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再次上岛(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93章 再次上岛(1)

2019-07-10更新

预感这种东西玄得很,一旦感觉不对,就像是一根刺扎在心里一般,十分不舒服。

只是我感觉不对的地方,也只有长生会的人没有再联系我这一个事情,至于他们为什么如此,我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

也许如何浩然所分析,在长生会准备对这么多有钱人推荐移魂换体的紧要关头,移魂换体却出了问题,他们无非是两条路,要么赶紧查明原因,要么想办法捂盖子,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现在推荐会如期举行,那说明他们正在焦头烂额地捂盖子,自然也没有时间来理会我。

何况这么多有钱人同时间奔着长生会来,他们即便没有负责接待,会场的布置和安保都耗尽了他们的人力。

就是这两天盯梢我的人都被抽调一空,也正是趁这个机会,我们才能这么顺利地假扮范启明,不然早让对方发现我们的意图了。

听何浩然分析得挺有道理,虽然我心里仍然隐隐有些不安,但还是把这份不安强压了下来不去多想,安心扮演一个保镖的角sè,反正到了会场,就知道长生会玩什么把戏了。

酒店的接送车直接把我们送到了游艇码头,上百艘各种游艇停泊在码头颇为壮观,还有游艇不断进出码头,从游艇下来的游人、船员、以及此地特有陪游的美人儿们,行走在码头上,花枝招展,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何浩然穿着一身商务休闲装,而我作为保镖,白衬衣深sè西裤看起来更加正式,我们俩站在码头上格外显眼,不像是出海游玩的游人。

所以我们没等多久,一个年轻小哥就迎了上来,验证完范启明给我们提供的会员牌之后,就热情地带着我们上了游艇。

游艇上已经有了其他会员上船,有些范启明认识,有些不熟,与每个人的关系也有远近之分,这是考验何浩然的时候,在跟这些人交际中,说话稍微不妥当,很容易让人看出端倪。

好在何浩然今天大部分时间用在跟范启明沟通了解,准备比较充分,加上这种场合大家在一起也不会高谈阔论,都比较低调,所以简单的一些寒暄,对于何浩然来说并不是难事。

而我要轻松得很多,游艇上也不需要警戒保护,于是与其他会员的保镖一起,在二层甲板的位置,随意地喝着酒水,听着他们天南海北地小声聊天。

等了十分钟左右,我们这艘游艇上了九名会员之后,船开始启动缓缓驶出码头,我从船舱往外看去,像我们这种甲板上没有人自拍的游艇,差不多有五六艘也陆陆续续跟着出了码头。

这么算下来,长生会此次邀请的会员,已经超过五十名,难怪潘松年他们不敢轻易取消会议,这么多有钱人如果不满,他们可不好受。

海上航行,看着一望无垠的蔚蓝大海,第一次会感到新鲜刺激,但体验过几次之后,感觉也就那么回事,特别是游艇开了两个多钟头之后,依旧看不到尽头,那就有些索然乏味了。

唯一让我有些安慰的是,游艇上服务员现场制作的餐食味道还不错,不至于让我昏昏欲睡。

正当我慢条斯理地吃着帝王蟹那硕大钳子的时候,一架小型飞机从我们游艇的头上掠过,巨大的轰鸣声把我吓了一跳,手一抖钳子掉在桌上。

接着上空又出现两架小型飞机,这次我注意了,原来是水上飞机,它们朝着同一个方向飞去。

我赶紧起身顺着飞机离去的方向看去,一座海岛……不,应该说是一片群岛出现在我的眼前。

六座小岛像是众星捧月一般,围绕着一座大岛,大岛超乎我想象的大,远远望去,岛上的群山峻岭连绵不断,植被茂密,高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很是雄伟壮观,看得我是目瞪口呆,难道这就是长生会的秘密基地?

“第一次跟老板过这边来?”旁边的一个保镖见我如此,眼神中带有几分见到乡下人的意味问道。

我没有在意,很是老实地点点头,说:“跟老板来过东南亚几次,不过这里还是第一次,强哥,听你的意思,来过这里?”

“当然。”

强哥掩不住得意地说道:“来的不多,也就两三次吧,要说这还得托我老板的福,这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过来的。”

说着他小声在我旁边说道:“听我老板说,这片群岛全是黄氏家族的,经营了上百年,即便是当地政府的人想上这些岛,也得他们点头,不然,嘿嘿,不好使。”

黄氏家族?

“强哥,这黄氏家族什么来头,这么有派头?”我好奇地问道。

“别问那么多,你知道是超级富豪家族就得啦。”

说完强哥看了一眼船舱,没有再说话,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弄得神神秘秘的。

只是他这做派,却在我眼中看得暗自好笑,他其实也是不知道,被我问得炫耀不下去了,所以故意如此。

不过从他只言片语中,我晓得这不是长生会的老巢,看来潘途锦他们这些老狐狸依旧使用了惯用的手段——每次有会员聚会,要么借用别人的海岛或者庄园,要么租用环境清幽的高级酒店别墅,自己的老巢从来没有接待过会员。

也正是由于他们如此谨慎,调查组倾尽所以资源,也没有查到关于他们老巢的半点消息。

随着游艇一点点靠近,海岛的庐山真面目逐渐展现在我们的眼前——白sè沙滩、茂密的红树林、林荫小道、能停泊中型船只的码头,还有那依山而建,颇有东南亚异域风情的几十栋大小别墅,在灯光的点缀之下,无不透着股幽静与典雅。

游艇靠岸以后,有专门的迎宾把我们请上观光车,直接往别墅驶去,在路上我远远看到一个老者的身影——是潘途锦,不会有错,化成灰我都认识。

此时的他正在迎接水上飞机下来的会员,十分殷勤的模样,看来这长生会的会员也分三六九等,至少范启明,和与我们同船的其他会员就没有这种待遇。

见此情景,心情不错的我嘴角忍不住上扬,老东西没有急吼吼地移魂换体就好,不然我费尽心思,连见他面的机会都没有,那可就蛋疼了。

一路上我看到不少安保人员沿着海岛在巡逻,虽然没有手持武器那么夸张,但个个孔武有力,目露精光,一看就十分专业。

只是这些安保人员,不像是长生会的内部人员,我有些奇怪,直到观光车驶入别墅区一个巨大的拱门,在拱门下看到潘松年,以及他身后一群穿着黑sè衣服的壮汉,我才明白过来,岛上的安全应该是由黄氏家族负责,而别墅区这边会员的安全,才是由长生会负责。

这样的安排看似没有问题,毕竟借别人的地方,不好喧宾夺主,但是在潘松年亲自热情地欢迎每一个会员之后,每个会员身后就跟着两名黑衣大汉,直到所有会员分了各自的别墅,他们也没有离开,就坐在别墅门外的户外椅子上,美其名曰服务生,有什么需要找他们就是。

这正常吗?

当然不正常,别人知不知道这些黑衣大汉的身份我不清楚,但我和何浩然心里跟明镜似的,这特么明显是监视呀!

在确定房间没有窃听设备之后,我皱着眉头说道:“何老,咱们混进来的事情,他们是不是发现了?”

何浩然笑了笑,问道:“你相信范启明吗?”

闻言我马上反应过来,如果范启明之前的一切是跟我演戏,那我们这可是羊入虎口,主动跳进火坑中来。

但范启明是我亲自策反的,加上他人还在行动组的驻地,他应该不是潘途锦的暗棋,所以我回道:“我相信他。”

“那就是喽。”

何浩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听风就是雨,弄得自己紧张兮兮的,卧底最重要的是要沉得住气,否则会影响自己的判断。”

我点头表示受教了,不再想这个事情,转而问道:“在船上我听说这群岛是黄氏家族的,你对这个家族有多少了解?”

“黄氏家族说起来就久远了,一百多年前就是大家族,其中一个分支迁移到东南亚,延续到现在,在这边所涉猎的行业太多,家族势力非常庞大,而且足够低调,外人不太知道。”

介绍到这里,何浩然顿了一下,说:“我明白你的意思,黄氏家族现任主事人叫黄炳坤,将近八旬的老人,应该只是长生会的会员,与范启明一样,单纯只是想移魂换体,不太可能参与长生会的糟乱事,更加不可能为了钱跟长生会的人同流合污。”

对于他的判断,我是认可的,于是说道:“如果这样的话,对于我们是有利的,咱们可以从中做些文章。”

何浩然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不着急,先看看长生会今晚演什么戏,咱们见招拆招……”

我和何浩然没聊多久,门外的黑衣壮汉敲门进来,示意时间差不多了,可以过会场去了。

上了观光车,司机沿着林荫小道兜兜转转,然后往山上开去,我们身后一溜的观光车,颇为壮观,不过车上没有见到潘家父子的人影。

车子到了半山腰就停了下来,在黑衣大汉的带领下,我们沿着山间小路步行了几分钟,走进一个天然大溶洞中,地上放着蒲墩,一看就是让我们盘膝而坐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