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我交代(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106章 我交代(1)

2019-07-26更新

果然如我所料,一路上钟德平都在各种喊冤,即便知道老婆李二妹被凶魂附身,而这个凶魂就是被他曾经祸害过的女孩子,他依旧死不承认自己拐卖人口的事实。

不仅如此,他还假装可怜,故意把已经凝结的伤口弄出血,嘴上哼哼唧唧求着情,试图令我心软,送他去医院就医。

“彪哥,看着点,别让他的血滴下来脏了车子,不然洗车的钱得让你少吃两只烧鸡。”

听我这么一说,薛彪顿时就紧张了,抓出一大把纸巾直接呼在钟德平的头上和脸上,差点儿让他憋不出气来。

这一下,终于让他有些生气了,把纸巾扔到一边,怒道:“你有病啊,我花钱请你过来是帮我驱鬼的,结果你倒好,鬼都上我老婆的身了,你不去管,反而相信鬼的话,你有没有点脑子?”

闻言我呵呵一笑,鬼的话是不可信的,应该是来源于鬼话连篇这个深入人心的词语,但是真正从事yīn行的人觉得,这是对鬼赤果果的污蔑。

呃……这话可能说得有些绝对,这世间总有些yīn险狡诈的yīn灵,但绝大多数的鬼比人可诚实多了,只有大部分人类才会勾心斗角,戴着各种面具玩各种套路。

不过这些我才懒得跟钟德平解释,没意义,一个装睡的人,你是永远叫不醒的。

见我不为所动,钟德平有些急了,说道:“你这是要带我去公安局吗?你就不怕警察把你当成神经病,送到精神病医院去?”

听意思,他这是把我当傻小子来忽悠,真当我是年轻识浅的愣头青,那我跟你好好玩玩,于是说道:“怕呀,所以我不送你去公安局。”

“那你带我去哪里?”钟德平明显松了一口气,赶忙问道。

我一脸诚实地说道:“寺院,山城有名的罗汉寺你该听过吧?”

“我送你去罗汉寺听听经文,好好洗涤下你的灵魂,看能不能让你幡然醒悟。”

啊?

钟德平听完是一脸懵逼,不知道我是在调侃他,还是有别的意思,不仅他如此,旁边的“李二妹”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但因为有薛彪在旁边看着它,它不敢说话,不然早就开始讥讽我了。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到罗汉寺的停车场,钟德平才信以为我真是让他来听经文的,脸上的凝重顿时就消失了。

也许他心里指不定想着我这个人果真单纯,洗涤心里,幡然醒悟,不存在的。

凌晨一点钟的罗汉松一片寂静,大门紧闭,界灵法师应该已经休息了,不过关系到那么多被拐卖的妇女和儿童的去向,我想他不介意被我打扰。

果然,电话打过去讲明情况之后,界灵法师马上带着僧人把我们迎进寺庙。

有僧人带着李二妹去把附在她身上的凶魂禁锢起来,不过那凶魂暂时还不能超度,得等让它看到钟德平的下场,了却心中的怨气之后,再超度送它去往该去的地方。

而界灵法师直接带着我和钟德平去往藏经阁,找到一个机关,打开了暗室,看着暗室地上有一个铁门,上面贴着一道符,还上着锁,阵阵凉风冒了出来,钟德平顿时感觉到了不对。

他马上赖在地上不肯再走,对我骂道:“你这个骗子,说让我来罗汉寺听经文,这里哪有僧人念经,这里明明是关人的地方。”

“我告诉你,不要看我老实就可以随便欺负,这世间难道没有王法了吗?你就不怕警察来抓你?”

“还有你这个大师,你是出家人呀,怎么能助纣为虐,跟着他瞎胡闹”

看来钟德平是急了,竟然教训起界灵法师来,我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真想让你过来忏悔的,只是大师看你这个人罪孽深重,还是不要玷污了佛法,干脆直接送你去十八层地狱,跟阎王爷好好作伴。”

十八层地狱?

“哎呦喂,陆师傅,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别跟我闹着玩好么?”钟德平哭丧着脸哀求道。

此刻,他肯定已经把我当成是个疯子了,这都什么鬼呀,连十八层地狱都来了。

我可没有心情跟他玩,等界灵法师打开了地下的铁门,我像是提小鸡一般,把他直接拖到地下二层,专门关押山魈的地方。

那三只体型高大吓人的山魈,依旧还是那么愤怒,那怒气滔天的吼叫声,还有它们拍击铁笼,随时要冲出来的模样,恐怖如斯,吓得钟德平双腿发抖,本来就没有多少血sè的脸上,变得更加苍白了。

当初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看到这山魈都有些腿发软,何况是钟德平,这里应该是普通人能够承受恐惧的极限了,再往下走,可不仅仅是感受恐怖那么简单,他很可能被下面凶魂的煞气,给伤得体无完肤。

所以到了这里,我就把他扔进一个空的铁笼之中,威胁道:“这里只是地狱的第二层而已,下面还有,你暂时先感受一下,看能不能想起自己曾经做过什么缺德事,如果不行,我再带你往下走。”

“别呀,我可从来没有做过缺德的事情,陆师傅求求你放了我吧,这不是人待的地方。”

既然钟德平依旧不肯承认,那我也不介意让他在这里多待一会,感受感受死亡的恐惧,于是没有再说什么,很是干脆地转身离开这里,跟界灵法师喝茶去了。

“半个时辰差不多了,别把他吓出失心疯,耽误了正事。”界灵法师看着我优哉游哉地喝着茶,忍不住提醒道。

我摇了摇头,说:“法师,你别看他吓得都要尿裤子的样子,其实他这个人心思非常缜密,而且胆子可不小,这可是他二十来年游走在犯罪道路上练出来的胆量。”

“而且我看这个人还有些身手,在来的高速公路上,至少有三次他准备跳车逃跑,要不是我暗示薛彪看着,还有忽悠他来这里的目的,让他有了一线希望,说不定他都实施跳车了。”

“所以时间短了对他起不到多少作用,即便是松口,也顶多是交代几件无关紧要的案子。”

看我有把握,界灵法师没再劝,转而交代道:“这次的事情是个很好的契机,如果能顺利的处理完,救出那些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你将是一件大功德,所以你接下来的计划,要务必周全,不能有什么闪失。”

功德?

我愣了一下,说实话,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把这件事往功德上去想,因为想到那些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们目前的处境,我的心里只有满满的愤怒。

如果要有一个对比,钟德平伤天害理的程度,在我心里一点儿不比以潘途锦为首的长生会差。

所以目前我光想着如何让钟德平把那些受害人的去向交待出来,至于接下来的解救计划我还真的没有时间来得及想。

经过界灵法师这么一提醒,我突然感到身上的压力重了许多,沉思良久之后,说道:“法师,这么多人,解救的难度可不小,凭我个人的能力肯定是办不到的,即便我通知警方,人言轻微,不一定能够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

“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想请调查组的何浩然何老出面打声招呼,如果调查组行动队的人能参与进这个案件来,甚至由他们主导这个案件,那就更理想了。”

闻言,界灵法师眼睛一亮,马上笑了起来,指了指我说道:“你这个小滑头,这事虽然跟yīn灵沾一点边,但还到不了调查组出面的程度,不过你刚刚帮他们端了长生会的老窝,这个人情还热呼着,你这是想携功逼着他们答应呀。”

被猜中了心思,我也没有不好意思,干脆直接问道:“法师,你就说他们有没有可能答应?”

之所以这么问,在于我对何浩然他们所在的特殊部门了解太少,而这件案子需要牵扯的精力不小,如果我一厢情愿地去跟何浩然提要求,上面不批准,不仅我难堪,也让他难做人,我们之间共同战斗建立起来的香火情,也许就因为我这个冒然的举动,变得渐行渐远。

不过看界灵法师的神情,我的提议似乎有戏。

果然,听界灵法师说道:“你可能还不知道,何浩然在宗教局的地位不简单,他还是整个西南地区的总负责人,能拍板调动的资源不是你想象得到的。”

“而且他对你印象非常不错,光在我这里就夸赞了好几次,你的提议虽然有几分不和规矩,但想来他应该不会拒绝。”

“那妥了,等天一亮我就给他打电话。”我一拍桌子,很是高兴。

没想到何浩然来头比我想象中还要大,不过随后一想也是,他这样的人,不可能整天把自己的职位挂在嘴边给我显摆嘛。

“你先别高兴过头了。”

界灵法师摇着头说道:“这个电话你不能打,毕竟你才加入他们的编外人员,即便他答应了,也是顶着压力的,这种事情还是我来。”

闻言我马上反应过来,界灵法师这是拿自己的脸面帮我消除不好的影响,心里不免有些感动,刚想说些感谢的话,只见他摆了摆手,说道:“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你得撬开钟德平的嘴呀。”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