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倒霉透顶的老实人(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103章 倒霉透顶的老实人(1)

2019-07-23更新

听到我刚回来又走,而且这次走的时间不知道多久,刘二有些失落,说道:“咱师兄弟两个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干一番事业,结果你……唉,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办法?

消除业障的办法自然是有的,而且还有一套标准流程,分四步——忏悔、诵经、发愿、放生。

大家经常看到有些人在放生鱼、龟、蛇、鸟等动物,就是他们在为自己消除业障。

但是这套流程不适合用在我身上,准确的说除了诵经对我有些用处之外,其它连走形式的必要都没有,只有积攒足够的功德才能消除我身上的业障。

只是功德可不是往功德箱捐点钱物就能够获得,更加不是你坐在家里功德就能够寻上门来的。

用界灵法师的话说,积攒功德也是自己心境修行的一个过程,哪有那么简单,我没有标准答案,因为每个人的路不一样,你的路,得靠自己悟。

而我悟了一周时间,只有想到改变自己的现状,走出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自己的路。

也就是说,我目前想到的办法,不过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能不能成功得看运气,而我如今的运气,又实在太差,所以……

其实这几天我在罗汉寺诵经,问过界灵法师一个问题,要说这世间大奸大恶之人比比皆是,作恶多端,生灵涂炭的歹人我也不是没有见过。

比如侯老三、潘途锦等人都是罪孽深重的祸害,在我没有遇到他们之前可都是活得好好的,甚至可以说挺滋润。

他们的业障应该比我还要严重才是,为什么我却比他们倒霉?

对于我的疑惑,界灵法师只是笑而不语,并没有为我解惑,看来这个问题还得靠自己悟。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在很多人看来是非常酷,同时也是令许多人向往的事情,但对于早年跑江湖的刘二来说,这是在找罪受,所以看到我心意已诀之后,他叹了一口气,说:“那路上你自己多注意点安全吧,风水会所刚开张没有几天,我也忙就不陪你去了。”

“穷家富路,等下我给你拿点钱,别饿着了我们的彪哥,晚上叫上周涛还有你的朋友,咱们好好喝顿酒,算是为了践行了。”

“行,都听你的。”我没有拒绝刘二,这是他的心意,兄弟之间的情谊,太过客套很容易伤了别人的心。

晚上的聚会是周涛安排的,他是山城土著,又有钱,当地稍微有名的餐厅都留下过他的身影,说他是美食家有点儿过了,但绝对是标准的吃货。

聚会的地方离心理诊所不远,就在解放碑某家酒店的53楼,得天独厚的位置,可以俯览整个山城的夜景,吃的依旧是热气腾腾的火锅,不过换成了清汤鲍汁锅底,高逼格自然没话说。

前几天还吵得不可开交的舒展和胡鹏,此时又变成了一对好基友,灌了我一通酒之后,矛头指向在场年纪最大的老何,老何别看年纪比我们大一轮,但是长期承包工程,酒场上的人情世故非常老练,对付他俩是小菜一碟。

果然,酒才喝到一半,都还没有等周涛出手,舒展和胡鹏哥俩就被老何喝趴在桌子底下,只能嘴上叫嚷着等会再战,引来我们哈哈大笑。

现场的气氛非常不错,没有离别的伤感,只有朋友之间的叙旧,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饭局到了尾声,我才想起一个事情,对老何说道:“电话中你说找我有事,现在怎么又不说了?”

老何笑着说道:“你打电话找我喝酒,也没有说要离开山城呀,既然你有事情,我也就不好说了,免得耽误你的时间。”

“嗨,咱们之间的关系,不用那么客气,有事你说话就是。”我跟他碰了一杯酒之后随意地说道。

“那行,其实是想跟你介绍一笔生意,如果不耽误你的时间,愿意接,那我就跟对方回话。”

老何介绍道:“是这样的,我老婆老家那边有一家人倒霉得很,生了五个儿子,除了老大,其他四个没有一个养到成年,全都夭折了。”

“从第一个儿子出事,他们就找师傅来家里看,有的说他们家祖坟被人动了风水,有的说他们两口子命硬,把自己儿子都给克死了,还有的说他们惹到不干净的东西。”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也用了很多师傅提供的办法,但是没用,这几年几乎每一年死一个儿子,不是被车撞死,就是溺水而亡,反正都是各种意外……”

我去,真够倒霉的,我身上的霉运跟他们比起来,都可以算是幸运的了。

我想了一下,问道:“那他们的大儿子呢,为什么只有大儿子没有事?”

“嗨,谁说没事。”

老何叹了一口气,说:“今年他们的大儿子好不容易成年,前几天还被大学录取了,他们两口子终于松了一口气,准备办场酒席热闹热闹。”

“结果没高兴多久,酒席当天他们的大儿子骑摩托车去镇上买东西,从平展的马路上,莫名其妙摔到路边的水沟里,当场就死了,真是造孽呀。”

“好事变成了丧事,两口子被打击的不轻,那女的直接就晕了过去,现在还在镇上医院住着。”

“我老岳父当天也在酒席现场,看他们实在可怜,就跟我打电话,让我找找厉害的师傅,看他们家到底是遇到了什么。”

“刚才你们在喝酒的时候,老何跟我提了下,我可以确定不是祖坟有问题。”

旁边的刘二指了指老何的手机,介绍道:“那家男主人把自己家的祖坟照片发给老何,我看了下,很平常的墓地,谈不上福泽子孙,但也到不了祸害的程度,更加没有人动手的痕迹。”

“还有他们家的房子,也没有什么犯煞的地方,四平八稳,所以家居风水的问题也可以排除。”

风水方面刘二是专业的,他既然这么说,那就是没问题了,我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反正我出去走走也没有目的地,这事我可以帮忙去看看,等你把地址给我,明天一早我就出发。”

“不过老何你要跟那家人说清楚,目前我知道的信息太少,能不能成不敢保证。”

之所以这么说,其实我是对自己没有太多信心,调查这种事情,很多是要碰运气,而我现在的运气,实在不敢恭维。

不过看这家人的情况实在是太凄惨——五个儿子都死于非命,不去看看,我心里有些不落忍,何况这也是一件说不定能够积攒功德的事情,我自然没有理由推辞。

老何一副我了解的表情,说:“这是当然,我办事你放心。”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薛彪和卡卡,开着车子离开了山城,上高速往大足县驶去。

大足石刻是我国石窟艺术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与云岗、龙门鼎足而三,齐名敦煌,是我国晚期石窟艺术的优秀代表,对此我是神往已久。

还有辖区内的玉龙山国家森林公园,园内人文景观众多,有道教景观三清洞、天主教堂,有佛教圣地白云古刹、禅乐寺、皇烟寺、御封寺,带深厚的宗教文化sè彩,等办完事情,我一定要好生游玩一番。

老何爱人的老家在大足县下面的一个叫向阳的村子,不过他们十几年前就搬到了镇上的街上,建了三层小楼,一楼的门面没有租出去,由他岳父经营者着一个小卖部。

小卖部的生意一般,老何的岳父见到我过来,直接关了门,热情地带着我上了二楼,要做饭给我们吃。

老人七十来岁,身体非常硬朗,独自一个人生活,已经习惯了,都不需要我帮忙,没多久就弄出三菜一汤。

一边吃饭,我一边询问那家人的情况,老人对此事非常上心,介绍道:“钟德平年纪跟我女婿差不多,人很老实肯干,长期在外面打工,他老婆就在家里带小孩。”

“两口子从不跟乡亲邻里发生口角,乡亲邻里有什么事情也都愿意帮忙,出钱出力从来没有二话,没有让人说他们不好的,更加没有什么仇人……”

从老何岳父这里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我告辞了老人,开车去往向阳村。

钟德平家的房子很好认,五层高的小楼,在村子里算是数一数二的豪宅,说明钟德平在外面打工是赚了不少钱的。

不过他本人穿着非常朴实,抽着五块钱的烟,跟我说话客客气气,没有因为看我年轻就轻视,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可能是因为刚失去爱子的缘故,他人看起来非常憔悴,对着我就是一通诉苦,认定家里肯定是有什么脏东西,请我赶紧帮忙看看。

看肯定是要看的,为此我特地让薛彪不要下车,免得惊扰到房间里面的yīn灵。

不过在看之前,我本想问些事情,只是看着钟德平着急的模样,我把问题憋了回去,让他拿碗、米、清水、香纸,开始盘道。

结果一通忙碌下来,这栋房子没有发现任何脏东西,这让我奇怪,于是坐下来,对钟德平说道:“我没有发现你家里有异常,但我看你很肯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

“不对呀。”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