组有关系。

在这种情况之下,潘徒锦依旧在想办法拉拢我,说明他们根本就不在意调查组,所以问题出在潘松年看破了我根本没有合作的意思。

而且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他是在今晚上谈话的过程中发现的,因为早发现就没有今晚上的谈话。

但是这几天我可不是光顾着玩,今天跟他谈话的所有内容,乃至说话的神态,拿捏的态度,以及对话的反馈都是在我脑中反复推演过的,虽然谈话的对象换了一个人,但是我确定不会出现问题。

即便最后我提出见潘徒锦,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一直以来我都是跟他联系,要求合情合理,没有毛病。

但就是这个看似合情合理的要求,却让潘松林对我的态度冷了下来,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看来搞明白这个原因,同样也就能解释我现在为什么遭受如此待遇了。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我得离开这个荒岛,否者一切都是扯淡。

只是我现在目前的境况是手机没有信号,因为怕长生会的人使用探测器,身上也没有携带任何定位装置,向马为民求救没有可能。

我稍微思索了下,准备生一堆火,希望能有路过的渔船发现我和薛彪这两个落难者吧。

夜sè如黑墨一般,伸手不见五指,我拿着探照灯四处寻找,发现小岛海滩上有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木板,不过都很潮湿,需要找一些引火的干木材,于是我和薛彪往岛上的树林中走去。

刚走进林子中,薛彪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脸sè一变顺手就把我猛推倒在地,随后砰的一声枪响划破寂静的小岛。

卧草!

敌袭,对方有枪,还是那种狙击步枪,我头皮顿时就麻了,要知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何况是杀伤性巨大的热武器。

来不及多想,我赶紧关上探照灯,一个翻滚拉着薛彪就往密林中跑去,枪声再次响起,而且是密集的枪声,至少有十几个枪手同时开枪。

好在我受过调查组严格的训练,虽然心里发慌,但没有忘记规避动作,加上没有灯光对方的射击也没有准头,左窜右跳之下,终于带着薛彪安全来到一颗大石头背面暂时躲避起来。

不过躲在这里这不是长久之计,对方这么多枪手,明显是冲着我命来的,看来这个潘松年够狠,既然得不到,就把我给毁了。

现在是你死我活的局面,我收起仁慈之心,心中默念口诀,打神鞭瞬间出现在我的手中。

交代薛彪躲在石头这边不要乱动,我深吸了一口气,静下心来判断枪声的方位之后,一个纵身跳上高大的椰子树,像丛林中的猴子一般在椰子树上来回跳跃,朝枪手们的方位迂回包抄,悄悄靠近。

我想得挺好,做得也很隐蔽小心,但是对方明显有高手,很快发现我在树上,子弹朝着我的方向就射了过来。

一不做二不休,我从树上跳下来,干脆拼尽全力,迎着枪林弹雨冲向他们。

一百米。

八十米。

五十米。

与他们的距离在逐渐缩短,其实以我现在的速度,这几十米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罢了,但是我却感觉一个世纪那么长,因为我此刻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就交代在这里了。

终于把距离缩短到二十米,在我打神鞭的攻击范围,我毫不犹豫地扬起打神鞭,并且嘴巴上快速念起咒语:“一鞭:太上有命,搜捕邪精……”

“二鞭:天地自然……”

“三鞭:元始安镇……气行奸邪鬼贼皆消亡。”

三声如惊雷般响起的打鞭声,瞬间帮我解决了五个枪手,剩下的枪手明显出现了慌乱,开始哇哇大叫起来,我的信心大增,继续朝其他的枪手冲过去。

此刻我就像是一尊杀神,所到之处雷鸣般的鞭声响起,一个个枪手倒在地上,但刚消灭完十几个枪手,远处又传来枪声,似乎有无穷无尽一般。

特别是山上有几个狙击手十分难缠,好几次子弹都是冲我耳朵边划过,不过此时的我心中没有半点儿害怕,反而变得兴奋起来,一路杀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枪声终于停了下来,但是我没有停下脚步,开始搜山,查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一通忙碌下来,再没有发现能够站着的枪手,这时我才叫上薛彪,把这些已经没有了魂魄,昏迷不醒的枪手们集中在一起。

一共五十个枪手,个个身材魁梧,穿着迷彩服,脸上涂着油彩,身上的装备精良,有白人和亚洲人,看起来像是传说中的雇佣军。

这次潘松年是下了血本,如果让他知道找了这么多人,任务还是失败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得吐血,但我却想吐血——五十个枪手身上,竟然没有一部卫星电话,也就是说,我依旧联系不上马为民来接我。

不过我随后一想,潘松年摆出这么大的阵仗,肯定认为能够解决我,稍后自然会派人过来接这些人走的,于是忍住骂娘的冲动,跟薛彪一起点上篝火,等待着船只过来。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