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贪念 & 第三十五章 它怕什么?(2)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三十四章 贪念 & 第三十五章 它怕什么?(2)

2019-05-06更新

毕竟制作小鬼和古曼童,取用的是夭折的小孩灵魂,本身就是非常残忍,对它们非常不公,结果又落成孤魂野鬼,飘散在人世间中蒙蒙闯闯……反正对于我来说,是于心不忍的。

既然我碰到了,就该把它们引导到该去的地方,不过我还没有这本事,得找罗汉寺的界灵法师帮忙超度。

跟舒展和王姨解释一番之后,我对他们讲明道:“都是朋友,平事的钱我分文不取,不过超度需要费用,这钱你们得出,直接给界灵法师,我中间就不过手了。”

“多少钱?”王姨赶紧问道。

我说这种情况不需要单独开法事超度,他们一般是集中在一起做,所以费用不高,顶多五千块钱吧。

“五千块钱还不高,都够我几个月的生活费了。”王姨嘀咕了一句,然后缩到一边去,态度非常明显,这钱她是不愿意出的。

我暗自好笑,心想着你要知道这东西是小曼花两万块钱请来的,不知道会不会发飙。

其实我瞧王姨的面相,和之前舒展喝酒时偶尔透露出来的牢骚,大概能猜到她是个不好相与,待人刻薄的人——有其女必有其母嘛,这钱根本也没指望她出。

之所以说出来,是让她知道舒展为她女儿付出了什么,不指望她感恩戴德,至少落个好吧。

一旁有些尴尬的舒展赶紧说道:“陆哥,这钱我来出……那王姨,你在家休息,我们先去办事了。”

“你们赶紧去吧,别耽误事。”王姨催促着我们,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拉着我问道:“小陆,你肯定懂风水吧?”

“既然都到家了,就帮阿姨看看,家里有哪些地方需要改动的,最近实在是太倒霉了,打麻将从来都没有赢过。”

王姨真是人才,这是物尽其用,打蛇顺棍上呀,我有些无奈,也有些好笑。

虽然我不懂风水,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眼力见还是有的,家居风水注重精、气、神,首要功能有阻隔外界,包容自我,静默养气,安身立命,使个人的私密生活与精神气质有所依托。

用最直白的话说,家中摆放的东西首先需合情合理,干净整洁,家人住起来最起码要舒心,然后再谈风水局。

而她家的情况是属于房龄几十年的老旧厂矿宿舍楼,面积本来就小,只有两个卧间,厨房都在阳台上。

这些还无所谓,反而老房子住久了,深深附上家人和她家往生人的磁场,寻常的脏东西轻易不敢靠近,算是优势。

可是她家里不论是客厅,还是厨房和房间,都摆放得杂乱无章,到处塞着杂物,转身不小心都会碰到东西,住到这里得要很好的耐心才行,根本没有风水可言。

即便是能请到风水大师来,也不是说动几个地方就可以的,依我看至少得清除一大半无用的东西出去,工作量可不是一般的大。

另外小曼也是个棒槌,家里这种环境也敢养小鬼,难道卖古曼童给她的人,没说家里至少需要打扫得干净整洁么?

还是她干净整洁的标准就是如此?

当然,这些话我不可能说,搪塞了几句,在王姨失落的眼神中,径直走了出去。

到了楼底,追上来的舒展抱歉地说道:“陆哥你别见怪,王姨很早就下岗了,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有些喜欢斤斤计较。”

我摆摆手说:“不存在。”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些我都能够理解,但作为朋友还是有些担心——别看舒展有个公务员的头衔,其实工资真心不高,市档案馆也没多少油水。

即便以后舒展和小曼真能走到一起结婚了,面对家长里短,锅碗瓢盆,又有如此的丈母娘,舒展的日子也应该不太好过。

不过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许舒展心里有一杆秤,早就知道自己今后将要面对什么,依旧如此上心,自然有他的想法,我就不要瞎操心了。

到了罗汉寺,在知客的带领下,兜兜转转来到一间禅室,我们见到了界灵法师。

界灵法师身材微胖,大圆脸,笑起来眼皮眯成一条缝,看起来顶多五十岁左右的模样。

但晓得内情的我知道他今年六十有八,除了长期吃素食,锻炼有方,还益于他乐天的性格——不纠结,不强求,一切随缘,整天把笑容放在脸上。

除了他相貌有欺骗性之外,他行事也不拘小节,很是随性,接过我手中的红布兜,和舒展准备好的五千块钱,转身就交给了旁边的知客,接着乐呵呵的直接拿着紫砂壶喝茶,一点儿没有高僧的模样,把舒展看得一愣一愣的。

时间不早,界灵法师还要做晚课,于是我们没有停留多久,聊了几句,就离开罗汉寺,舒展有些忐忑,问道:“陆哥,这就可以了?靠谱不?”

我笑了笑,说:“界灵法师与我师父是多年老友,别看他行事没有高僧风范,说话也简单直白,没有那么多禅语。”

“其实是他不喜欢像有些‘大师’那样故作高深,而且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他是罗汉寺的顶梁柱,没有人引荐,想要见他可比见住持难多了。”

闻言,舒展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说:“陆哥,我不是怀疑你,只是跟感觉有些不一样,所以多问了一句。”

我明白他的意思,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寺院已经越来越商业化,例如烧头香都有明码标价,香油钱捐到一定的数额,可以跟方丈或者住持一起谈古论经文,甚至出现招聘职业僧侣的情况,这种一切向钱看的商业氛围,显得非常俗气,从而对他们的能力有了怀疑。

其实换一个角度来看,就好理解很多了,世间各行各业都存在竞争,寺院之间也不能免俗,谁家香火鼎盛,方丈出去开个交流会什么的,也有面子不是。

别把他们当成不食人间烟火的方外人士,淡泊名利,一心求佛的有,但毕竟是少数。

当然了,各行各业都有害群之马,别人我不知道,反正界灵法师的本事我非常清楚,至于他办事收钱,我认为是天经地义,不是有句话说么,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

为了感谢我帮忙,舒展准备请我吃饭,结果地方都还没有到,小曼一个电话打过来,他也顾不上客气,赶紧打车走了。

能够想象,舒展将面对小曼狂风暴雨般的质问,不过那不是我该管的事情。

回到心理诊所,薛彪已经开始吃上了,接过他递上来的一个盒饭,我胡乱扒拉了几口,就往捆绳室走去。

刚才急着处理小鬼的事情,有个疑惑我没来得及细想——小曼刚进入捆绳室,我什么手段都没有使出来,那小鬼怎么突然就跑了呢,它到底害怕什么?

PS:图片来源于网络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