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刘二归来(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69章 刘二归来(1)

2019-06-09更新

四千五百字的大章奉上!!

一场闹剧过后,现场除了一片狼藉,还出现短暂诡异的安静,钱坤瘫坐在地上失魂落魄,双眼无神,而孙琪琪躺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头上的吊灯,神sè复杂,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钱坤的状态好理解,他心中恋恋不忘的女神,心甘情愿一掷千金的情人,哄得他以为找到了人生知己的红颜,竟然是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红唇万人尝的……小姐姐。

而他为了这个小姐姐,要被妻子扫地出门,净身出户,他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失魂落魄也是顺理成章的表现。

孙琪琪的心境,我分析要复杂的太多,从老公钱坤出轨被她抓了现行,她悍然反击,去幼儿园大闹一场,让她婚姻的第三者远离自己的家庭,最后选择原谅老公出轨的以上种种行径,就可以看出她虽然非常厌恶老公出轨,但内心其实是不想这个家庭散了的。

不过老公钱坤的出轨始终在她心里有个疙瘩,于是她并没有把找人调查彭倩的事情,以及调查得到的结果告诉钱坤。

这是她内心的小心思作怪,目的无非是想确定,自己的老公是否真的回心转意了。

结果……

她心中最后的一丝底线,被钱坤再次无情地践踏,摧毁了她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建立起来的,对一个完整家庭的向往。

于是她很是暴怒地说要钱坤净身出户,这是她能想到对于背叛者最严厉的处罚。

在这场夫妻博弈的战争中,很明显她是赢的一方,但是我看得出来,她并没有胜利者的喜悦,反而还有些许的哀伤。

当然,她不是为了老公钱坤哀伤,而是为了自己的家庭,为了自己的儿子。

如果钱坤早一些知道彭倩的背景,今天这场闹剧也就不会上演,但现实中没有那么多如果,孙琪琪选择了测试人心,就应该有心理准备,接受她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因为人心是最禁不住测试的。

孙琪琪做错了吗?

谈不上,毕竟人在说服自己的同时,是需要一些佐证来巩固和增强自己的想法,才能让她相信自己的退让是值得的。

呃……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下自己的鼻子,职业病又犯了,忍不住分析起他们的心态来,实在是够无聊的。

得办正事了,但首先我得打破现场的尴尬场面,于是我咳了两声,说道:“抱歉,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一下,现在不是纠结家庭纠纷的时候,而是要考虑你们一家人的安全问题。”

“即便你们两个大人无所谓,也要得想想你们的儿子,他才四岁。”

我地提醒起到了作用,失魂落魄的钱坤坐了起来,赶紧找来纸张唰唰唰地写出一个地址,递过来说:“陆师傅,你要彭倩的地址干什么,难道是怀疑害我们的鬼是她找来的?”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接过纸张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址,顿时感觉脑壳有点儿疼——彭倩的家离山城至少五个小时的车程,一来一回,加上到了地方需要确认她是否还在人世,时间上明显是不够的,至少我今天晚上是回不来了。

也就是要么我得带着钱坤他们一家去办事——再怎么说我也是有打神鞭的人,不怕凶魂当着我的面行凶。

要么把薛彪留下来,利用凶魂害怕他的特性,来保护钱坤一家人的安全。

但是后者有一个问题,凶魂害怕薛彪,毕竟只出现两次,一次是小曼供养的小鬼,其实还算不上凶魂。

另外一次是在周涛家的别墅中,那凶魂对我行凶,才导致薛彪发狂,如果我没有危险,他身上令凶魂害怕的特性会不会出现呢?

这是我担心的问题,毕竟没有经过验证,还不能百分百肯定,即便钱坤两口子有各种不对,但始终是人命,我不可能拿他们的性命做实验,所以马虎不得。

当然,还有一个更加妥当的办法,送他们一家去罗汉寺住着,一般的凶魂得绕着寺院走,他们一家的安全能够得到保障。

正当我要建议他们一家去罗汉寺避难的时候,孙琪琪说话了。

她问道:“你是不是怀疑我找人杀了那个狐狸精,导致她变成鬼来报复我们一家?”

杀人不是杀鸡,普通人很难下得去手,即便是花钱请人代劳,心里那一关也很难下定决心。

另外,男人与女人在对待自己另一半的出轨对象,采用暴力的几率是成两级之分的。

加上孙琪琪才过了几年好日子,我才不相信她会为了报复彭倩做出杀人的事情,从而丢掉自己好不容易盼来的有钱人生活。

但是……硬暴力不用,并不代表不用软暴力,本来我是想自己调查的,毕竟孙琪琪的配合的态度很不好。

但现在她既然这么挑明了,那我也就直接问道:“我相信你没有这么极端,但是我得问你一个事情,除了在幼儿园闹事,你还有没有对彭倩做其它事情?”

“有。”

孙琪琪一脸坦然地说:“她这个狐狸精破坏我的家庭,勾引我的老公,她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她好过。”

“我找人查到她在粤省卖*的证据之后,就把材料发到她的父母手中,还有她村里所有人。”

“她不是想要洗白吗,我要让她一辈子都洗不白,做婊子的名声一辈子跟着她……”

我知道孙琪琪对彭倩恨之入骨,也能猜测到她会对彭倩有其它报复的手段,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是这种绝户计。

不仅让彭倩的名声扫地,一辈子背负不好的名声,还让她的家人在村里面抬不起头。

重点是孙琪琪说出这番话时的态度和语气,十分坦然,没有一点儿隐瞒的意思,也就是表明她没有半分内疚,就该如此一般。

这女人真够狠毒的!

我眯着眼睛看着她,说:“你这是把彭倩往死路上逼,难怪她做鬼了会来找你报复。”

即便没有查到彭倩的消息,但我已经基本可以肯定,盯着他们一家报复的凶魂,是彭倩无疑。

但是孙琪琪明显不这么认为,讥笑道:“你把那婊子的脸皮想得太薄了,她才不会自杀呢。”

“你也别信这个砍脑壳的,说那狐狸精找鬼来报复我们,她能认识什么有本事的人?”

“听你的意思,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我问道。

“还能在哪里,重操旧业,去粤省了呗。”孙琪琪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说:“至于她具体在粤省哪个地方,我不知道,懒得花钱去调查。”

我强忍着抽她两巴掌的冲动,问道:“你把材料寄给彭倩的父母,是不是有他们的联系方式?”

“真弄不明白,你为什么大费周章找她。”孙琪琪埋怨了一句,不过还是掏出手机,找出彭倩父亲的手机号来。

当着他们的面,我按照号码拨了过去,没有表明身份,而是编了一个身份,很快就从彭倩父亲口中套出话来——彭倩十天之前出了车祸去世了。

挂了电话,孙琪琪脸sè煞白,急忙说道:“陆师傅,你也听到了,她是出车祸死的,跟我没有关系的呀!”

现在知道害怕,知道叫我陆师傅了?

我心里很是看不上孙琪琪的嘴脸,但是不得不承认,彭倩的死跟她没有关系,至少是没有直接关系。

其实就是与她有直接关系,也得人间的法律来严惩,不能任彭倩来报复,毕竟人鬼殊途,否则就乱套了。

不过我不能这么说,不然以孙琪琪的德性,没那么容易配合我消除彭倩心中的怨气。

于是我说道:“彭倩生前心中有怨气,才在她死后成为凶魂,而且还找上你家了,你说跟你有没有关系?”

“那怎么办?”孙琪琪坐不住了,拉着我说:“陆师傅,你一定要帮帮我呀!”

“帮你可以,但是你得要配合我。”

“没问题,你说怎么做我都答应。”

“行吧,我想想办法。”

说完我把手抽出来,拉着钱坤出到门外,问道:“你手上还有没有彭倩生前用过的东西?”

我之所以这么问,是想着依钱坤的尿性,手上肯定有彭倩使用过的东西留着纪念。

果然,钱坤没有否认,而是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半响才点点头,说:“我车坐垫下有一套她穿过的内衣,我一直没有扔。”

闻言,我有些无语,不过也懒得管他死活了,叫上客厅的孙琪琪,带着他们两口子一起去找王婆婆。

王婆婆六十来岁,脸上的皱纹能夹死蚊子,她不卖瓜,而是给人看香算命。

她还有一个本事,就是走yīn——能够让去世人的yīn灵上她的身,我需要用她这个本事,跟死去的彭倩谈判。

王婆婆看香的房间没有窗户,供奉的神台上就点着两根蜡烛,房间非常yīn森恐怖,我把孙琪琪带进房间,她吓得差点儿走不动道。

都是老熟人,寒暄了几句之后,我掏出钱坤留着的纪念品,向王婆婆讲明来意,并且写上彭倩的生辰八字,和一些信息。

我说完,王婆婆点了三根香拜神灵,嘴巴上开始念念有词,然后烧了写着彭倩生辰八字的黄纸。

烧出来的灰烬,和从香炉里面取出的一点香灰混合在一起,放进一碗米酒里面,接下来她把那碗米酒喝了下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