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利用(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99章 利用(1)

2019-07-18更新

就这样,我跟着几个月前要活埋我的狠人,先是上了一艘小船,穿梭在水上市场凌乱复杂的木质建筑中,兜兜转转之后,再换上一艘快艇,沿着海岸线飞驰,来到一个靠海的村子。

只见简易码头上停靠着的渔船,还有岸上一排排铺开的渔网,以及各家各户门前的竹竿上,挂着飘散着腥味的咸鱼,无不表明这里是一个以打鱼为主业的渔村。

此时已接近凌晨,渔村家家户户已经关了灯进入梦乡,昏暗的路灯下,两个长长的人影行走在乡下的碎石路上,刘斌在前方带路,而我则小心翼翼跟在后面。

在来的路上,刘斌已经跟我简单解释过,说前段时间有一批看着不像是游客的国人来到普吉岛,他隐隐闻到一丝不一样的味道,以为是国内派来抓他回国归案的刑警。

结果派人暗中调查之后,发现这些人并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冲着长生会而来。

要说长生会平时行事非常低调,普罗大众基本没有听过,但在某个阶层中,却鼎鼎有名的。

刘斌虽然还算不上富豪,但是在当地学习泰拳跟巫术,所拜的师父都是当地有名望的,知道长生会的存在不算难事。

自然而然,我这个周旋于调查组和长生会的熟人,也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让他升起不少好奇心。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他,逐渐发现许多有意思的事情,而今天调查组的人开始对长生会的落脚点动手,他就晓得我们在收网,恰巧又知道潘松青跑到哪里去了,于是他决定帮我一个忙。

这是他的解释,在逻辑上似乎说得通,但是深度参与此次案件的我,却知道,他的这番说辞漏洞百出。

首先,调查组这次过来的行动组人员,个个精干且经验丰富,他们的每次行动都是经过周密计划的,今天的收网也是如此,如果不是出现意外情况,有人质在对方手上,此次秘密抓捕肯定能顺利完成。

而刘斌即便是练过泰拳,学过巫术,在几个月前顺利逃过警方地追捕,但毕竟不是专业人士,怎么可能做到跟踪行动组的人,而不被发现。

特别是这次收网行动,行动组的人就更得小心了,竟然被他知道,不可笑么?

除非他找到顶尖的高手过来跟踪,但是这种人可是花钱就能够请来的,还要得有势力,他不过是在泰国留学四年,又做了两三年生意的外国人,不管他如何经营,在当地的势力能强到哪里去?

其次,潘松青不是小虾米,他可是被调查组列为长生会的五号人物,且是最危险的一个人物,掌管着长生会的武力部门护法堂,做着最yīn暗暴力的事情。

这样一个人物,肯定知道狡兔三窟的道理,在被突袭之后,选择的藏身之处,可不是随便阿猫阿狗都知道的,而刘斌却信心满满地说他知道,可疑不?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他一直说帮我还人情,但是,我跟他有毛的交情。

所以说他的身份和动机都非常可疑,但是第六感告诉我,他对我似乎没有恶意,这也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暂且信任他的原因。

当然,这也是艺高人胆大,我可不是几个月前被他随便虐的菜鸟,何况手中还有打神鞭,只要自己小心一些,不管他有什么目的,我都可以坦然面对。

渔村的所有房子,像是我们国内临时搭建的铁皮房,显得杂乱无章,不过刘斌似乎非常熟悉这个地方,带着我兜兜转转,很快来到一户靠近树林的房子前迅速蹲了下来。

“就是这里。”

刘斌指了指,小声说道:“运气不错,房间里亮着灯,说明他们的人还没有离开。”

我抬头望去,的确发现屋里灯光下,有人影走动,不过里面是不是潘松青等人,就不知道了。

接下来刘斌继续说道:“你也看见了,这是平房,没有地下室,只有一个睡觉的房间,大门进去就是堂屋。”

“潘松青这次逃出来,只带有五个手下,连他一共六个人,加上你六个朋友,三男三女,里面待了十二个人。”

“地方狭小,如果想要现在强攻,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有家伙,动起手来难免误伤到你朋友。”

“我建议咱们耐心点,等到凌晨三四点钟,他们精神头不足的时候再动手,动作迅速点,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结束战斗,这样把握大一点。”

“当然了,不管选择哪种办法,都由你来决定,我是无所谓的,反正要救的是你的朋友。”

“不过事先说好啊,你现在可比我牛叉,能者多劳,你负责四个,剩下的两个我来解决,没意见吧?”

闻言,我浑身一震,这家伙不仅对这里的情况了如指掌,对我修行的事情也是一清二楚,这可不是光跟踪就能够看出来的,我不禁问道:“我的情况你清楚得不少?”

“一般一般,还不算太了解。”

刘斌嘿嘿一笑,说:“不用这么紧张,从什么渠道知道你的情况,我暂时还不能说,不过我保证,我真的没有恶意,这次你可以放心将后背交给我。”

“好吧,你要不相信,我拿小欣肚子里面的孩子发誓,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

虽然刘斌伸出右手三指向天空发誓,脸上却是笑嘻嘻的表情,但我知道他没有在开玩笑,因为小欣是他的逆鳞,谁都不能伤害。

上次伤害小欣的那个男人,已经被他弄得只剩下一个头颅。

何况他发誓是用小欣肚子里面的宝宝,所以我暂时按下心中的好奇心,转而问道:“你和小欣动作蛮快的嘛,几个月了?”

“两个月了,现在还看不出是儿子还是女儿,不过我希望是女儿,肯定跟小欣小时候一样可爱漂亮,如果遗传我更多一点也无所谓,反正我都想好了,先是给她一个公主般的童年,然后……”

说到与小欣的爱情结晶,刘斌变得絮絮叨叨起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是装不出来的。

难怪这次与他再次见面,感觉他这个人阳光了许多,没有之前的yīn沉,浑身上下也没有散发出戾气,这也许就是被爱情滋润带来的改变。

我没阻止他的畅想,反正他有一点说得对,这个时候动手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我没有阻止,他似乎说起来个没完没了,从如何对女儿的教育,谈到今后选择男朋友,甚至女儿结婚该选怎么样的老公,他都有了一套理论。

而如果是生了儿子,他教育的办法又是另外一套,让我这个听众听得是目瞪口呆,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被人移魂换体,换了个老头子住在他身体里面。

时间就在他不停地说话中一晃而过,时间走到凌晨三点半钟,屋里的灯光依旧亮着,但是已经没有人影走动,动手的时间到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默念咒语,打神鞭出现在我的手中,而刘斌手中也多了一把发着寒光的匕首。

我们小心翼翼地靠近那房子,透过木板的间隙往堂屋看进去,首先见到的是舒展那胖乎乎的脑袋,耷拉在胸前,身上被捆了绳子,嘴巴也被堵上东西,就坐在地上。

他旁边是他的前女友小曼,然后是胡鹏和他的女朋友小杨,还有蒋晓梅和他老公杜子文,每个人都是被绑着,相互靠着坐在地上。

他们每个人看着虽然有些狼狈,但是身上没有明显外伤,多少让我松了一口气,只是看到杜子文,我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不是因为我之前跟他有过冲突,而是今天的一切,虽然是因为我而起,但是没有他从中上蹿下跳,舒展和胡鹏也不会到泰国来。

最开始我以为长生会动用了大量人手,去山城把蒋晓梅他们六人给强行绑了过来,结果在飞机上我问了潘松年之后才知道,根本就没有那么麻烦。

原来他们只是通过关系,找到杜子文许诺重金诱惑,他就屁颠屁颠把其余的人给忽悠过泰国来,可以说长生会的人没有花费什么力气,就有了要挟我的筹码。

只是事情变得太快,他可能都傻眼了,连他自己都落为人质。

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得先把他们救出来再找杜子文算账,问他到底是如何想的。

我再观察了下,发现堂屋里面只有五名长生会的黑衣大汉,其中四名已经躺在席子上睡着了,一个在喝着啤酒看守人质,没有看见潘松青,刘斌拍了拍我的后背,示意潘松青在屋子里面休息。

我和刘斌分配了下手的对象,正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那名看守人质的黑衣大汉突然站了起来,径直推开了大门,拉开拉链准备嘘嘘。

刘斌脸sè一喜,从暗处一跃捂住黑衣大汉的嘴巴,匕首顺势就抹了对方的脖子,鲜血瞬间就喷射出来。

弹指间就杀了一个人,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也许此时冷血的刘斌,才是他原本的模样,之前那个絮絮叨叨的年轻人,不过是短暂的表露而已。

不过此时容不得我感慨,一步冲进堂屋内,扬起打神鞭朝躺在地上睡觉的四名黑衣大汉打过去,直接将他们四人打晕,并且飞起来撞破旁边的房间大门。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