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得救 第二十四章蛇王(2)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二十三章 得救 第二十四章蛇王(2)

2019-04-27更新

让我吓一跳的是小帅的模样,脑袋看起来很正常,脸部甚至连尸斑都没有,像是睡着一般,但是脖子以下就恐怖了,全是森森白骨,毒蛇在他肋骨之间穿梭,看起来异常恐怖诡异。

“特么的,没想到在这里见到这种邪术,这也太狠了吧?”一旁的刘二瞪大眼睛骂道。

“你还懂这些?”我问道。

刘二一脸嫌弃地摇了摇头,说:“这些歪门邪道我怎么可能懂?不过之前跟师傅学习的时候,听他说过一些南洋的邪术。”

“邪术之所以邪,在于它破坏了天道。有违人伦……”

“行了,别磨磨唧唧的,就说这怎么回事吧。”我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想着你为了赚钱,走的都是歪门邪路,哪有资格说别人。

刘二干笑两声,也不在意,说:“我曾经听师傅说过,南洋有种邪术,在人昏迷的时候,放进一个瓮中,再放入一百条毒蛇和若干毒虫,最后加盖密封,上面画上特有的符咒。”

“众所周知,毒蛇的毒液能杀人,但是他吃不了人,毕竟它嘴巴没有那么大——毒蛇是靠吞食猎物,通过身体里面的酸性液体来分解食物的。”

我反应过来,头皮有些发麻,惊讶道:“你的意思,小帅身上的肉,其实全都是被那些毒虫给吃了?”

“我去,这才一周多时间,就只剩下白骨,那得放多少毒虫?”

“还有,这些毒虫到哪里去了,怎么一只都没有看见?”

刘二说:“这个密闭的空间,就是个食物链,毒虫有多少我不知道,但必须在七天时间里把人的肉体和内脏吃完,这是有讲究的,具体因为什么我不知道,猜想可能是与头七相关。”

“接下来毒虫就成为毒蛇的食物,等毒虫被吃光,毒蛇之间会互相残杀吞食,直到留下最后一只蛇王,它才是这食物链的顶端。”

难怪水缸里面的毒蛇看起来不够一百条,原来是互相吞食了,我指着盘立在小帅头上的那条眼镜王蛇,说这只应该是蛇王吧,难怪那么凶狠。

刘二摇了摇头,说:“没到最后谁知道哪条是蛇王,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经过七七四九天之后,生存下来的蛇王,相当于是吃了一个人,若干只毒虫,还有九十九条毒蛇。”

“这样的蛇王不但凶狠,毒性更强,有了符咒的加持,还开启了灵智,能接受人的指挥,指哪打哪,是巫师保命的底牌。”

我眯了下眼睛,不解地说道:“你也看到了,刘斌一个人打我三个绰绰有余,而且他杀小帅单纯只是为了泄愤,炼出这么一条蛇王,对他用处不大,事实也证明,他明天就回泰国,一时半会也不回来,这蛇王他肯定不要了。”

“另外,小帅是在昏迷的时候被放进水缸中的,听小欣说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只托梦过来说自己被困在一个狭小的地方,说明他死前并没有受过煎熬,不知不觉中就离世了。”

“这要是平常的杀人倒是说得通,但是以刘斌对小帅的恨意,能让他如此舒舒服服的死去,有点说不通呀?”

刘二摆了摆手,说:“你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别看小帅的灵魂现在还不知道,那是因为时间还不到,时间一到,他将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不可自拔,有符咒镇着他的魂魄,想躲想跑都做不到,直到七七四九天他的魂魄消失之前,都得生生受着这种煎熬,这才是最折磨他的。”

“别人都是为了那条蛇王才用这邪术,而他单纯只是为了泄愤,竟然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所以我说他这个人够狠毒。”

原来如此,完全可以说刘斌煞费苦心,精心策划和实施了这桩报复杀人案,如果不是小帅托梦给小欣,他的计划差不多就成功了。

正因为这个疏漏,导致我的到来,戳破了他精心设计的计划,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还是什么,我不得而知。

我长吐了一口浊气,人性的阴暗我早有领教,但当一个活生生的残忍事情摆在我的面前时,心里仍然不免有些唏嘘。

富二代又怎么样,人生巅峰又如何,到头来不过是一堆白骨,小帅的富贵人生,以及年轻的生命到此结束。

而结束他生命的刘斌,今后的人生也将彻底改变——不管是被警方缉拿归案,还是过着逃亡的生活,都不可能回到从前安逸的日子。

增援的队伍不断扩大,除了警察,我还看到了特警,他们到了山坳,接到临时指挥部分配的任务,就直接上山搜捕,表情严肃,行色匆匆,山上灯光闪烁,热闹非凡,目测不少于一百人的队伍。

我和刘二这对受害人,反而成了闲人,但也不让我们走——一个年轻的辅警看着我们不让乱动,说等下有人来询问案情。

结果这一等,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到了晚上九点钟,终于来了两个年轻警察,一男一女,穿着便衣对我们进行询问。

同样作为受害人,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对我们进行救助,我能理解,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之下,捉拿杀人嫌犯最为重要,顾不上我们很正常,毕竟我们没有生命危险。

但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没有一个人过来关心我们的伤情,就这样把我们晾在一边,还派人看着我们,说实话,我心里是很不舒服的。

等到他们过来询问,口气像是对嫌疑犯一般审问,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心情也不太好,强忍着不发火已经是我的极限,配合是不可能的,嘴巴懒得张开,问题基本都是刘二在回答。

刘二跟我不同,别看他在算命的时候,即便是遇到官员,也都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但遇到警察,瞬间就破功——这跟他之前跑江湖有关,没有暂住证,经常被警察被当成盲流子抓起来送到矿山劳动,赚到钱之后,再集中遣返老家。

这些经历给他心里留下了阴影,即使现在混得人模人样,见到警察仍然卑躬屈膝,直不起腰杆。

当然,我说这些没有看不起刘二的意思,要不然我也不会跟他成为朋友,任何人的性格和行为模式,都跟其成长经历有很大的关系,他的前半生,的确过得挺不幸的。

因为是野外,询问并没有一边问一边做记录这么正式,用执法仪直接录下来就好,所以即便他们问得很详细,不到十分钟就结束,留了一个电话让我们这两天去刑警队补笔录。

可能是看我不愿意配合的态度不爽,那年轻男警察临走前瞟了我一眼,转头对刘二说道:“别因为担心嫌疑人打击报复你们,就把他说得跟武林高手一样,那是他对上你们两个,我们这么多人过来,今天肯定能抓住他,你就放心啦。”

“哈,那是,有你们出马,抓他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刘二赶紧点头哈腰地奉承道。

这句聊刮我的话,哪有听不出来的道理,无非就是说我们太菜了呗,我的火气顿时就上来,直接怼道:“吹牛谁不会。”

没想到我胆子这么大,那人楞了一下,随即一步走到我的跟前,眯着眼睛说道:“哟呵,你小子还挺横的呀……”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