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刘半仙”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二十章 “刘半仙”

2019-04-24更新

小欣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一起来的还有她的母亲魏姨,两人急匆匆地跑进心里诊所,引得走廊的租户们纷纷侧目。

她们人没有站稳,魏姨就急道:“你为什么肯定警察找不到小帅的尸体?”

昨天给小欣发消息的时候,我劝她没有必要死守在江边,因为不可能有结果,想来这事情她跟母亲说了。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转而看着依旧憔悴的小欣问道:“昨晚是不是又做了同一个恶梦?”

小欣拼命地点头,眼泪如喷涌的泉水,根本停不下来,哭声除了有伤心,还有深深的恐惧。

我看着魏姨像是哄小孩一般搂着小欣,心里叹了一口气,一个从小家境优越的富家女,从来没有遇到坎坷,吃过苦头,即便有了小孩,成为了母亲,也像是没有长大一般,无忧无虑地生活着。

而这样令人羡慕的生活,只因一场变故——丈夫失踪,每天做着同样的噩梦,差不多将她精神击垮,陷入崩溃的边缘。

也许是我昨天的预测很准,也许是刚才我一副笃定的模样把魏姨给镇住了,她对我说话客气了很多。

她一边轻抚着小欣的后背,一边对我说道:“陆师傅,这事怪我这个当妈的,前几天我们一直忙着找小帅,没有顾得上关心小欣。”

“昨天我陪着她休息,好不容易睡着,半个小时不到就惊醒起来,折腾一晚上根本睡不成觉,我这才知道她这段时间过得是真的遭罪呀!”

“小欣说你是有本事的人,我的意思是你先别忙着找小帅,先把小欣的噩梦给解了,不然这女婿死了,女儿也弄得生不如死,我这个家可就毁喽。”

“陆师傅,钱多少你说个数,只要能看好我女儿的问题,我绝不拉稀摆带。”

“魏姨,这不是钱的事情。”我能理解她作为母亲的心情,但还是直接说道:“任何事情都有因果,不找到小帅,小欣的噩梦会一直做下去。”

看我表情严肃,魏姨咂咂嘴没有再说,而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小欣抬起头来,擦了下哭得红肿的眼睛,弱弱地说道:“陆师傅,你打听刘斌的信息,是怀疑他跟我老公失踪有关吗?”

原来那个人叫刘斌,我的确是怀疑他,但是我不能直接这么说,不然这话传到小帅父母的耳中,心急如焚的他们做出什么事情,可不是我能控制的,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我的调查。

我于是换了一种说法,说道:“小帅失踪前一周接触过的人,我基本都要调查,他的信息你没有提供给我,我才向你打听的。”

小欣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把刘斌的联系电话和家庭地址发给我,接着说道:“那你要赶紧联系他,他明天就要回泰国了。”

明天就走?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我心里一沉,不过没有表现在脸上,安慰了小欣几句,然后送她们母女出门。

回到心理诊所,我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如果还是按照常规地调查,时间上根本来不及,想来想去,只有使用绝招了。

我没有再犹豫,起身关了心里诊所的大门,坐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开上没有还的车子,直奔九龙坡,找刘半仙。

听到这个名字,很多朋友可能已经想到刘半仙的职业,对,没错,刘半仙就是给人算命的。

刘半仙大名刘二,这大名肯定是拿不出手的,于是他给自己起了几个名字,有铁嘴刘、神算刘、铁判刘,刘半仙等,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刘半仙比较威风。

别说,人的名,树的影,叫得人多,加上他这个半吊子忽悠人的本事不错,慢慢闯出了一些名头,找他算卦的人越来越多,生意十分火爆。

别看刘二已经四十来岁,脑子可非常够用,他非常懂得包装营销自己,这点儿连我都佩服。

首先,他为了提升逼格,把摊子扔了,在九龙坡华岩寺旁边租了一个门面,分成里外两间,外面卖一些黑曜石、佛珠、玉佩这些辟邪转运的东西,里间是他专门帮人算挂看相的地方。

其次,他算挂看相不是谁来都看的,需要排队预约。

最后,他一天只接待六位客人,早上三位,下午三位,一周工作五天,到点就下班,比公务员都准时。

当然,以上两条规定只针对普通人,如果你能出得起大价钱,自然可以插队,甚至上门服务。

有人会说这么一个见钱眼开,靠忽悠人赚钱的“半仙”,跟江湖骗子没有什么区别嘛,我上门找他,除了等着挨宰,根本得不到有用的消息。

不,任何人在一个行业能够取得成功,不可能无缘无故,刘二帮人看相算卦的确是半吊子,但他找人的本事一绝。

他最开始在山城摆摊,根本没有多少人信他,生意惨淡,温饱都解决不了。

一次有个小孩被人拐了,全城微信都在转发,小孩父母急得团团转,有好事的人跟他开玩笑,说你真有本事能够算出那个小孩在哪里,我不但给你送锦旗,还给你免费做广告。

旁边听着的人也跟着瞎起哄,他们以为这是架着刘半仙在火上烤,让他尴尬出糗,哪里知道,正中他下怀。

他当场就让那人联系了小孩的父母,拿到小孩的生辰八字,算了不大一会功夫,他就说了一句话,说你们去沙坪坝汽车站附近,找一家带“缘”字的旅店,准没错。

那人不信邪,说如果找不到,我回来就砸了你的摊子,结果那人回来的时候,不但恭敬有加地送上锦旗,还带着那小孩的父母过来感谢,之后他算是在当地彻底扬名了。

只是这本事他现在轻易不露了,用他的话说,泄露天机太多,必定有报应,他还想安生多活几年呢。

不过他欠我一个人情,答应帮我一个忙,这次就用上吧。

如果不是我怀疑的刘斌明天就要离开国内去泰国,我也不会轻易动用刘二的承诺。

紧赶慢赶,一路超车终于到了地方,只见刘二的店铺里面顾客不少,几个穿着汉服的导购在忙碌着,这里我有一段时间没有来了,这批导购我一个都不认识。

在这里说一下,这些导购都是刘二不记名弟子,不过在我看来,应该说是他的脑残粉更贴切一些。

他们在这里卖东西不但没有工钱,还要想尽办法讨好刘二,比如送好烟好酒,名牌衣服,逢年过节还要孝敬。

而他们唯一的目的,则是能够获得刘二一些点拨,好驱灾辟邪,增福寿,增好运。

由于粉丝不少,刘二每隔一段时间会换一批导购,且大言不惭地说这是为了雨露均沾,真特么够厚颜无耻。

没有认识的人招呼,我没有在外面逗留,径直往里间走去,只是很快被一名少妇模样的导购给拦住,她有些生气,怒视我说道:“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胡乱往里面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得,一时心急,都忘了见刘二这老家伙需要预约,我也没跟着少妇解释与她这个便宜师父是朋友——说出来她肯定不信,毕竟现在刘二结交的人非富则贵,我一看就不是有钱人。

我掏出手机直接给刘二打了过去,响了两声,电话那头传来他乐呵呵的声音,说:“呦老弟,难得呀,怎么想起给老哥我打电话了?晚上有空喝两杯?”

大早上的就想着喝酒,这日子过得也太潇洒了,说真的,虽然我不太喜欢刘二为了钱,没有多少底线的行事,但这一刻,我倒还挺羡慕他的日子。

我之所以到山城来发展,一方面是因为女朋友的关系,另一方面我挺喜欢山城的,不但有数不尽的美食,还有美景,最重要的是这里生活氛围不错,用两个字来形容——安逸。

当然,安逸不是生活方式,而是状态,没钱在哪里生活都不如意,现在的刘二,有钱享受安逸的生活了,这是我羡慕他的地方。

知道我在店里面,刘二赶紧出来迎,一边很是热情地对我嘘寒问暖,一边不忘对他那少妇徒弟交代道:“这是我师弟,按照辈分来说你们应该叫师叔,以后他来一定要招呼好。”

在那少妇满是错愕的表情中,我与刘二进了里面的房间,里面有客人在,他挥了挥手,那人赶紧离开,没有半点不自在。

我虽然说与刘二算是同行,但我真不能对客户这么颐指气使,用他的话说,这些人就是贱皮子,你架子端得越高,他们越尊重你,你就是放个屁,他们都说香。

说实话,他无耻的程度,我是真学不来的。

还是那位少妇,进来给我沏了一杯茶,并喊着我师叔,为刚才的事情道歉,这让我很是无语。

等她走了以后,刘二笑呵呵地说道:“这是你们黔省最顶尖的毛尖,客户送的,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我哪有心情喝茶,更加没有心情听他显摆,直接讲明来意,让他帮我寻找小帅尸体所在的位置。

谁知刘二拿着小帅的生辰八字算了半天,竟然告诉我他算不出准确位置。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