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好久不见(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54章 好久不见(1)

2019-05-29更新

“小陆,你可一定得帮帮阿姨,不然我是活不成喽。”魏姨满脸焦急地拉着我的手请求着,生怕我不答应似的。

“魏姨,你都没说到底什么情况,我怎么帮你?”

我有些无奈,招呼她落座之后,说:“你别着急,先喝口水,再慢慢说。”

魏姨哪顾得上喝水,赶紧介绍道:“昨天小欣说要出去跟闺蜜们聚会,跟她聚会的闺蜜都是我认识的妹娃儿,没有乱七八糟的人。”

“我想着她多跟朋友们接触玩耍,对她抑郁症有好处,就答应了,并且亲自送她去餐厅。”

“她们闺蜜之间聚会,我一个长辈也不好参加,就说好等她们吃完饭,我再去接她回家。”

“不过她们吃完饭,打电话过来说要去酒吧玩,电话中听小欣声音挺高兴的,我在家里带外孙,也没有多想,就答应她们去玩。”

“凌晨一点过钟,我打电话过去,她们还在玩,我想着小欣难得这么开心,就交代她闺蜜杨妹照顾好小欣,然后就睡觉了。”

“没想到早上九点钟杨妹打电话过来,说跟她一起在酒店休息的小欣不见了。”

“我赶紧跑去酒店查监控,才晓得小欣在早上六点钟的时候,独自一个人离开了酒店。”

“我报了警,现在警察在找,我家亲朋好友也在找,甚至公司的员工都被我拉到街上满山城找人。”

“只是现在已经下午三点钟,距离小欣离开酒店已经八九个小时过去了,一点儿她的消息都没有。”

说到这里,魏姨终于顿了一下,盯着我紧张地问道:“小陆,你说小欣会不会寻短见了?”

其实听了魏姨的介绍,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毕竟抑郁症患者,最极端的表现就是寻短见。

不过也不一定,得看患者的具体情况,于是我问道:“魏姨,这几天小欣的表现如何?有没有反常的举动?”

“没有,表现好得很。”

魏姨说:“我听了你的意见,这段时间经常带小欣和外孙一起到外面逛街、吃饭、看电影。”

“她的状态一直挺不错的,脸上也多了不少笑容,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她出去跟闺蜜聚会。”

状态不错,并不代表小欣的抑郁症已经痊愈。

按理说此时的小欣,还没有确定痊愈,是不能脱离监护人视线的,但这属于马后炮,我不好对焦急万分的魏姨这么说。

不过从魏姨的介绍中,我总感觉小欣的表现有些不对劲,但有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稍微思索之后,我起身说:“魏姨,我带你去见个人,他也许能算出小欣现在的位置。”

我要找的人,是还在住院的刘二,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他的病房。

“呦,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呀?”刘二瞟了魏姨一眼,塞了几根香蕉给薛彪后问道。

我把事情跟他简单讲了一下,刘二来了精神,对魏姨说:“大姐,我寻人可不便宜,既然你还是老陆带过来的,看在他的面子上,最少也得三万。”

“没问题。”魏姨早有准备,直接从包里拿出三摞红票子。

钱到手,刘二也不墨迹了,要了小欣的生辰八字,掐着手指,嘴巴上念念有词,开始算起来。

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告诉魏姨刘二寻人的确是真本事,小帅尸体的位置就是他算出来的。

所以此时的魏姨既紧张,又期待,甚至还有些害怕,总之神sè有些复杂。

现场的空气似乎凝固一般,好在时间不长,三分钟之后,刘二终于开口了,他很肯定地说:“大姐,你女儿现在还活着,这点不用担心。”

真的!

魏姨面露喜sè,明显能感觉到她松了一口气,接着赶紧问:“那她现在在哪里?”

“不是怕你着急么,我只是先算了她的气数,确定她人还活着,具体她人在哪里,我还没有算呢。”刘二一副为顾客着想的模样,令魏姨敬佩不已,连道感谢。

不得不承认,刘二在对客户察言观sè方面,的确有其过人之处,要不然他之前算命的生意,也不会那么红火。

这点值得我学习。

只是他接下来在算小欣具体位置的时候,似乎出了一些问题,花了不少时间,甚至动用了罗盘。

当然,现场只有了解他的我看得出来,旁边的魏姨因为不懂,所以一直耐心等待。

过了漫长的十几分钟,刘二放下罗盘,说:“大姐,你女儿不在山城了。”

“啊?那她去哪里了?”魏姨很是惊讶地问道。

我大概能猜到小欣的位置并不是那么好算,于是说道:“老杨,你算到什么一并说出来就是。”

杨二说:“你知道的,我要算的人,越是离我近,算出来的位置越是精确。”

“不过这个小欣既然活着,但我只能隐隐约约算出她大概在东南方向,说明她现在至少在千里之外。”

千里之外?

魏姨愣了一下,随即脸sè变白,失声道:“她不是被人拐走了吧?”

小欣虽然已经是做妈的人了,但在魏姨眼中还是个小孩子,有这种猜测很正常。

而我却不这么认为,提醒道:“魏姨,小欣能在八九个小时的时间里到千里之外,只有乘坐飞机,你赶紧通知警方,查小欣乘坐的航班,很多情况也就明了了。”

“对对对,我马上打电话。”魏姨忙不迭地掏出手机,走出门外去打电话。

而我也掏出手机,查看地图,推测山城千里之外的东南方,有什么城市是小欣可能落脚的。

山城南接黔省,往前是彩云之南,再远一点是缅甸,还有……泰国。

当在地图上看到泰国两个字,我的瞳孔一缩,脑子想起一个人——刘斌。

在杀小帅之前,没有被警方通缉的时候,刘斌待在泰国好几年,可以说是他非常熟悉的地方。

而以他对小欣那种特别执着的感情,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难道是刘斌找人挟持了小欣,带到泰国去了?

不对,不对,小欣是独自一人从酒店出来的,而且她和闺蜜们喝酒到凌晨四点,早上六点钟就悄悄离开酒店。

而且听魏姨说,从视频监控中看出当时小欣的神态,有些不自然,时不时抬头看上方的摄像头。

这点非常可疑,我猜测她似乎是故意躲着摄像头。

此时我脑子又想到一个可能——这一切都是小欣自编自演的,弄出失踪的戏码,是跑去泰国找刘斌,最终的目的是为了给老公小帅报仇。

不过,随即我又否认了这个想法,因为就是警方,也不知道刘斌到底躲在哪里。

一时间我脑子有些乱,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

刘二见我盯着手机发呆,伸过头来瞧,见到地图也傻眼了,小声说:“我去,刘斌这家伙真是yīn魂不散呀!”

“你为什么认为这事跟刘斌有关?”虽然我也总感觉这事有刘斌的影子,但还是想听听他的意思,反正魏姨在外面打电话,闲来无事,讨论一下也无妨。

“很简单呀。”

刘二说:“你想啊,刘斌弄了这么多事情出来,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他成了通缉犯,后面肯定还有其它后手。”

“这后手呢,其实也很好推断,无非就是把小欣占为已有,毕竟费老劲了,没有一点儿好处的事情,我想他才不会干呢。”

说到这里,他嘿嘿一下,说:“说不定,刘斌现在正品尝自己的劳动成果呢。”

“玛德,你表情别这么贱好不?”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刘二也不在意,说:“男人的心里咱还不清楚么,对女人不管是费劲讨好,还是用其它手段,最终目的,还不是那破事。”

刘二说得粗俗,不过的确如此,这世界上大部分都是俗人,刘斌也是如此,只是更加激进罢了。

而且他这个人做事目的性很强,也不缺执行力,毕竟学了那么多邪术,小欣的反常,说不定跟他有关系。

只是这样一来,想找到小欣可就不容易了。

这时魏姨拿着手机从门外冲了进来,焦急地对我说:“小陆,你是心理医师,赶紧帮我劝下小欣,她真的是脑壳发昏了,跑去泰国找刘斌……”

小欣的电话?

找刘斌?

我马上接过手机说:“喂,小欣,我是陆勋,你说话方便吗?”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钟,才传来小欣的声音,她回道:“陆医师你好,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没有被人控制,一切都挺好的,你不用劝我。”

我把手机设成免提,让焦急的魏姨也能够听见,才说道:“你身边是不是有人,能告诉我是谁吗?”

小欣说:“我现在跟刘斌在一起,前面是一望无垠的大海,我们在沙滩上散步,等下我们要去品尝当地的美食。”

“陆医师,你也是年轻人,应该明白有爱人陪伴在身边的美好,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请你帮我告诉我母亲,刘斌在她眼中是杀人犯,但在我眼中,他是能为我做任何事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他是最爱我的人。”

“以前我太傻,被人渣骗了十年,现在我明白了,我要为自己追求真正的幸福,所以我选择跟他在一起,一生一世,永远不分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