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回魂夜(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62章 回魂夜(1)

2019-06-02更新

在《封神演义》一书中有记载,打神鞭是由元始天尊赐予姜子牙的,它形状为木鞭状,鞭长三尺六寸五分,有二十一节,每一节有四道符印,共八十一道符印。

我从小就喜欢读书,《封神演义》在小学的时候就读过,至今还能回想起大部分情节。

在陈兴华说出“打神鞭”三个字之后,我脑子马上就想到了打神鞭的形状、持有者,以及其威力。

只是……我手中的这根打神鞭,与《封神演义》中的描述相去甚远。

手柄倒是木制材料,摸起来凉凉的,手感还不错,应该是什么硬红木之类的材质。

而鞭身就是由麻绳编制而成,大约跟成人大拇指一般粗细,尾部更纤细些。

上面没有符文,更没有什么装饰,如果不是听唐莹莹说董嘉豪他们就是被这根鞭子取了魂魄,我感觉它就跟十几年前我大舅赶马车时用的鞭子没什么区别。

甚至我大舅的鞭子还花俏一些,上面还有几根红布。

见我脸sè有些怪异,陈兴华哈哈大笑,说:“别看我,这名字不是我取的,上面的甲骨文我查过,就叫打神鞭。”

甲骨文,那就是商朝的东西,距今已经三千六百多年了,妥妥的老物件了,而且还是珍品。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哪位无聊的yīn行大拿做出来的法器,然后刻上甲骨文。

嗯,就跟现在的年轻人,出门带把豪车钥匙,唯一的作用,就是装叉。

不是我对这法器不敬,实在是这名字起得太那个啥了,神仙也是人间的法器能打的吗?

打鬼魂还差不多。

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陈兴华笑着说:“名字只是个称呼而已,不必在意,虽然我不太懂你们yīn行的路数,但我可以肯定,这根鞭无疑是非常好的法器。”

“当然。”这点我确认无疑,然后问道:“这鞭子你是从哪里拿到的?”

“时间好久喽。”

陈兴华想了一下,然后介绍道:“那次永和大队山体滑坡,整座山滑下来一大半,我们大部分人逃出来之后,马上返回现场救援。”

“小黑可能是感应到什么气息,就带着我到山中间的一个坍塌的地方,挖出一个长方形的铜盒,上面有些符文,不过看不清楚,因为表面已经全被铜锈腐蚀,已经不成样子了。”

“我费了半天劲,终于打开铜盒,里面就是这根鞭子,你现在看到这根鞭子的模样,就是我当初打开时的模样,将近五十年的时间,一点儿都没有改变。”

如果是木制品,几十年时间自然不会有什么改变,特别是硬木,这没有什么奇怪的。

但是这鞭身的材料明显是麻绳,竟然五十年没有变化,那这鞭子可不简单了。

因为我本身就是玩绳的,对于各种材质的绳子特性有了解,麻绳别说五十年,过一二十年,绝对一拉就断。

而且听陈兴华的意思,那铜盒是埋在山体里面的,具体埋了多少年,谁也不知道。

另外,谁又有能力,在没有任何现代化工具的情况下,把一个铜盒埋在一座大山的山体里面。

这都是我想象不到的,不由对这鞭子的来历产生兴趣,问:“老爷子,铜盒中除了这鞭子,还有什么东西?”

“还有九张羊皮。”陈兴华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羊皮,随手就递了过来。

我接过来一看,上面还好全都是古文,我能够看得懂。

大概意思是:“打神鞭手柄处九寸,全长三尺又三,此鞭上打邪神,下打妖孽鬼怪,中打邪恶之人。”

在使用时需要念口诀:“一鞭:太上有命,搜捕邪精,牛鬼蛇神,速速退去。”

“二鞭: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

“三鞭:元始安镇,普告万灵,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气行奸邪鬼贼皆消亡。”

我对这口诀似曾相识,脑子里有些印象,像是道教八大神咒的口诀,但又有些不像。

不过我没有纠结这些,而是继续问道:“其它八张羊皮呢?”

“没有了。”陈兴华摇着头说。

啊?

见我疑惑,他解释道:“当时参与救援的人不少,这些一看就是封建迷信的东西,当时的环境你也知道,手上有这些东西是要坐牢的。”

“所以我不敢全带在身上,就取了一张最上面的羊皮和打神鞭,其它的八张羊皮,我继续放在铜盒中,找了个地方再次埋了起来。”

“那次我几乎救了全村的人,救援结束,我被安排到县里去做报告,身边都有人全程陪同。”

“当时领导问我有什么要求,我当时的想法就只有一个,就是要回城。”

“特事特办,回城的申请一天时间就批准下来了,并且由领导亲自送我上火车,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取剩下的八张羊皮。”

我明白了,说:“也正是你立了功,你才有机会留下打神鞭和这张羊皮,不然有可能被公社的人搜出来。”

“不是有可能,是绝对会被搜出来,当时我也是好生捏了一把汗的,要不是小黑执意,我一样东西都不敢拿。”

陈兴华继续说道:“回到城里,我为工作的事情跑前跑后,没有时间回永和大队。”

“后来工作了,就更加没有时间,另外当时不像现在,交通这么便利,买火车票还要凭工作证,管得非常严格。”

“一直到九十年代初我下岗了,才找了个机会再次去了永和大队,只是那铜盒已经不见了,不知道被谁给挖走了。”

“当时我也不敢久留,当地很多熟人,更加不敢瞎打听,马上回到山城,就当没有这件事情。”

我问,当时铜盒被你打开的时候,有没有记得其它八张羊皮上面写了什么?

陈兴华摇了摇头,说:“没有时间,我只是瞟了一眼,应该是修炼某种功法的口诀,不过我完全没有记住。”

可惜了,这些东西应该是那位yīn行大拿留下的宝贝,如果能全部得到,不说达到那位大拿的实力,能学到三成实力,我相信陈兴华老人也不会落魄成现在这个模样。

没能知道这打神鞭的来历,我有些失望,把手中的打神鞭和羊皮递了过去。

不过陈兴华没有接,他笑着说:“我留这东西已经没什么用了,你既然吃yīn行这碗饭,有它能对你有帮着,我们也算一见如故,就当时送给你的礼物。”

礼物?

“不行,这礼物可太珍贵了。”

无功不受禄,这是我的性格,没想就推脱。

只是刚说完,我马上反应过来,急忙劝道:“老爷子,小黑不在了,我知道你难过,但你千万别想不开。”

陈兴华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着桌子上的小黑,说:“小陆,小黑至少活了五十年,你见过寿命这么长的猫吗?”

“没见过。”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老实回答。

陈兴华沉思了一会儿,说:“小黑能救我九次性命,肯定不是普通的猫,甚至最开始我以为它成精了。”

“可是随着我年纪越来越大,它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差,之前还天天跟着我,后来基本不怎么动弹,每天就在路口等我回家。”

“这个时候,我心中的奢望才破灭,知道它可能是在山中有了什么奇遇,通了灵性,增长了寿命,终究……还是要死的。”

“对于生死,其实我早就看淡了,没有小黑陪伴,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它在人世间陪了我五十年,这个情比天都大呀,我得在yīn间陪它,不然它会难受的。”

“小陆,我求你个事,今天晚上是它的头七,它肯定会回来看我。”

“我让它等等我,明天你就把我和它一起埋了吧,反正我也没有回来看的人,就陪老伙计走一遭黄泉路,以后我跟它就再也不分开了……”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他会让我陪三天,并不是把他和小黑的故事告诉我。

这些故事,他自己知道就好,那是属于他们之间的温馨,他的目的其实是在考察我的为人。

考察通过,他将打神鞭送给我,这是个天大的人情,知道我会按照他的要求办事。

我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寻死,但是却找不到任何劝阻他的理由。

哪怕我是心理医师,也毫无办法,我着急呀!

见我眼眶湿润,久久没有说话,他笑了笑,拍着我的肩膀说:“孩子,别难过,我这个糟老头子已经活够了,你应该替我高兴才是。”

我沉默了半响,长出一口气,才说道:“老爷子,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可以答应你。”

陈兴华笑了起来,说:“谢谢你,我知道你是好孩子。”

“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可以,我能办到的一定答应你。”

我说:“既然小黑救了你九次性命,那你的命就不是自己的,今晚我陪着你一起守夜,它如果答应你,我不多说一句话,如果它不同意,你就给它好好活着。”

“不然我就是绑,也让你死不成!”

最后一句话,我几乎是喊出来的,眼睛瞪得通红,我就不相信了,我一个外人都不能看着他去死,何况是小黑。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