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出事了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四十一章 出事了

2019-05-12更新

祝福天下所有母亲们,母亲节快乐!!!

………………

………………

之前我就了解过,周家别墅出现怨灵,是幕后黑手在他家墙、地板、屋顶的梁上埋下了四件大凶的器物,组成了一个聚yīn招魂的煞局,从而令倒霉的周涛堂叔丢了性命。

而埋藏这四件大凶器物的地方,被人开挖出来,就没有再进行填埋复原,凌乱的场面,我刚走进别墅客厅就看见了。

刘二看相是主业,对风水也有研究,但在我看来,他研究无非是为了更好的忽悠顾客而已。

当然,这方面他比我是强许多的,这点要承认,不然我也不会让他跟过来。

进到别墅里面,刘二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观察几分钟之后,他对我说道:“这幕后黑手,对周家的仇恨滔天呀!”

我其实能够猜到,但毕竟是猜测,于是我问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刘二介绍道:“八卦阵的八个门,分别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顾名思义,开、休、生是吉门,死、惊、伤是凶门,杜门、景门则属于中平,我们一般按照这个规律来找生死门。”

“当然,也有做反八卦的,甚至还有受时间、地点、外部环境影响,卦门也随之改变,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动手的人在死、惊、伤三个凶门埋了大凶之器,这是理所当然的,但他在东北方的生门也埋了凶器,说明他不单是想周泊松死,还想周泊松断子绝孙,因为生门主生育万物。”

这可真够狠的,这得多大仇恨呀!

我相信周家请来的风水大师肯定告知了他们这个情况,但周涛依旧找不到幕后黑手,只有两个可能,仇家隐藏得很深,另外一种可能,这样的仇家太多了,排查不过来。

无论是哪种,对于我这个调查的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单已经接下来,我没有中途退缩的习惯,毕竟我还是要点脸面的,于是摇了摇头,没在纠结这个问题,赶紧查到线索,才是我当前的任务。

刘二跟我介绍完,从背包拿出吃饭的家伙罗盘,这是他学徒的时候,师父给的物件,他即便在穷困潦倒的时候,也没有想过拿去当掉换钱。

他看家的寻人本领,就是靠这罗盘算方位,但其实罗盘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在有怨灵的地方,受磁场影响,它的指针会没有规律的乱动。

但是拿着罗盘的手必须要稳,这需要多年锻炼,刘二是个中高手,端着罗盘移步到每个房间,看有没有怨灵还在这栋别墅。

而我也没有闲着,趁他探查的空档,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香、纸和蜡烛等东西——昨天买的那些都是大路货,已经被扔到酒店的垃圾桶中,不过旁边的周富强是肯定看不出来的。

我让周富强找来一张桌子放在客厅中央,上面摆上从厨房找来的碗,倒上大米,这是方便插香用的。

然后我取出经过简单烹煮过的整个猪头、一只公鸡和油炸过的三条鲤鱼,还有水果之类的祭品,做了一个简易的祭台。

这祭台的作用不单是祭祀鬼魂,还有祭天地、万物、神灵、鬼魅魑魉、土地公等,因为这别墅被业内狠人做了聚yīn招魂的煞局,指不定引来什么yīn灵窥探。

当然了,神灵与鬼魅魑魉天然有一道鸿沟,不可能和睦相处,自然也不可能同时存在,但我没有yīn阳眼,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存在,所以采用这种笨办法。

笨是笨了点,但是安全,这是我帮别人平事,出现场首先要考虑的前提,所以方方面面我都要照顾到,相当于是跑江湖拜码头,告诉这里有可能存在的yīn灵,我来这里的目的,并没有恶意。

这是我师父告诉我的方法,处理问题要占中立方,这是能解决问题的前提,就跟司法调解一样,以法律为准绳,不偏不倚,不然则会引起更大的矛盾产生。

在这里多说几句,我说的矛盾双方,有可能是人与怨灵,也有可能是怨灵和神灵,甚至神灵与人也有可能。

不要感到奇怪,更加不要认为神灵就是万能的,是不可能犯错误的,说俗气一点,神灵也是分级别的。

另外,记住一点,世间万物皆有法则,试想一下,从人类诞生到现在,死去的人无以数计,因为各种原因成为怨灵的也有千千万万,没有法则,这世界早就乱套了。

当然也有不遵守这法则的,所以才有yīn行人的存在,而我做的事情,只能算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分支而已。

言归正传,准备好东西,我点上九炷香,嘴巴上念念有词,然后分别插在桌上、地上和大门口的米碗中,这三个地方有说法,代表着三界,敬的地方不同,念的词也不同。

每个地方插三炷香,烧钱纸,并虔诚地拜三次,礼多人不怪嘛,我给予了对方足够的尊重,盘道起来也方便许多。

周富强在我祭祀的时候,神情非常紧张,紧紧跟着我,眼睛不时观察着四周,生怕冒出什么东西袭击他似的。

我暗自好笑,这个家伙在镇上接待我们的时候,的确是给予了很大的尊重,但是对镇上跟他打招呼的那些人,可没有太多好脸sè,一副镇上老大的派头。

现在看来,他不过是狐假虎威,仗着身后有周涛家撑腰罢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够狠的角sè。

要知道即便是遇到未知的恐惧,狠角sè也会硬着头皮坚持住,可不像他这么怂包,双腿都在发抖。

真弄不懂他这么恐惧,为什么还非要跟着进来,想要监督我们他也看不懂。

我虽然心里在腹诽周富强,可是该有的程序一步不差,刚念完最后一句祭词,还没有来得及查看香烧的烟形盘道,就听到楼上传来刘二的惊恐声。

那声音充满了恐惧,令人毛骨悚然,周富强吓得脸sè惨白,一个箭步就向门口冲去。

他明显是害怕想逃离这地方,可这个时候一阵yīn风吹来,本来是打开的两扇大门,砰的一声就关上了。

周富强吓得腿都要软了,手慌脚乱地去开门,可怎么弄都打不开,他颤抖着声音向我求助,说陆哥陆哥,帮……帮忙呀!

特么的,出事了,我心一惊,扔下一句话,说别慌跟上我,然后径直朝楼上跑去。

不管如何,刘二是因为我而来的,不能扔下他先帮周富强出去。

沿着刘二的声音,我来到三楼的一间主人房,只见刘二翻滚在地上,捏着罗盘对着空中挥打,脸上满是恐惧,嘴巴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可是没有一个词语蹦出来,就像是喉咙被人掐住了一样,听起来很是难受。

没来得及多想怎么回事,我直接就往房间冲过去,紧接着像是被撞上什么东西,软绵绵但又有反弹的劲道。

我随即仰面狠狠地摔倒在地,顾不上身体传来的疼痛,马上爬起来掏出三枚铜钱,使劲朝刘二砸过去。

这三枚铜钱经过高僧涌经加持,算是我保命的东西,此时毫不犹豫地用上了。

不过我心里没有底,三枚铜钱效果到底如何也不知道,毕竟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凶狠的怨灵,扔出去之后,我紧张地盯着刘二。

三枚铜钱打在刘二身上,还真起了效果,只见他慢悠悠的自己站了起来,我也能够突破那看不到的屏障过去扶他,赶忙问道怎么回事?

刘二喘着粗气,低声说他玛德,这太邪门,咱们赶紧走?

能爆粗口,说明他没有大碍,这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我捡起那三枚铜钱,扶着刘二往楼下走。

可刚迈几步我突然反应过来,周富强没有跟着我上来,想起刚才莫名其妙就关上的大门,我心里一紧,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很快我们来到一楼,看见周富强依旧站在那关闭的大门前,我才放下心来——还好他没有出事。

我放开刘二,对着周富强的背影喊了一句闪开,让我来弄,结果喊了两声他没有反应,仍然直愣愣地堵在门前,我有些奇怪,难道这个家伙吓傻了么?

我走向前去,推了他一把,准备询问怎么回事,结果他突然转身,脸上怪异地笑了起来,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直接就朝我心脏刺了过来。

啊……

PS:图片来源于网络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