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神秘人(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64章 神秘人(1)

2019-06-04更新

这种被人盯上的感觉时有时无,并不是太强烈,我朝四周的山林中仔细望过去,却看不到一个人影。

“小陆,要不先休息下再走吧?”陈兴华见我久久不上车,关心的说道:“你昨天都没有休息好,早上开了这么久的车,又忙活小黑下葬的事情,都已经累一天了。”

也许是累了,从而产生了错觉,我搓了搓自己的脸,想着这次只是给小黑下葬,又不是像上次给周涛老家别墅平事,危机四伏,各种yīn谋诡计频出。

何况这次我们过来,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不存在被人跟踪的情况。

果然,等我再次向四周看去,那被人盯上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决定走,离开这边,要是实在太累,就在高速上的服务区休息。

回到山城已经是晚上九点,我们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就带着陈兴华去了罗汉寺,找界灵法师。

“法师,侯老三的药丸再给我一些呗。”一见面我就笑呵呵地讨要药丸,不是为自己讨要,我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已经不需要了,但陈兴华身上的伤,吃完我身上仅存的两颗药丸,明显是不够的,还得继续用药。

界灵法师看了一眼陈兴华的脸sè,就明白我的意思,他伸手把在陈兴华的手脉上,过了半响他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说:“幸亏你手上没有药了,不然你得害死他!”

啊?

我吓了一跳,赶紧问道:“法师,老爷子跟我的伤势一样,都是被人殴打的内伤,我用都没事,还治疗好了,他为什么不行?”

界灵法师说:“侯老三配制的伤药,药力非常刚劲霸道,你年轻力壮,身体机能扛得住。”

“他年纪大了,侯老三的药只能救急,但也只能吃一颗,再继续服用,就跟一只猛虎在他体内五脏六腑乱窜,他哪里受得了。”

这么说的话,侯老三的药丸一颗是救命药,两颗就成毒药了。

难怪今天下午陈兴华吃完第二颗之后,精神就不太好,上了车就睡觉,我还以为他是没有从小黑离去的悲伤中缓过来呢。

唉!

好心办了坏事,我只有向界灵法师求助,说:“法师,你看现在该怎么办?”

界灵法师没有理会我,转头对陈兴华宽慰道:“老哥,你不要害怕,今天就不要走了,住在寺院里。”

“我来给你用中药调理,一边调理,一边静养,一个月时间你身体差不多能康复了。”

闻言,我心中一喜,界灵法师说一个月能康复,那就一定是了,对于他的医术,和他的修行,我都是非常信任的。

而且寺院是个能让人静下心的地方,听着僧人们涌经的声音,陈兴华住在这里,对平复他的心结有好处,我也放心一些。

只是陈兴华有些犹豫,我看出他是担心钱的问题,于是赶紧编了个说辞,总算是把他留了下来。

知客带着陈兴华去休息,我也准备告辞,结果被界灵法师拉住,说:“别急着走,你不来,我也准备找你。”

“有事?”看着一脸严肃的界灵法师,我坐了下来。

“是关于侯老三案子的一些情况,我得跟你说一下。”

界灵法师说:“调查组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发现侯老三并不只是跟那个叫梁姐的中年妇女单独联系,还有其他人。”

侯老三在红尘中有其他代言人,我认为很正常,毕竟涉及到那么多人命,光梁姐一个女人,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不过就是查到其他代言人,对于侯老三这条大虫来说,也只是些小喽啰,还不至于让界灵法师如此严肃,所以我的好奇心升起来,等待着下文。

只听界灵法师继续说道:“另外还查到一个煤矿老板,也就是你移交给我的那个凶魂生前的老板,他跟侯老三的联系也非常紧密。”

当初听马昌德说他们在煤矿中遇到矿难,老板不但不施救,还把煤矿给封了,活活把他们困死在里面,那时我就猜测他们的老板是个不折不扣的狠人。

原来跟侯老三有联系,那就难怪了,但凡跟他有关系的人,都是把人命视如草芥的刽子手,比如梁姐。

我问道:“这个人警方抓到没有?”

界灵法师点点头,说:“他算是侯老三的半个徒弟,知道的东西自然也多,山洞中不少疑点,都是从他身上解开的。”

“除了山洞的事情,调查组还从他嘴里撬出一个非常关键的线索。”

“他交代,侯老三移魂换体的功法,来自于一个神秘人,不仅如此,这个神秘人还把功法传给了别人。”

我去!

光一个侯老三就至少祸害了上百条人命,如果还有其他人,甚至一群人在用这种邪术,那受害的无辜,不知道有多少。

移魂换体,相当于是长生,我从不怀疑人类的自私,以及对长生的渴望,或许用贪婪这个词来形容更准确一些。

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投身在长生的事业中,至于有没有成功的,只有鬼知道,反正我是没听说过。

不过可以肯定一点,但凡有一丝长生的机会,他们就脱离了人的范畴,成为恶魔,因为他们只在乎自己,从不在乎别人的性命。

历史上最出名的当属秦始皇,为了长生,遣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这些可都是人命呀!

只是,我有一点想不通,于是问道:“那个神秘人既然知道这些功法,为什么不自己修炼,还传给别人,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界灵法师说:“或许只有死了的侯老三知道,不过调查组有人提出一个假设,我认为比较接近事实真相。”

“他说神秘人对于自己的功法其实是没有信心的,所以把功法提供给更多人参研,一旦其中一个人成功了,他自然也受益。”

明白了,集思广益嘛,的确有这个可能,我接着问道:“对于这个神秘人,你们对他有多少了解?”

“毫无头绪,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界灵法师喝了一口茶,解释道:“近几十年来天下太平,不论是佛道还是你们yīn行,其传承有序,师承何人都是有迹可循的。”

“不像百年前,天下大乱,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作乱,现在已经没有邪魔歪道的生存土壤。

“所以他们要么销声匿迹,要么逃去国外,从传承来调查,没有神秘人的任何消息。”

“另外,侯老三之所以第一次作案,就确认是他,是因为他使用的邪术,内行人一看就知道出自何人之手,只是他太过狡猾,像老鼠一般躲了起来,平白让他多作孽三十年。”

“而这个神秘人,他传授给侯老三的邪术,我们虽说能够猜个大概,知道有些东西的用意,但是具体怎么施法,调查组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

“换句话说,神秘人的邪术就像他自己独创的一样,没有任何有迹可循。”

神秘人果然神秘,不过这不是我该操心的,毕竟能力越强,责任更大,而我……

所以我只有叹了一口气,说:“这些人都是疯子,不把人命当回事,得赶紧把这些人揪出来,特别是那个神秘人,不然后悔无穷。”

“看来,成立几十年的侯老三调查组还不能撤,反而还要更加忙碌喽。”

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法师,这些应该是调查组的机密才是,你告诉我会不会对你影响不好?”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晓得调查组的级别挺高的,界灵法师在里面也不是能说上话的人。

界灵法师摆了摆手,说:“我告诉你的这些,是经过调查组同意的,调查组认为你经常在外面跑,接触很多yīn行案件,知道了还能留点儿心,对调查组的工作也是有效补充。”

“当然了,这些事情你知道就好,不要泄露出去,不然会有人找你喝茶的。”

闻言,我没有压力,反而忍不住一乐,说:“我这算不算是调查组的线人了?”

界灵法师点点头,说:“可以这么说吧,有什么情况,直接告诉我。”

“另外,我得提醒你,不要认为靠山调查组就是好事,你虽然聪明,但是本身的实力太差,发现线索,马上上报,不要想着自己去调查。”

对于yīn行我是个彻头彻尾的菜鸟,比那些在yīn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前辈,可差远了,实力是硬伤,这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于是说道:“你还不知道我吗?万事安全第一。”

“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界灵法师摇了摇头,说:“我现在担心的是你不招惹他们,他们自己寻上门来。”

“什么意思?”我有些疑惑。

界灵法师说:“你想呀,侯老三的老巢是你发现的,他人也死在薛彪的手上”

“调查组这边不会泄露你的信息,周涛那边调查组也打了招呼,但是他的手下都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

“一旦神秘人想要报复你这个破坏他计划的人,想查到你不是什么难事。”

报复我?

还别说,真有这个可能,原来界灵法师表情严肃的原因是这个。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