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命格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十七章 命格

2019-04-21更新

这次的再出发,我的心态与以前都不一样,怎么说呢,心里多了几分牵挂,肩膀上也多了许多压力。

牵挂则是因为父母都已经退休,上了年纪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作为家中独子,我不在他们身边,自然放心。

摆在我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让父母跟我一起去山城,那边的医疗条件不错,也方便我照顾,但这个办法我根本就没有提。

说来惭愧,我在山城的收入其实还算不错,不过开销也大,一直没有买房子,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如果花钱租房给他们住,以我对他们的了解,肯定是不愿意的,

另外一个选择就是我关掉心里诊所,回家考个公务员,安心在家上班,但我刚提出来,就被他们给否决了。

特别是老妈,非常坚决不同意,说我好不容易在山城开了心理诊所,因为她就这么放弃了,那她会非常难过的,她不想成为我的累赘,何况她的身体只要注意得当,其实是没有太多危险的。

而压力,同样跟老妈这次的病有关,对于我的个人问题,之前他们不怎么催促我结婚生子,但这次上了手术台,经历了生死,老妈的观念有了改变,虽然没有对我明说,旁推侧引可不少。

世上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情,再美好的梦想,也要回归现实,特别是我在家里待了两个月,一分收入都没有,钱却哗哗地往外流——心理诊所的房租,老妈做手术的费用只能报一部分,之前存的几万块钱,已经所剩无几。

摆在我面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挣钱,先不说老妈每个月吃进口药的费用,就我下个月的房租都还没有着落了呢……

我的心里诊所不大,八十九个平方,挑高有六米多,被做成上下两层,上面一个房间专门是捆绳的工作室,还有一个心里咨询辅导室,下面是大厅,专门用来接待客户的询问,因为靠近山城繁华的解放碑,租金不菲,一个月两万块钱。

我的房东是一对小夫妻,年纪与我相仿,俊男靓女,出门豪车,奔驰、宝马、保时捷、法拉利,一个星期换着开都不带重样的,名贵腕表,名牌包包衣服,各种奢侈品更是数不过来。

他们具体有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心里诊所上下两层写字楼都是他们的资产,要知道八十九个平方的工作室,是他们这里最小的户型,光两层写字楼的房租,每个月都有小五十万租金,更别说他们还有其它楼盘的房子出租给别人住。

当然,这些产业并不是靠他们自己积攒起来的,双方家庭都有钱,这些产业都是他们结婚的时候,双方父母给的,所获得的收益,则是他们各种买买买的底气,妥妥的富二代。

他们一对俊男靓女,年少多金,爱情美满,收房租就是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几乎达到了我认为的人生巅峰,在当时,他们是我认识不多的有钱人之一。

当然,仅仅只是认识而已。

有些人命格好,不需要自己努力,就能够轻易走到别人一辈子辛辛苦苦拼搏的高度,这的确是羡慕不来的。

不过这人的命格好,也不可能好一辈子,总有起起伏伏,甚至太多的福报也不一定是好事,命格承受不了,也许会招来横祸,这里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一时间说不明白。

这天我在诊所看完了两个做心里咨询的顾客,刚送走客人,房东老板娘小欣就急冲冲走了进来,当时我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心说交房租的日子还没有到啊,难道是要加房租?

不怪我多想,旁边婚纱摄影工作室的老板小胖,前两天还跟我抱怨来着,下个月起他们房租要涨两成,这生意都快做不下去了。

做生意最怕的是房东突然加租金,给了吧肉痛,像是钝刀子割肉一般,不给就得走人,就合同上面房东给的那点补偿金,都不够前期装修费用的,何况还得重新去寻摸新地方装修,又得花一笔钱。

“陆老板,你一定要得帮我……”小欣没提加租的事情,进来就焦急地向我求助。

原来她老公小帅已经失踪五天时间了,刚开始怀疑是被人绑架,一大家子人都慌了神,只是等了两天也没有接到勒索电话,于是赶紧报了警。

除了警方在行动,他们全家也发动所有关系寻找,结果五天时间过去,没有一点儿消息,小帅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

这不是可怕的,小欣说这几天她老是做噩梦,且都梦到同一个场景——她梦到小帅满脸鲜血地托梦过来,说自己被困到一个非常狭小的地方,无论怎么使劲都跑不出来,让她想办法赶紧救自己。

这个噩梦小欣跟家人说,跟警察说,都没人相信她,她父母和公婆这几天也是心急似火,认为她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承受不了思念成疾,还让她赶紧去医院看看。

连续几天做同一个梦,她坚信老公是出事被人关起来了,根本没有心情去医院,想起我除了是心理医师,还给别人平事,懂些玄学的东西,于是赶紧跑过来求助,看能不能从我这里找到一些线索。

听小欣说完,我看着平时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她,如今脸上满是憔悴,眼神焦急,突然感觉她有些病急乱投医的嫌疑。

不过我看得出来,她应该没有说假话,因为没有必要,别人可能不相信托梦,但我相信。

去年我大舅妈出车祸去世,我赶回去奔丧,忙碌几天,终于把大舅妈的后事办好,让她入土为安,晚上吃完饭的时候,大舅拉着我小声说明天陪他去银行一趟。

原来大舅妈去得突然,家里是她掌管着经济大权,我大舅连家里银行卡的密码都不知道,需要去银行弄些复杂的变更手续,我是大学生懂得多,于是他叫我去帮忙。

我当然满口答应,结果第二天大舅告诉我他知道密码了,是大舅妈托梦告诉他的,我开始有些不太相信,结果我们到柜员机上一试,密码正确,成功取出两千块钱。

托梦我相信,但是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只有死人才会托梦,哪有活人给人托梦的!

当然,这些话我不敢跟小欣说,她现在的状态太差,我担心说出来,她接受不了。

看我沉默下来,小欣有些急了,说道:“陆老板,不叫你白帮忙,你只要找到我老公,我免你三个月……不,免你半年的房租,空口无凭,你要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立字为据。”

半年的房租,那就是十二万块钱呀,这是目前我接到最大金额的单,何况从老家回来的我,穷得叮当响,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不过这事情难度还是很大的,首先警方已经介入,几天过去没有进展,说明线索很难收集,我不认为自己比警方找人更专业。

其次,如果我地猜测没有错,这将是一起刑事案件,我贸然加入,会不会引来祸端?这些都是未知的。

只是想到半年不用交房租,那我身上的经济压力要轻松很多,片刻间,我脑子转了几圈,权衡利弊之后,下定决心接了这笔单,并且让小欣立字为据——她说只要找到人就行,但如果是死人她情绪激动不认我就傻眼了,白纸黑字我也有处说理去。

接了单之后,我详细询问了关于房东小帅的社交圈,以及他平常活动的范围,爱去哪里玩,失踪前几天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之内的问题。

小欣在我询问的期间,不时接到电话,听她的言语中,似乎是有人给她提供小帅的线索,问过之后才知道,他们家已经悬赏收集线索了,这让我有些紧迫感,别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了——虽然这念头有些自私,但的确是当时我的想法。

送走小欣之后,我在笔记本上梳理了一下她提供给我的信息,认真研究了两个小时,拿出一套简单的调查方案。

一个人失踪,大家一般都是从他最后消失的地方开始查,相信警方已经做过了这些工作,既然没有结果,我没有必要再重复做一次。

我把目光放在了小帅的人脉关系圈子中,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房东夫妇都是富二代,小孩有人带,不需要他们操心,两人都没有工作……呃,应该说他们的工作是收房租,平常没事就是各种玩,参加各种聚会——年轻又有钱,不是在玩,就是在去玩的路上。

有时候他们会一起出去玩,有时候会分开,各玩各自的圈子。

他们两人共同的圈子和朋友,小欣都已经说了,至于小帅的圈子,经常玩的朋友小欣说了几个名字,并且给我留了他们的联系电话。

小帅失踪的前两天,单独去参加了一个小型聚会,听小欣说是他同学归国,几个朋友为那人接风。

我联系了那次聚会的组织者周涛,讲明自己是受小欣所托,希望拜访他一下,询问一些关于小帅的事情,毕竟一个人有多面性,在老婆眼中也许是个暖男,在朋友眼中可不一定。

电话那头的周涛沉默了一下,说了一个地址,答应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