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三缺一(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94章 三缺一(1)

2019-07-12更新

我们身处的地方,说是溶洞其实比较片面,准确的说应该是建设在溶洞中的小型道观。

里面供奉着三清道祖——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虽说是泥塑像,但做工精致如艺术品级别,在旺盛香火的烘托之下,让刚走进正殿的人,忍不住升起几分膜拜之心。

除此之外,溶洞中东南西北方位,分别安放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神兽,一水的青铜材质,且一看就知道年代久远。

溶洞的穹顶和洞壁上,全是与道家相关,比如灵芝、仙鹤、八卦、八仙等等之类的壁画,即便不是得道高人所作,也是大师出品。

还有展示柜上摆放的不下百件与道教相关的铜器,随便拿出来一件,都有得说道。

如果以上这些物品用钱来衡量,有些亵渎信仰的话,那能容纳上百人同时祭拜的殿厅木地板,全都是一水的老挝红酸枝,踩在脚下,我都有种犯罪的感觉。

还有那四周的桌椅板凳,以及摆放物品的展示柜,用的木料全是级别更高的海南黄花梨,俗称紫檀木,看在我眼中,只能用壕来形容。

当然了,这些都是何浩然小声告诉我的,以我的眼光还看不出这些物品的真实价值。

他告诉我这些的意思,并不是帮黄氏家族炫耀,而是要告诉我,这道观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到如今的规模,至少要有上百年的底蕴,才能收集这么多物品。

换句话说,黄氏家族历代家主对道教的追捧,绝对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被长生会钻了空子,并且在此次大会中,给予长生会鼎力支持。

而我和何浩然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想要揭穿长生会的丑恶,获得黄氏家族当代家主黄炳坤的信任,不说任重道远,至少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毕竟黄炳坤已经八十岁的高龄,众所周知,上了年纪的人容易走极端,要么非常睿智,要么非常固执。

能够接受移魂换体的人,别的不说,至少是有执念的人——我这里说的执念可不是褒义词,所以何浩然没有了之前的乐观。

而我却没有想这么多,注意力放在祭台上摆放着的祭品上。

通常大型祭祀所用的祭品中,三牲分别是猪、牛、羊,三禽为鸡、鸭、鹅,这也是所谓的三牲通天,三禽达地,寓意可以将信息传达到上苍,和居住于地上的神灵。

只是这次祭祀用的祭品却不同,三牲用的是獐、鹿、麂,这个还好理解,因为道家流书言獐、鹿、麂是玉署三牲,为神仙所享,故奉道者不忘。

而三禽为孔雀、白天鹅、白鹤,就显得太过突兀了,因为据我所知的大型祭祀活动中,从来没有用这三种飞禽为祭品的记载。

我可没有单纯的认为这是长生会的特立独行,或者是炫富,要知道所有的祭祀都有其流程,以及禁忌,祭品作为祭祀活动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可不是随便就能更改的。

虽然天道仙人和潘途锦在我眼中只是骗子而已,但不可否认,他们是有本事的骗子,专业程度是那些神棍不能比的,不然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社会顶层人士相信他们,所以我认为他们不是要祭祀,而是做法事。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

加上祭坛两旁十几个穿着道士服的人,嘴巴一直来回涌念《升天得道经》,我大概能够猜测到,潘途锦他们这次似乎是要放大招了。

而且他们放什么大招,我心里也有数了——他们这是要现场做移魂换体的法术,并不是简单的新品推荐会。

这招够狠呀,简单、直接、明了,带来的效果比光说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将自己的猜测小声告诉了何浩然,他不动声sè地问道:“你确定?”

“差不多。”

我看了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我俩,才小声解释道:“那祭台上的三禽有些古怪,特别是那白鹤,我猜测其寓意是驾鹤西游的意思。”

“也就是说白鹤将今晚移魂换体之人的肉身,带离这个世界,而他的魂魄将得到重生,留在这个世间。”

“别看移魂换体有缺陷,但前期的神奇能令这些普通人发狂,我想这是他们之前早就计划好的大招,不过他们现在知道移魂换体的缺陷,依旧按照计划进行,我不知道他们是有了应对措施,还是疯了。”

何浩然稍微思索了下,就认可了我地猜测,微笑着说:“疯了好,不疯不成魔,只有他们疯了,我们才有机会,记住,静观其变,等我的手势再发难。”

我点点头,与何浩然一起跟着进入溶洞的队伍中,先是去给三清道祖上仙叩拜,然后才找到自己的蒲墩盘膝而坐。

此刻没有人再交头接耳,都闭着眼睛跟着道士们涌起《升天得道经》,而我不好太过明目张胆地四处乱看,只能有样学样假装涌经,眼神不时飘向祭台,没有见到潘氏父子。

随着入场的富豪越来越多,殿厅逐渐坐满了人,别说,我还认出几个富豪来,都是些从媒体上见到的老板,但耳熟能详,经常在媒体上出现的那几位没见到,看来长生会招收会员,知名度太高的不敢收,怕太张扬。

等人落座得差不多了,时间刚好到了晚上八点,殿厅安静下来,只见潘松年和潘途锦父子一左一右,陪着四名会员走了进来。

其中三名是乘坐水上飞机过来的,听何浩然介绍说是东南亚这边的华人富豪,而走在潘途锦旁边的,就是这座海岛的主人,黄氏家族的当家人黄炳坤,身材不算高大,但精神头挺足的,特别是他那双剑眉,看起来不怒自威,很有气势。

他们没有坐在地上的蒲墩上,祭台旁边的太师椅就是为他们专门准备的。

范启明这种身家上百亿的有钱人,分到的位置只是坐在地上第二排,而除了黄炳坤之外的另外三个人能坐太师椅,肯定不是因为他们年纪大,那自然是因为他们身家不菲,要不然潘氏父子也不会那么殷勤。

等他们一就位,潘松年就走到祭台的前方,对着我们所有人笑着说道:“感谢黄居士为我们提供场地,让我们有机会欢聚一堂,共同见证一个伟大时刻的到来。”

“各位居士能在百忙之中抽时间千里迢迢赶过来,肯定不是来听我废话的,那么我首先请出三位少年,给大家介绍一下。”

说完他招了招手,董嘉豪、罗文俊和李悦凯走到他的身边,只听他介绍道:“这三位少年来自山城一所中学,年龄在十五周岁左右,通过移魂换体,如今他们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至于他们变成了谁,请看……”

接下来有人抬出三具尸体,潘松年介绍说是长生会护法堂的老大老二和老三,听到这里,我差点儿忍不住笑起来——看来这次长生会损失惨重,偷鸡不成蚀把米,护法堂可个顶个是高手,这三人又是排名前三的,加上在火锅城被我打得魂飞魄散的老四老五和老六,六名大将,就因为他们火急火燎的移魂换体,成了死人。

没错,附在董嘉豪他们三人身上的灵魂,已经成了yīn灵,换句话说他们是被凶魂附体了而已,都不需要打神鞭出手,懂行的人都能把他们给收了。

附在董嘉豪身上的人,不知道是护法堂的老大还是老几,之前还牛皮哄哄地对我说喜欢董嘉豪的身体和名字,现在成了yīn灵,不晓得他此时被潘松年拿出来大肆展示,还要配合,心里是如何想的。

这就是我忍不住想笑的原因。

不过我并没有完全放松下来,毕竟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潘松年口中护法堂的人,能心甘情愿作为实验品,其忠心程度可见一般。

我不由得想起溶洞外站着的上百名黑衣大汉,这些可都是长生会护法堂的成员,对于我来说是难缠的绊脚石,好在溶洞今天来了将近六十名会员,加上带着的保镖,已经有了一百多号人,他们没有位置站,不得不守在溶洞外,不然等下我动起手来,可就麻烦了。

潘松年地介绍,成功引起会员们巨大的兴趣,很多人都在提问,他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就宣布将进行现场移魂换体,更是引起会员们的惊呼,那激动的模样,跟小迷妹见到明星差不多,哪里能看出个个都是一方人物。

本来我以为出场的是龙齐道长,没想到却是天道仙人龙奎安,老家伙一出场所有人都很是尊敬地喊了他一声师父。

的确,几乎所有会员从龙奎安那里都学了些修行的功法,叫一声师父也是应该的。

只是这老家伙却拽的二五八万似的,对自己这些名义上的弟子,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而这些会员并不在意,反而认为这才是高人应有的模样,连黄炳坤他们几位贵宾都是如此。

他的做派让我想到了刘二,不得不说这招还是蛮有用的,可惜我学不来。

有人带上来一位没有魂魄的雇佣兵,还有一个黑衣大汉,那黑衣大汉不知道自己死期快到,一副十分激动的表情,似乎是中奖了一般。

龙奎安点燃一张符咒,在黑衣大汉的头上转了三圈,开始做移魂换体的法术。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