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家贼难防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四十六章 家贼难防

2019-05-17更新

我们好不容易挖出一个可疑器皿,竟然是整整一坛子粑粑,里面甚至还有女人用过的那些东西,污秽不堪,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呃……我不想解释,反正从别墅没有用过的冲凉房出来,我已经冲好凉,去除身上的臭味,并且换了一身衣服——好在我带来的衣服都放在开来的车上。

再次回到墙角被凿出一个大坑的客厅,坐在沙发上等候的周涛,伸出大拇指夸道:“佩服佩服,老弟,你这也太敬业了。”

看得出来,周涛是真心佩服我的敬业精神,不过我仍然脸sè一囧,超级尴尬。

好在周涛看出我的难堪,没再多说这事,转而问:“老弟,别人费尽心思埋这东西,不可能单单是为了恶心我家,应该有其它说头吧?”

“具体什么说头,我得找人询问。”我特么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玩意,要不然也不会出糗。

不过我现在更加关心的是谁动的手脚,于是问道:“撒出去的人,有没有消息反馈回来?”

“现在还没有。”周涛摇了摇头后,有些恼火地说道:“玛德,老家里这些亲戚都特么是窝囊废,连一栋房子都看不好,监控竟然被人动了手脚,要不是这样,我们现在哪至于这么被动。”

说这些没用,自从出了人命,这里在知情人眼中就成了凶宅,不让外人过来看守,他家的那些亲戚也没有一个胆大的,结果这地方就荒废下来,让别人有机可乘。

当然,这也不能怪周涛,他的精力一直在追查幕后黑手上,根本没有想到,对方再次对别墅下手。

我沉思了一会儿,想着也不能这么干等着,于是打了声招呼,走出别墅,倚在大理石围栏上给刘二打电话。

刘二在市里的一家私人医院,住着宽敞的套间病房,有专门人员伺候着,加上他这伤只需要静养,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所以接到我电话,给我聊了几句自己的情况之后,他还有闲心,笑呵呵地说:“老弟,咱们这次可差点丢了性命,周老板是不是得有点儿表示?”

“你想要什么表示,你住院的费用都是人家负责的,难道你还想算工伤,让他赔你点儿钱呀?”我没有好气地顶了他一句。

电话那头的刘二嘿嘿一下,说:“咱师兄弟哪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

“我的意思是你跟周老板吹吹风,看在我们这么拼命的份上,让他跟樊老大通融一下,别断了我的生计,我这看手相的生意,在山城还得做起来嘛。”

“说个锤子,事情半点眉目都没有,你倒好意思加码,我脸皮可没有你厚。”

我懒得跟他闲聊这些,直接问起埋在客厅墙角地下的坛子,到底有什么说头,他走南闯北见识比我广,想来多少应该知道。

结果听完之后,他先是一阵爆笑,在我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他才喘着气笑道:“哎呦喂,笑死老子了,想不到呀,竟然真有人用这么愚蠢的办法。”

“什么意思?”我有些发懵。

刘二解释道:“在风水学上,对于厕所的朝向有太多讲究,归根到底,还不是认为厕所是聚集污秽之物的地方么。”

“自然而然,很多风水师,就把排泄物和女人的那些用品,当成是不洁之物,晦气,人一沾上就带来霉运,打牌输钱,泡妞不成,吃个串串都拉肚子,总之,全都归结在这些东西上来。”

说着他问了我一下那坛子挖出来的方位,嘴巴小声念念有词,似乎在计算什么,半响后他才说:“哈,果然如此,这就对了。”

“周家别墅那么注重风水,在建房子打地基的时候,肯定在算好的方位,埋上专门的风水五帝铜钱,无非就是图个子嗣繁茂,家业生意长虹。”

“结果埋风水五帝铜钱的地方,被人换成污秽之物,老弟,你应该能想到对方到底什么用意了吧?”

我去,这还用着想,无非是让周家倒霉,人丁不旺,家业衰败呗。

这特么用意何其险恶呀!

只是,我问这办法真有用么?

刘二哈哈一笑,说:“瞎扯淡,刚才我不是说了么,这种办法非常愚蠢,是因为这么做效果其实并不明显,即便是埋在五帝铜钱的方位上,效果也就那样,基本上等于白忙活。”

“要知道风水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破败的,这里面的道道可深了。”

我听明白了,说:“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埋这一坛子粑粑的人,跟布聚yīn招魂的煞局的人,不是同一伙人?”

“肯定不是,都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两人也不是一个量级。”

刘二顿了一下,声音变得严肃起来,说:“老弟,昨天回来之后,我一直在想,也许布聚yīn招魂煞局的人,和昨天放凶魂要我们命的人,也不是同一个人所为。”

闻言,我急忙问道:“什么?你确定?”

刘二说:“不肯定,这只是我的一个感觉,因为我仔细琢磨之后,总感觉布阵局的人,虽然有些本事,但手艺还是有点儿糙。”

“而昨天对付我们的人,如果不是彪哥出现,咱哥俩就交待了,妥妥的一击毙命,这人手段动如雷霆,还有他对时机的把握,在yīn行中绝对是大拿。”

不得不说,刘二分析得有道理,毕竟布聚yīn招魂的煞局,肯定是想要周泊松的性命,结果出了差错,说明那人布的煞局,还是有漏洞的。

但如果这么看起来,先不说周家树敌有多少,光在别墅动手的至少都有三波人,特么的,这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再聊了几句之后,我挂了电话,正准备进别墅,周涛就急冲冲走了出来,说:“找到村里的一个鳏夫,他说知道是谁在别墅破土凿地板。”

正说着,就见周涛的人带着一个看样子六十来岁的老头,畏畏缩缩地走进院子中。

周涛因为是乔装打扮过,也不方便直接出面询问,自然还是由我来出头,于是问道:“老师傅,你晓得是哪个凿的地板?”

那鳏夫抬头瞧了我一眼,也许是看我面善,说话客气,没了畏畏缩缩的模样,嘿嘿一笑,比了一个要钱的手势,我哑然失笑,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他。

快速接过钱,鳏夫抿了抿嘴巴,嘟囔道:“周家那么有钱,就给两百,也太小气了吧?”

“这钱是给你买酒喝的,如果你说的消息有用,我再给你一千块钱。”

我盯着前面这个满头油腻,大早上嘴巴就呼出酒气的鳏夫,感觉有些不靠谱,但仍旧抱有一丝希望。

“要得要得,你这娃儿还是大方。”鳏夫两眼冒金星地揣好钱,絮絮叨叨地说起来。

也许是跟人交谈的时间不多,鳏夫说话有些凌乱,没有直击重点,啰啰嗦嗦的话很多,不过我并没有急着引导他,而是耐心听着,十几分钟之后,我差不多明白了他的意思。

简单来说,这别墅在开建的时候,他就过来做点儿收收捡捡打下手的零工,挣点儿酒钱,生活有了很大改善。

后来别墅进家具和电器,那些包装纸箱也都是他捡起拿去卖,虽然不多,但对于他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所以他对别墅的事挺上心的。

只是别墅完工之后,他也随之没有了收入,日子又回到之前紧巴巴的模样。

一个月前,他听到别墅传来风炮凿地板的声音,就赶紧跑了过来,看能不能混到一些活干,结果发现别墅院墙的大门紧闭,他也不敢敲门,只有在外面等着。

等了几个小时,里面的人出来,他赶忙上前询问有没有活干,没想到领头的人凶巴巴的,让他赶紧走,别碍事,随之锁上大门,别墅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动静。

不用说了,埋坛子的肯定是这帮人做的,我忙问那领头的人是谁,鳏夫说是周老三的大儿子,具体名字忘了,因为他家搬出村子好多年,又是小辈,所以只是大约有些印象。

周老三我不知道是谁,但是瞧见周涛脸sèyīn沉,我想他已经有答案了,于是给鳏夫一千块钱将其打发走。

等鳏夫离开,周涛气道:“玛德,果然是家贼难防,那天领头的人,就是周富强。”

啊……我楞了一下,这事闹得,费劲巴拉调查,原来那人就在我们身边。

其实在确认大厅地下埋有东西之后,我和周涛就隐隐猜测是他家内部人所为,毕竟闹的动静不小,外人很难掩人耳目,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个人就是负责接待我的周富强,算是他信任的人。

是不是挺可笑的?

不过我没有笑,而是在想另外一个问题,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呢?

PS:图片来源于网络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