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小欣失踪(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53章 小欣失踪(1)

2019-05-29更新

原来周家一直查不到对别墅下手的幕后主使,并不是一点儿应对措施没有。

春节过后,周泊松就带着妻女去澳洲购买房产,办理女儿留学手续,并且做出迟迟不归的样子,其实他人已经悄悄回到山城,隐藏起来。

而留在山城的周涛,天天扑在夜店,家族的产业也没花太多时间打理。

这一切故意为之的假象,就是为了迷惑周家的对手们,以退为进,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引蛇出洞。

这蛇不仅是指对别墅下手的人,还有他们家潜伏在水底的仇家。

总之,周泊松这个老谋深算的总导演,以别墅为契机,把坏事变成好事,下着一盘大棋呢。

只是周泊松的威名由来已久,这个局设了几个月时间,也没有人敢率先跳出来搞事。

不过各方的暗流涌动,冷眼相看的周泊松还是清楚的。

作为他的儿子,周涛也知道全部计划,甚至几个有最大嫌疑的人物,他们父子也了然于心,只是对我一直隐瞒着。

而一切都蒙在鼓里的我,成了这个局的关键棋子,恰巧出现薛彪这个变数,线索变得逐渐明朗起来。

另外,为了配合父亲周泊松的计划,周涛来九龙池乡,表面上是做了乔装打扮,其实他行踪也没有做到密不透风,如果有心人调查,还是能够知道的。

这是故意为之的,此时的樊老大胆敢动手,也正是因为如此。

换位思考下,如果我是樊老大,肯定会认为周涛远在乡下,想要远程指挥,威信又比不上他老子,效果自然也大打折扣。

而远在大洋彼岸的周泊松,虽然现在通讯发达,但毕竟有时差,且在各种情况不明的情况之下,瞎指挥更加要命。

所以在自己被暴露的情况之下,樊老大认为周家在山城没有了多少控制力,悍然选择了主动出击。

只是樊老大这么做,正中了老朋友周泊松的下怀,他一直隐藏在山城,等的就是这一天,好磨刀霍霍收网呢。

听周涛介绍完他们的计划之后,我不由得暗自感慨,本以为这幕后黑手步步为营,已经是我见过,少有的布局高手了。

没想到周泊松更是技高一筹,周老大的名声,果真不是吹出来的。

虽说我不知道他们双方的实力如何,但樊老大最开始只敢在背后使yīn招,就说明了许多。

加上周涛现在的轻松惬意,不难看出来,周家这次是胜券在握了。

周涛见我沉默不语,原本欣喜的表情顿了一下,想到什么,赶紧解释道:“老弟,很多事情瞒着你,的确是我做得不地道,但我可以拍胸口保证,真不是信不过你,只是……”

“没关系,我能理解。”

在自己还没有下棋的能力,成为了别人的棋子,就该有一枚棋子的觉悟,没必要抱怨太多,因为没用。

这是我真实的想法。

况且这单委托是我自己上赶着接的,怨不得别人。

另外,周涛在溶洞中也与我一样差点儿栽了,虽说是意外,但说到底,他也是周泊松的棋子。

所以,我没有生气的理由,不过周涛能顾及到我的感受,说实在的,我还是挺欣慰的。

毕竟之前他与我说话,虽然客客气气,但总感觉有些距离,而现在,明显感觉到多了几分亲近的意思,更像是朋友之间相处。

当然,能让他有如此转变,也是这两天我用命拼回来的,体现了自己的价值,获得了他的认可。

我不是什么出世高人,妥妥的一枚俗人,在山城,能获得周涛的友谊,对于我事业发展,肯定是有好处的。

于是讲明自己真不在意之后,我转移话题,说:“周富强身上的凶魂,已经被界灵法师禁锢起来了,你现在可以亲自问他为什么在客厅埋那坛恶心人的粑粑了。”

闻言,周涛看向薛彪旁边的周富强,脸sè立刻变得冷峻起来。

此时的周富强依旧是瑟瑟发抖,不过已经恢复神识的他,害怕的人从薛彪,变成了周涛。

周涛没有客气,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骂:“特么的……老子那么信任你,竟然给我做出这种事来……老子打不死你。”

“涛哥饶命呀……都怪我鬼迷心窍,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哎哟!”周富强抱着头哭喊着求饶,不过没有用,周涛今天在别墅的时候就想揍他了。

情急之下,他冲过来抱着我的腿哀求我跟周涛讲情。

这是他们的家事,我不太好参与,何况对这种吃里扒外的人,没什么好可怜的。

发泄完心中的怒气,周涛终于停下手来,对着摊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周富强,冷冷地说道:“说吧,为什么这么做?是谁指使你的?”

吃了苦头的周富强不敢隐瞒,老老实实交代,不敢有半点隐瞒。

原来他老妈非常迷信,打麻将手气不好输了钱就找人算命,就是梦到什么感觉不对的,也绝对第二天赶紧找人解梦,甚至跟人发生口角也找走yīn婆帮她打小人。

她不单在县里找人算命,只要她听谁说有算得准的先生,即便是外县甚至外省,她也找过去。

总之,她迷信的程度,可以用痴迷来形容。

有一次她到外省找算命先生,求家里财运以及子嗣满堂,算命先生看她出钱大方,详细了解她家情况之后,出了这个馊主意。

当时算命先生说,你们同姓同宗同一个家族,祖坟都是埋在一起的,谁家最兴旺,那肯定是占了整个家族的气运,用我的办法坏了他家的风水,好气运自然落到你家头上来。

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是忽悠人的,但周富强的老妈因为迷信,偏偏就信了。

而周富强受老妈的言传身教,加上见识过周涛的风光,心中羡慕不已的同时,也有几分嫉妒。

恰巧那别墅被人动手脚出了事,然后由他接手,认为周涛一家肯定是不会回来入住了,觉得是个机会,可以浑水摸鱼了。

总之多重因素之下,让他鬼迷心窍,恶从胆边生,就做出了那荒唐的事情。

知道缘由的周涛气不打一处来,再次把周富强暴揍一顿之后,苦笑不已,对我说道:“玛德,升米恩斗米仇呀!”

“好在这操蛋事只是他一家人参与,其他亲戚没有搀和,不然……都没脸见人。”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不懂得感恩的人,没有努力获得的好处和利益,是很难得珍惜的。

很多人只看到人前的风光,没有看到人后的付出,觉得你混得好就应该帮助我,不然……

这就是有些人复杂yīn暗的人心,挺操蛋的。

我明白周涛的苦闷,笑了笑,说:“别因为这种人坏了自己的心情,不值当。”

“确实。”周涛点了点头,不再多看周富强一眼,对王飞吩咐道:“找人送他去医院治伤。”

“另外安排人,给我好好算下账,这些年他从我家获得多少好处,一分不少都要吐出来。”

“好的涛哥,放心,绝对安排好。”王飞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看得出来,他挺愿意做整人的事。

说完,他拽着周富强,像拖垃圾一般走了。

周富强这辈子应该是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不过这是他自找的,我没有同情心泛滥,只是有些好奇,他老妈知道事情败露之后,会不会去找那个算命先生拼命?

不过即便找到算命先生,对方也有说辞,反正就是忽悠嘛。

所以说算命这种事情轻易不要尝试,遇到骗子不仅损失钱财,还带来祸端。

如果遇到真正的高人……高人才轻易不会泄露天机呢。

现场除了周富强不值得同情,还有梁姐这个侯老三的帮凶也是如此。

当她看到大批警察过来的时候,本来就涂了厚厚粉底的脸,变得更加惨白,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嘴巴嘀咕着完了……完了。

她的确是完了,侯老三如果没有她的协助,移魂换体的大业不会进行到这个程度。

完全可以这么说,侯老三所造的孽,她至少要承担一半的责任。

如此多警察同时出现,我还是上次在追捕刘斌的现场见过,可见上面对这次案件的重视程度。

带队的是个中年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方块脸,不苟言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跟我们就说了四个字:“此事保密。”

说完他就走进溶洞,找界灵法师去了,看着他消失在溶洞中的背影,周涛偷偷在我耳边小声说:“他穿着打扮一看不像是警方的人。”

当然不是了,因为他是界灵法师联系过来的,至于他具体的身份,咱不知道,也不敢问。

毕竟我没有资格参与在这个案件中。

所以把梁姐交接给警方之后,我们一行人马上离开了这里,回到别墅开着车直接往山城驶去。

此次九龙池之行,虽然危机重重,我甚至两度陷入绝境,但从结果上来说,还是挺满意的。

不过根据梁姐交代,她接到威哥给的任务,只是在别墅中对我们动手,至于把我们引入溶洞中准备团灭,那只是我们从别墅中安然离开之后的另一个计划。

这也印证了刘二的猜测——对周家别墅动手的人,一共有三波人。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