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合伙人(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70章 合伙人(1)

2019-06-10更新

刘二背着双肩包,手持折扇,一摇一摆地走进心里诊所,看起来很是滑稽,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在医院待烦了,出来放风?”

“放什么风?哥哥我康复出院了。”刘二满是高兴地回道。

说完,他很是亲热地拍了拍薛彪的熊腰,手上提着的袋子递了过去,说:“彪哥,吃烧鸡,管够,不仅今天,以后你的烧鸡也承包了。”

薛彪已经闻到香味了,嘿嘿一笑,毫不客气地抓起烧鸡啃起来,他哪管以后的事情,活在当下说的就是他。

“提前出院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呀。”

“咱兄弟的关系,哪用着这么客套。”

我接过他肩上的包放好之后,拿了一瓶水过来,问:“想好以后的打算了吗?”

刘二嘿嘿一笑,说:“我这不是过来找你了么,这样,先帮我打电话约周涛出来,我请他吃饭,咱们边吃边聊。”

“你想跟他合作?”我有些不解,周涛好像没有涉足风水行业。

“我那点小生意,哪好意思跟他合作。”

刘二解释道:“我那店铺不是被工商局查封了么,我想找周涛帮忙运作一下,把店铺解封,这东山再起,也要得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不是。”

“这样啊……”我稍微思索了一下后,问:“听你的意思,你还是准备按照以前的套路来做生意?”

“当然了,熟门熟路的又能赚钱,加上现在我们也算是靠上了周涛,没有了外敌,正是我大展拳脚的时候。”

刘二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让我不禁想起钱坤家,那些花大价钱买来的辟邪物品,和风水转运摆件,没有一样是真的。

看来这个市场的状况就是如此——以假乱真,以次充好,销售完全就是凭一张嘴,以及“大师”的名气。

赚钱肯定能赚钱,但气球总有吹破的一天,所以我对刘二的老套路始终不敢苟同,于是斟酌了一下,劝道:“店铺的事情,我认为你应该自己去弄,也不复杂,去工商局交罚款,就可以把店铺解封回来,没有必要麻烦周涛。”

“因为即便是他出马,也得找关系花钱,两者没什么区别,顶多他出马,罚款少交一些而已。”

“提醒你一下,能够用钱解决的麻烦,就不要轻易欠人情债,这人情债越用越薄,一旦你以后再出事,他即便是勉为其难帮你,也不会使全力,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

“另外,如果你还是想做短期赚快钱的生意,最好不要跟周涛拉上关系,更加不要拿他的名头扯虎皮做大旗,他这个人你可能不太了解,非常注重名声,爱惜自己的羽毛。”

“一旦让他知道你卖的那些假货是用他的名声背书,他会如何做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他忍受不了,肯定会有所动作。”

“有这么严重?你不是救了他的命了么?救命之恩如同再造,这可是大恩呀!”刘二有些不太相信地说道。

我心里叹了一口气,刘二这个人就是这样,原则上的东西没问题,就是各种小毛病不断,特别是喜欢占小便宜,不然浑身难受。

当然,这跟他几十年的生活经历有关,造就了他这种性格,即便现在小有身家,格局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提升上来的。

这些小毛病得改,不然他永远就是个跑江湖的,没有自己的根基和关系网。

于是我耐着性子解释道:“他虽然是这么说,但我们别整天张口闭口把救命之恩放在嘴上,这会让人看轻的。”

“何况他给了我三十万的现金和一台车,这些报酬已经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其实他真不欠我什么了。”

“他在山城的确是颗大树,好让我们乘凉,但是这里面得有一个度,需要我们好生经营,而不是不断索取,让他感觉我们就是个麻烦,那样关系只会越来越远。”

闻言,刘二沉思了半响,才点头说道:“明白了,他是底牌轻易不要用,好刚要用在刀刃上。”

“不仅是他。”

我强调道:“是所有值得交往的朋友都要这样相处,只有这样,真朋友才会越来越多,毕竟在山城,我们是外来者。”

废了半天口舌,终于让雄心勃勃的刘二认清了现实,回归理性。

只是在我看来还不够,刘二的生意包涵两个部分,一个是算命,一个是销售风水摆件和饰品。

算命就不说了,见仁见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而销售风水摆件和饰品,是我需要提醒的。

有前车之鉴,我不希望他继续卖那些假冒伪劣商品坑人,重蹈成过街老鼠的覆辙,于是继续做起思想工作来。

不过尝到了甜头的刘二,没有那么容易被说服,他认为之前自己出事只是事出有因——被人下了黑手。

现在的同行都这么做,他没有必要出淤泥而不染,与同行划清界限装清高。

总之,他的态度很明确,反正大家都是黑的,他要做白的就是傻瓜,没有钱赚。

如果是别人,我才懒得费那么多口舌劝呢,毕竟都是成年人,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但他是刘二,在周家别墅跟我共生死的兄弟,明知道他要走一条错误的路,不制止,自己这关都过不去。

就在我俩争辩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时候,门外一阵笑声传来,接着出现周涛的身影。

他笑呵呵地说:“我在外面听你们师兄弟争论半天,以为是干什么呢,原来是说生意上的事情,这事你们问我呀!”

“咦?你怎么跑过来了,不忙了?”冷不丁看见周涛出现,我有些奇怪。

“这不是医院告诉我说二哥出院了吗,再忙也得为他庆祝呀!”

周涛跟刘二打了声招呼,然后把手中一袋子水果递到薛彪面前,说:“彪哥,吃点水果,烧鸡就不吃了,留点儿肚子,等下去吃大餐。”

“吃火锅。”在薛彪的心中,大餐等于火锅。

“没问题。”周涛乐呵呵地应道。

在山洞中薛彪救了我们所有人的命,周涛对他也是关爱有加。

当初周涛说等刘二出院之后,我们一起聚一下,我以为他是说客气话,没想到刘二刚来我这里不久,他就追了过来,在为人方面,他的确是没的说的。

闲聊了几句之后,我们自然而然聊起刚才争论的问题,周涛是生意人,对这方面是内行,很快就说出他的见解。

他对刘二说道:“风水行业我不太了解,但作为一门生意来说,很多东西是相通的。”

“其实老陆有一点说得对,你不能看别人怎么做就跟风,比谁更加没有底线来赚取更高的利润,这不是长久之计。”

“在生意上有一个词,叫同质化竞争,当竞争的同行越来越多的时候,这个行业就会越来越难做。”

“回到风水行业,你们说大家都在卖假冒伪劣商品,那就证明这个行业已经烂到骨子里了。”

“也就是说这个行业始终要面临整顿,迟早的事情,而被整顿,和自己主动整顿,区别还是很大的。”

对于周涛的建议,刘二还是很重视的,他想了一下之后,说:“你的意思是同意老陆的观点?”

“当然。”

周涛摊开手说:“现在其实是你的一个机会,别人卖假冒伪劣商品,做坑蒙拐骗的事情,正是你立口碑的时候。”

“你不仅要卖正品,还要卖精品,彻底跟他们划清界限,这样一来,等你的口碑竖起来,在这行业里你就是第一梯队,甚至还能获得话语权,那你还在乎那些小钱吗?”

刘二听懂了,眼中闪着亮光,不过随即那亮光又暗了下去,摇着头,有些泄气地说:“这就是个无底洞,不知道得投多少钱进去?”

“另外货源也是一个问题,我上哪里去找那么多精品?”

的确,刘二之前的货都是某宝上淘来的货,其它进货渠道根本就不知道。

不过这对于周涛不是难事,他笑着说:“货源我可以帮忙打听下,应该不太难找,至于钱方面,如果二哥你愿意,我可以投资一部分。”

刘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那有什么不愿意的,我还担心你看不上我这小生意呢,有你入股,相当于是上保险了。”

说着,他转头看着我,说:“老弟,你也参一股呗,咱们三兄弟齐心合力挣钱。”

我有些心动,如周涛所说,这肯定是赚钱的,但随后一想,就摆了摆手,说:“算了吧,光参股,我没有什么可出力的,不好意思坐享其成。”

“你的作用大了呢!”

刘二一拍大腿,说:“风水饰品和摆件,无非就是佛珠,玉器、黑曜石、水晶、绿松石、平安符等等这些东西,需要加持才能够起到更大的作用。”

“你跟界灵法师那么熟,我们可以把饰品和摆件委托罗汉寺帮忙开光祈福,有这增值服务,客户肯定喜欢。”

周涛看着我笑着说:“二哥说得对,咱们三兄弟脾气相投,一起整一个生意玩玩呗。”

既然如此,我也不矫情了,不过心里有些好笑,没想到聊着聊着,成股东了。

接下来就是店铺的问题,刘二之前的铺面明显是不合适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