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祸害(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59章 祸害(1)

2019-05-30更新

招惹了老头?

我心中一凝,这与我设想的不一样呀!

本来我以为董嘉豪他们在某个地方,碰到了什么诡异的事情,才把自己的魂给吓丢了。

别看他们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其实都是怂货,所以我才会来寻找跟他们在一起玩的女孩,看能否查到他们在哪里出的事。

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是招惹了一个老头,才导致如此。

但我稍微一想还真是,以董嘉豪这帮熊孩子,人嫌狗厌的行事方式,他们不去招惹别人,哪会有这祸端上身。

唉!都特么是吃饱了撑则自找的。

只是这样一来,我昨晚连夜捋出来的平事思路白瞎了。

不过这对我来说很正常,平事的过程中一般三折是经常发生的,我倒是不太惊讶。

令我心里沉下来的是,这随便取人魂魄的yīn行大拿,什么时候变得满大街都是了。

前几天才灭了一个侯老三,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老头,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而且全都让我碰上了。

唐莹莹在校园哭哭啼啼的,不时有学生侧目过来,好在没有老师见到,不然我还要得解释半天。

这里明显不是谈话的地方,于是我建议出学校外找个地方详谈。

随便找了家奶茶室,给唐莹莹点了杯饮料,我才说道:“那天你们经历了什么事情详细告诉我,只有这样我才能想办法帮董嘉豪他们。”

似乎对那天记忆非常害怕,唐莹莹捏着饮料吸管不停揉搓着,过了半响她才缓缓开口说:“那天我们逃课没上晚自习,吃了宵夜喝了点酒,跟往常一样我们在江边玩耍。”

“后来有些无聊,董嘉豪就说随便上一辆公交车,坐半个小时,不管到哪里,到点就下车耍一个小时。”

“我们没有玩过,觉得挺有意思的,就上了见到的第一辆公交车,下车的地方是南岸区下司老街。”

“那地方你知道的,全都是老旧房子,地上到处有垃圾,住的大部分是老人,早早就睡觉了,黑灯瞎火的,根本没什么好耍的。”

“李悦凯不想在老街耍,没意思,不过董嘉豪说既然是游戏,那就得遵守规则,必须要得在这里呆一个小时。”

“罗文俊和刘婷婷没有反对,但要董嘉豪想办法弄点乐子,就这样,我们在下司老街瞎逛起来,见到有亮灯的人家户,我们就扔砖头砸玻璃,堵钥匙孔……董嘉豪还抓了一只流浪猫来烧……”

“嗯……这些东西没必要说得这么细,把你们怎么出事说详细一点就好。”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之前还认为他们是熊孩子,现在看来用祸害来形容更准确一些。

都特么的是什么人呀!

世间万物都有灵性,猫狗这些动物更是如此,我之前养了一只猫叫小咪,非常可爱,喜欢得不行。

后来有一次我帮人平事,需要外出几天,就把小咪交给前女友蒋晓梅带回家去照顾,结果弄丢了,再也没有找回来。

所以听到他们虐待流浪猫,我忍不住想起小咪,走丢之后会不会也被人折磨,想到这个,心里就很不舒服。

唐莹莹看出我脸sè不对,缩了下头说:“出事就是从董嘉豪烧那只流浪猫开始的。”

“行吧,你继续说。”我有些无奈,只有强忍着听下去。

唐莹莹说:“那猫被罗文俊和李悦凯绑在电线杆上,发出刺耳的哀嚎,结果被一个捡垃圾的老头看见,他说那猫是他养的,求我们放了猫。”

“董嘉豪找来纸皮正准备点火,没有答应,还当着老头的面要点火。”

“老头急了,跑过去抢火机,董嘉豪很生气,跟罗文俊和李悦凯把老头打了一顿,并且抓住老头,让他亲眼看着那只猫被烧。”

“那老头像是发疯一样,拼命挣脱去灭火,火是被扑灭了,但那只猫也被烧焦了……”

特么的,小小年纪,怎么能这么狠毒!

不但要烧死别人的猫,还要别人眼睁睁地看着,这是什么行为?

典型的心理扭曲,是病,得治!

我感觉她要说到关键的地方,于是强压着心里的怒火,继续听她说道:“老头抱起已经烧焦的猫走了,临走的时候使劲盯着董嘉豪他们三个看了半天,好像是要记住他们的样子。”

“董嘉豪说这老头恨上他们了,要把老头教训得害怕才行,我跟刘婷婷劝他们半天,说差不多得了,但他们不同意,非要跟上去。”

“没有办法,我和刘婷婷只有跟着他们一起,来到那老头的家,看见他正用白布把猫抱起来,还要给猫烧香磕头。”

“当时董嘉豪他们就来气了,说老头装神弄鬼,这是诅咒他们,让他们倒霉。”

“于是他们上去就对老头拳打脚踢的,我们拉都拉不住,本来我以为老头要被打死,没想到他不晓得从哪里摸出一条鞭子,朝着董嘉豪他们三个头上抽过去。”

说到这里,唐莹莹顿了一下,眼睛露出惊恐的神sè,说:“那鞭子明明看起来很普通,但抽打出的声音像是打雷一样。”

“而且董嘉豪他们三个被鞭子一抽,顿时就歇斯底里地哭喊起来,跑出屋子,在路上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没几分钟之后就晕倒在地上,怎么喊都叫不起来……”

“你只看见那老人用鞭子,没用其它东西?”我眉头皱了起来,马上问道。

“没有。”唐莹莹摇着头,想了一下,说:“好像在打鞭子的时候,他嘴巴动来着,只是我听不清楚他说什么。”

一根看起来很普通的鞭子,竟然能够取了别人的魂,难到那鞭子是法器?

如果真是法器,那就奇怪了,怎么会落到一个捡垃圾的老人手中。

或者这么说,一个拥有法器的老人,怎么会沦落到捡垃圾的境地。

不合理!

但这个疑惑相信唐莹莹给我解答不了,只有找到那个老人,我接着问道:“那老人有没有对你和刘婷婷做什么?”

“没有。”

唐莹莹说:“我们也赶紧跑出那老头的房子,虽然没有见他追上来,但当时我和刘婷婷太害怕了,不敢在那里待着,就急忙忙跑回家,后来的事就不知道了。”

“刘婷婷吓得现在还住在医院,我也是今天才来上学。”

“大哥,我知道的全都说了,那老头不会来找我的麻烦吧,我可不想像董嘉豪他们那样,变成一个白痴。”

“现在知道害怕了?欺负人的时候你怎么不害怕?”我没好气的回了她一句。

唐莹莹急得要哭出来,说:“都是董嘉豪带的头,大哥,帮帮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唐莹莹的样子,这次是吓得不轻,不过在我看来是好事,于是说:“行了,别哭了,想要我帮你可以,但你得带我去找那个老人。”

唐莹莹可怜巴巴地说:“大哥,我不敢去,我手机上拍得有视频,那老人很好认,地方我也告诉你,好吧?”

玛德,上次打薛彪他们录了视频,这次也一样,我有些生气了,说:“你把视频和地址发给我,手机上还有类似的视频全部删掉,以后学点好,别一天天作死,到时候谁也帮不了你。”

“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唐莹莹嘴巴上说着保证,手上赶忙把视频发到我手机,生怕我改主意似的。

视频只有一段,是录他们烧猫的过程,和殴打那老人的片段,还算清晰,而在老人家里,唐莹莹说她没有录,因为事情转变得太突然。

拿到视频和地址,我一刻也不停留,开着车子往下司老街驶去。

路上我一直在想,老人没有对唐莹莹和刘婷婷两个女孩动手,原因应该是她们两个只在旁边起哄,并没有直接动手。

可以看出他跟侯老三完全不同,并不是手段毒辣的人,对董嘉豪他们的施暴,只是用了自保的手段而已。

所以我并没有信心说服老人放过董嘉豪他们,毕竟如果是我遇到这种情况,反击的手段说不定更加激烈。

唉!不管了,先去探探老人的口风,看他到底什么意思吧。

按照唐莹莹提供的地址,我最先找到了那根电线杆,看着上面被烧黑的痕迹,以及地上小许血迹愣了一会神。

半响后我沿着巷道往上走,问了一位妇女,才找到老人的家,大门紧闭着,我敲了半天门,以为里面没有人,等了一下,门缓缓打开,露出老人的脸,说:“小伙子,你有什么事?”

老人的样子挺慈祥,说话轻声细语,让我一时有些语塞,心里升起一种我正在给恶少擦屁股的荒谬感。

也许是感觉到什么,老人低了一下头,想了一会儿,说:“小伙子,有什么事进来说吧。”

我跟着走了进去,发现房间有些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中药味,老人行走有些缓慢,看来那天他受的伤不轻:“老人家,我送你去医院吧?”

老人坐在躺椅上,摆了摆手,说:“不用,我要陪着它,它头七还没有过呢。”

我顺着老人的眼睛的方向看过去,是那只被烧死的猫,被白布裹着,放在桌子上。

老人见我脸sè疑惑,微微笑着说:“是我的老伙计,救了我九次命,它走了,我得陪它走完最后一程……”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