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胡老师?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109章 胡老师?

2019-07-30更新

虽说我时常调侃马为民,甚至还想主导这次解救行动,但并不代表他修行的实力弱,不然他也不可能做到行动组老大的位置。

要知道宗教局可不是那种靠办公室政治就能上位的,没点儿实力,你就是坐上那个位置,也烫得的你屁股受不了。

所以当他在手机上打出古村长是修行之人时,我虽然无比震惊,但完全没有怀疑。

其实从进村看到种种诡异情况,我也猜测到这村不同寻常。

比如那么多孔武有力的年轻人留在村子里就很不正常,毕竟现在不是古代,欠发达地区的青壮年大批量流入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打工的情况比比皆是,许多农村只有留守儿童和老人,而这里完全不同。

另外,刚才集聚的村民,更像是一个纪律严密的队伍,没有一个人随便说话喧哗,似乎所有人都在等着古村长的指示行事。

等古村长把我们带进村子中,他们又非常默契的不声不响消失不见,就跟得到命令一般,说训练有素一点儿不过分。

还有,这个村子的石头房子也很突兀,要知道电影“杀生”的取景地,四周山上都是光秃秃的,能建房子的只有石头。

而这里群山环绕,绿树成荫,建房子的木材随手可得,附近的村子能用,他们为什么不用,而是用建房难度更大的石头?

当然了,这一点也许跟修行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必定有某种因素关联,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不过这都不是我现在需要关心的事情,我掏出手机也打了一行字,上面写着:“除了村长是修行之人,其它的村民也都是吗?”

马为民没有打字,而是直接点了点头,让我是一阵头皮发麻,玛德,难道这是修行之人多如狗的时代吗?

我苦笑一下,继续打字问道:“既然你能看出他们是修行之人,那么古村长是否也能看出我们也是同道中人?”

马为民打字写道:“这是自然,那古村长的修为可比你强了不少,不过呢,你也别太担心,他如果对上我,胜算四六开吧,他四我六……”

晕,你不显摆会死呀,我很是无语,只看他一脸笑意的继续打字道:“另外,刚才围着我们的村民,虽然都是修行武道之人,但实力也就那么回事,唯一麻烦点的就是他们人数不少。”

“这也正是古村长明知道我们同为修行之人,还依然同意我们借宿的原因——他不敢得罪我们,我们也不能随便把他们当软柿子捏。”

明白了,既然我们在演戏,古村长也跟着演,其实他也想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但他不会主动开口询问,如果我们不搞事明天就离开,他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如果我们要搞事,他也不怵,而且也足了礼数,先礼后兵,到哪里他也有理,站得住脚。

稍微思索了一下,我大概能猜测出古村长的心里想法,只是我们本来就是搞事的,如果跟他比耐心,就这样沉默下去,何谈完成任务。

想了一下之后,我用手机打着字问道:“既然如此,暗中行事已经是不可能了,那咱们干脆挑明吧?”

马为民瞟了一眼,干脆把手机揣进兜里,然后笑眯眯地说道:“随便你喽,反正这次行动听你的。”

得,他这话说得让我有种要背锅的感觉,不过看他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想来我这个提议还不至于太不靠谱,至少谈是没有多大风险的,毕竟他不可能拿那个被拐女孩的生命安全当儿戏。

确认这一点,我心里有了底气,推开房门,穿过低矮的屋檐,来到石头房子里唯一有天井的堂屋,古村长已经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似乎知道我们肯定要过来似的。

他喝了一口茶,示意我们落坐之后,似笑非笑地问道:“马教授,吃饱了睡不着觉没关系,喝点儿茶消消食。”

尼玛,这明显是讽刺我们吃饱了没事跑过来搞事呀,我们哪有听不出来的道理,马为民脸sè一沉,眼看就要发飙,我赶紧咳了两声示意他稳着点,然后开口说道:“古村长,喝茶不仅可以消食,同样也可以谈事交友,你说是不?”

古村长在我们脸上扫视了一番之后,说道:“当然,不过呢,我这个人谈事喜欢先明后不争,交友喜欢交真朋友。”

“古村长爽快,脾气跟我们也一样。”

我捧了一句,然后从手机上调出一张照片出来,放在桌子上,直接说道:“照片上这个女孩叫胡雨萱,五年前被人拐卖到你们村子里来,我们的来意很简单,就是想接她回家。”

当古村长看到胡雨萱的照片时,眼皮不自觉地跳了一下,我就知道,这条线索是对的。

果然,古村长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你们两个修行者费尽心思到我们这里来,就是为了找她?”

呃,这的确让人有种大炮打蚊子的感觉,并不是说解救被拐人员不重要,而是这种事情本来就该警察出马,结果掺和进来两个修行者,他不相信也情有可原。

我解释道:“古村长,我们的确没有别的所图,就是为了她来,人找到我们马上就走,绝不打扰你们。”

古村长再次问道:“她的身份很特别?”

我明白他有什么顾虑,如果这女孩家庭背景来头很大,他怕我们把人带走之后,事后算账,于是说道:“如果她有什么特殊背景,也不可能失踪了五年,才有人找上门来。”

不得不说现实就是这般残酷,普通人家遇到屁大点事,都压得家人喘不过气来,而有钱有势的人家,能调动的资源是普通人想象不到的,所以稍微一想,古村长相信了我说的话,眉头舒展开来。

本以为事情说到这个份上,一直彬彬有礼,不卑不亢的古村长,即便不马上答应我们的要求,至少也答应帮忙从中协调一下。

结果不,他手一挥,说道:“人确实在我们这里,不过她不能跟你们走。”

“为什么?”我眉头一皱,赶忙问道。

古村长有些不耐烦了,说:“没有为什么,如果你们要住在这里,我们好吃好喝招待,如果你们要走,我笑脸相送,别的事情,免谈。”

啪……嘭……

马为民终于忍不住了,一巴掌大力拍在桌子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桌子应声被击个粉碎,木削飞满整个堂屋,转眼间,堂屋也被飞奔过来的村民挤满,此时的他们个个手持长根,杀气腾腾的模样。

身经百战的马为民可一点不怵这大阵仗,环视一圈之后,指着古村长呵道:“好好跟你说是给你脸,别以为有几个愣头青就有恃无恐,真当我们不敢动手是吧?”

古村长脸sèyīn沉地说怼道:“这就是我们对付恶客的方式,要动手,我们从来不怕谁。”

“好好好。”

马为民被气笑了,说:“看在你招待我们一顿饭的份上,我再次问你一句,你们真要为一个被拐的女孩子,不惜跟我们作对?”

哼,古村长冷哼一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谁,要打就打,别啰里啰嗦。”

说完古村长大喝一声结阵,四周的村民瞬间动了起来围着我们,让我看得是眼花缭乱,并且倍感压力。

而原本不把这群人放在眼中的马为民,见到这套从没有见过的阵法,脸上也变得凝重起来,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软剑。

大战一触即发,我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变成如此模样,但没有责怪马为民的意思,而是我太想当然了——这个古村长确定了我们的意图之后,竟然说翻脸就翻脸。

看来还是何浩然说得对,在修行界以强者为尊,讲道理是没有用的,于是没有再试图劝解,默念咒语把打神鞭从神识中调出来。

忽然出现的打神鞭,让所有人愣了一会神,趁这个空档,我朝天空狠狠打了一鞭,惊雷般的声音响起,更是让他们组成的阵法为之一泄。

我恶狠狠地大声喊道:“打神鞭上打邪神,下打妖孽鬼怪,中打邪恶之人,今天如果不让我们带着胡雨萱,那就别怪我大杀四方,打得你们魂飞魄散,全部变成行尸走肉。”

说是这么说,但如果我真这么做了,别说良心上过不去,就是我身上的业障只有加重的份,自然是我不愿看到的。

但没有办法,本来是势均力敌,甚至还有优势的战斗,因为对方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棍阵,让我们的优势荡然无存,至少从马为民凝重的模样,我猜测我们这方的胜算不大,所以只有祭出打神鞭这个神器,希望能吓住他们。

只是他们不知道打神鞭的威力,并没有被吓住,但也不敢行险,我们双方就这么僵持这。

就在这个时候,堂屋外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住手,别打了。”

顺着声音的方向,眨眼间的功夫,一个女孩子喘着气跑了过来,我马上认出来,这个女孩正是我们此次要解救的胡雨萱。

见胡雨萱跑过来,古村长急了,喊道:“赶紧收阵,别伤了胡老师。”

啊?

胡老师?

PS:图片来源于网络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