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赴死(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48章 赴死(1)

2019-05-19更新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人未到声先至,那yīn恻恻的声音,让我们所有人心里都翻起惊涛骇浪。

概因为我刚才问马昌德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上百个陶罐,装的都是怨灵,莫说就是见到死人都害怕的普通人,就是见惯过打打杀杀场面的周涛他们,也是一脸惊恐,头皮发麻,恨不得多长两条腿离开这里。

毕竟是他们不熟悉的领域,打打杀杀那一套没有用。

虽说算半个yīn行人的我,心里承受能力肯定比他们强,甚至还有让怨灵害怕的薛彪在身旁。

但是我同时也没有多少底气,要知道几个怨灵的确害怕薛彪,但如果是上百个,甚至更多呢?

而能收集和禁锢这么多怨灵的人,他有何目的我不知道,但这人的实力,我却晓得很恐怖,甚至超出我的认知。

他到底是谁?

答案很快揭晓,一个驼背老人,穿着一身老式黑布衣,缓缓从洞道的yīn暗处走出来。

他的脸上全是很深的皱纹枯皮,沟壑纵横没有一丝光泽,跟干尸一般。

不过这还不是他令人恐怖的的地方,恐怖的是他的眼睛——冰冷,寒意刺骨的冰冷,冒着绿光。

总之,这个人,让我感觉不到一丝生气,就跟死人一般,但是他一出现,手上没有拿任何武器,却给我们所有人带来强大的压力。

我甚至能明显感觉到王飞的腿在发抖。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气场吧!

入了yīn行之后,我知道这世间隐藏着很多奇人异士,但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被我在这个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地方碰上。

重点是他对我们明显带着敌意。

知道这时指望周涛他们是不现实的,我心里叹了一口气,往前一步,抱歉地说道:“老人家,我们一时贪玩误闯您老的地方,实在抱歉,还请老人家不要见怪。”

怂,没得说的,只能认怂,虽然驼背老人那身材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模样,但身上的杀气太强,我可不傻,不想跟他对上,更加不想留在这里。

所以我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期望好运降临,能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桀桀桀……”闻言,驼背老人怪笑起来,那声音像是锯木头时遇到铁钉一般,尖锐刺耳,让人忍不住直起鸡皮疙瘩。

收起笑声,驼背老人直勾勾地看着我,冷哼一声,说:“别跟我装了,如果不是我留下那些痕迹,你们能找到这里来?”

圈套!

我瞳孔一缩,原来,这一切都是老头设计的!

我们以为在追踪他,没想到反而中了他设计的圈套,成为他手中的猎物。

这个时候我就是再傻,也晓得找到正主了——他就是昨天要我性命的那个狠人!

我心中残留的一丝侥幸被击得粉碎,脸上强装的放松,也变得凝重起来,说:“前辈,周泊松到底哪里得罪了你,让你如此下狠手?”

“没有什么得不得罪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驼背老头淡淡地回道。

“钱?”

周涛眼皮一动,说:“周家不差钱,只要你说出是谁要整周家,我们可以给你更多的钱。”

“你们的废话可真多。”驼背老人已经不耐烦谈这个话题,说:“既然如此,那就等你们死后,我再慢慢跟你们说道说道,免得你们做鬼太无聊。”

他把杀死我们说得轻描淡写,缓缓朝我们走过来,似乎我们在他的眼中,就像是待宰羔羊一般,没有一点儿反抗力。

我心里一惊,他这是有绝对的信心碾压我们呀!

难道我们今天真要栽倒在这里?

而旁边的周涛不愧是老大,一看谈不下去,竟然果断选择率先动手。

他一动,吓得腿发抖的王飞也不敢再怂,鼓起勇气,两人一左一右,把藏在身后的匕首往驼背老头身上刺过去。

我第一次接触周涛,就知道他是个练家子,但没想到他动作能如此迅速,狠劲也一点儿也不比刘斌逊sè。

而且与他配合的王飞也是个十足的练家子,让我心里不禁生出几分希望。

只是……

砰……砰……

一秒钟之后,他们两个像是炮弹一般,被高高射到空中,随即掉落下来,哼都没有哼一声,不知道是晕了过去,还是死了。

驼背老人动作实在太快,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出手的。

虽说我早就意料驼背老人有实力,但想不到对方这么强,周涛他们两个在老头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现场就剩下我和薛彪,还有瑟瑟发抖的“周富强”,我的武力值对上普通人还能打两三个,但是周涛他们都栽了,我无疑就是个渣渣。

而薛彪的确人高马大,但他是个傻子啊!

从驼背老人进来,他就没有明白我们的处境,以为是来玩的呢。

动手是不可能的了,跑又跑不掉,我脑子一边高速转动,想着脱身的办法,一边拉着薛彪往后退,只是溶洞就这么点大,已经退无可退。

驼背老人像是猫戏老鼠一般地看着我,一步一步逼近,焦急之下,我脱口说道:“前辈,大家都是yīn行中人,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没错,情急之下我只能想到攀关系了,不管能不能攀到,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只是,我的问话没有得到回应,迎接我的是一个腿踢,我直接就跪倒在地,随即喉咙被驼背老人的手掐住。

他冷冷地俯视着我说:“学了点三脚猫的东西,就敢自称yīn行中人,真是可笑,我看你嘴皮子功夫倒是挺在行的。”

“今天我就替你师父结果了你,免得你丢yīn行人的脸,如果他不领我这个情,欢迎随时过来找我寻仇。”

yīn行中的本事,我的确没有学到多少,毕竟跟师父的时间太短,他老人家就走了。

而且我对那些法术并没有太痴迷,只是单纯对束绳感兴趣而已。

但此时我喉咙被掐住,想解释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涨红了脸,拼劲全身力气挥手去打老头。

只是驼背老人身体不知道是怎么练的,像是铁板一般坚硬,我的击打一点儿用都没有,他没有一丝躲避的意思,甚至眼皮都没有皱一下。

不但是我的反击没用,旁边的薛彪见我被打,马上也跟着出手了。

他那砂锅大的拳头打在驼背老人身上,听到砰砰砰的响声,但也只是听个响,并没有对老人造成伤害。

薛彪的力气我可是知道的,而且他此时已经急眼了,拼尽了全力,只是连他也如此,我的心骤然沉了下来,这老头还是人吗?

玛德,这次是真的要命呀!

也许是觉得薛彪有些烦,驼背老人反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把薛彪抽飞到空中,狠狠摔到一旁。

不过薛彪皮糙肉厚,没有想周涛他们那么惨,嘴角只是流了些血迹,爬起来继续救我,不过依旧被驼背老人打倒在地。

砰……砰砰……

一次。

两次。

三次。

薛彪一次比一次受的伤重,脸上跟猪头一般,皮青脸肿,甚至开始吐血,爬起来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但他没有放弃,一心只想救我,焦急万分,眼睛变得猩红起来,看起来很是狰狞,像是发了疯一般。

“傻子,没想到你才是他们中间最难缠的人,既然你那么着急去死,我就成全你。”驼背老人终于失去耐心,放开就要断气的我,冲上去对准薛彪就是一顿暴揍。

驼背老人没用任何的法术,也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招式,就是拳拳到肉,这是要把薛彪活活打死。

啊……

咳了半天,我稍微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幕,悲从心来,喉咙发出悲愤异常地叫喊声。

我知道自己这次是碰到铁板了,命不久矣,不过一点儿不冤,这是我自找的。

周涛也是如此,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就是死了也只能认命。

但薛彪不同,他只是被我牵连进来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他本可以无忧无虑地流浪,即便饱一餐饿一餐地流浪,但那也比死了强。

薛彪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躺在地上看着我,那痛苦的眼神中,似乎又有些欣慰,似乎又在提醒我赶紧离开这里。

这是在报答我的收留之情吗?

不,傻瓜,你不用报答我,我已经把你当弟弟看待了。

我再也忍不住,眼泪水流了下来,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拼尽全力冲向驼背老人。

这不是去救薛彪,因为我知道没有可能,对方实力太强,根本没有一丝机会。

我这是去赴死,既然看不得薛彪因为我而死亡,那我就死在他的前面,我死后也管不了洪水滔天了!

这个想法太自私,但是,这是我此时最真实的想法。

驼背老人成全了我,铁锤一般的拳头落在我的身上,大口大口的血从我口中吐出来,我看着薛彪笑了,喃喃道:“薛彪,来世我们再做兄弟吧。”

我的眼睛逐渐变得模糊,知道这是濒临死亡的前兆,也许下一秒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

遗憾?

的确有遗憾,对自己,对家人,但我已经顾不上了,眼睛慢慢闭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