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遇到大麻烦了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二章遇到大麻烦了

2019-04-15更新

我在圈子里的名头打响,最出名的莫过于观音桥无头案,老何是那时的当事人,所以对我的水平还是挺信任的,但也仅仅如此而已,我瞧见许老板将信将疑的态度,以及略微审视的目光,就知道别人对我这么一个小年轻,其实并不信任。

一般来讲,平事这种,跟中医一样,越老越吃香,像我这样嘴上无毛的年轻后生,其实并不吃香。

不过我有绝活,所以并不慌张,听完了老何的叙述,我转过头来,问当事人许老板:“为什么手下施工的时候,你会在现场呢?”

许老板是个典型的山城人,脾气爆得很,这事儿不提还好,一提就是一大串的骂娘声,我不是山城人,但在这儿待了几年,也能听,听他这一通说,勉强明白了意思,知晓他这人比较实干,喜欢亲力亲为,跑工地之类的,那天正好在附近请银行的领导吃饭,吃了饭,就过去了,没成想还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来。

我听完之后,又问了许老板晚上被鬼压床的感受。

一提起这个,刚才还怒气冲冲、冒火骂人的许老板顿时就怂了,拉着我的手说道:“陆医生,你要是能够帮我把这事儿平了,啥都好商量——你知道么,我现在都不敢闭上眼睛,一闭眼睛,就感觉旁边有两个鬼东西阴魂不散地傍着我……”

老何也对我说:“小陆,老许这个人,平日里挺不错的,积德行善,而且他后面还有几百号人跟着他吃饭呢,他可不能垮啊,你看看,能不能帮帮他,把那两个索命的冤魂给赶走去?”

我问老何,说你确定是挖出来的那两具腐尸惹上的事儿?

老何一脸茫然,说难道不是?

我看向了许老板,说除了腐尸之外,你还遇到过别的事情不?

许老板说道:“我就是那天晚上感觉不对劲的,除了这事儿,还能有别的事情?再说了,你不是平事的师父呢,到底是不是,还不是你说了算吗?”

我想了想,说好,咱们先看看香吧,不过说好了,甭管后面平不平事,看香五百,概不还价。

许老板财大气粗:“别说五百,五千都行。”

我不再多说,将许老板引进了店铺的内室去,老何知道我的规矩,没有跟进来,在外面的办公室帮我守门。

内室是我的工作间,我按了一下墙上的按钮,厚重的窗帘徐徐拉上,将工作间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之中去,随后我让许老板躺在了铺着塑料薄膜的皮躺椅上,点燃了围绕其间的九根蜡烛,让房间里重新恢复光明。

我在旁边的洗手池里净过手,甩干了水,从一口老木箱里取出了一根线香来,拿到了许老板的跟前,说道:“许老板你不差钱,但我还是跟你多说一句,这线香呢,是我从青城山请来的,里面含了多种中草药和其他材料,所以才会是这个价格……”

许老板说:“好,晓得咯,还有没有更贵的?”

我摇头,笑了笑,然后说道:“没了,你闭上眼睛吧,我点香了。”

许老板摇头,说我不敢闭眼睛啊,一闭,我怕我就醒不过来。

我说在我这儿,你不用怕。

他看了我一眼,大概是被我坚定的眼神给安慰到了,将信将疑地闭上了眼睛,而我则划了一根火柴,把那线香给点燃了去——这里多说一句,点这线香,一定要用火柴,而不是打火机,至于为什么,教我这门手艺的欧阳老师傅告诉我,说这个讲究的,是一个仪式感,也就是所谓的“心诚则灵”,如果一切事情都敷衍了事的话,最终被敷衍的,只能是你自己。

线香点燃之后,我围着许老板绕了一圈,最后放在了他脑袋旁边的一个香钵上,竖直插好。然后我站在旁边等着,耐心地看着那线香燃烧之后的青烟。

我并没有忽悠许老板,这线香的确是从青城山采买回来的,里面用了许多味的中草药,燃烧之后,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不过这并不是重点,想要看许老板身上到底有没有问题,最主要的,是看那线香燃烧的烟型。

我这内室,紧闭无风,一般来讲,倘若是无事的话,那线香燃烧之后,烟雾是垂直向上的,不会有太多的动静。

但如果这烟雾会不断动荡,甚至勾勒出一些形状来,就说明许老板的气场不对劲了。

而气场不对劲,一部分可能是因为身体虚弱,精神萎靡,还有就是可能遇到了脏东西,而越脏的东西,那烟型的动荡,越是激烈。

许老板床头的这根线香,点燃了一分钟之后,开始动荡起来。

无风自动。

我盯着那青烟不断摇晃,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如同蛇形一样,我就明白,这一次,可能真的是撞到邪了。

我低头,看向了闭着眼睛的许老板,发现他的脸色铁青,脸上的肌肉不停扭动,显露出了很凶恶的模样来,而他的嘴唇轻轻抿着,有种苦大仇深的感觉,但嘴角却轻微翘起,露出一种很是诡异的笑容来。

突然间,他睁开了眼睛。

那对眼睛,居然没有瞳孔,双目发白,就跟那死鱼眼一样,里面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恶毒,紧接着,许老板紧紧闭着的嘴唇里,发出了一道尖厉的笑声来:“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让周围九根蜡烛的烛火不断跳跃,仿佛有一股阴风吹来,烛光随时都要熄灭一样。

我浑身一震冰凉,感觉好像有一瓢冰水,从头淋到了脚后跟。

在那一瞬间,我知道,自己遇到大麻烦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