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邪门的足浴店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七章 邪门的足浴店

2019-04-15更新

这里简单说下,魂魄指人的精神灵气,古代人认为魂是阳气,构成人的思维才智,而魄是粗粝重浊的阴气,构成人的感觉形体。

魂魄(阴阳)协调则人体健康,人死魂(阳气)归于天,精神与魄(形体)脱离,形体骨肉(阴气)则归于地下,道教有“三魂七魄”之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百度查。

而杨二惊呼这女孩没有魂,则让我更加确定刚才的猜测。

没有魂的人通常来说已经是死人了,而这女孩的种种表现,与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难怪她不能跟我交流。

行尸走肉有两种情况,一是人已经身亡,某些特殊从业者用一些法术让其能够行走,为大众所知的是湘西赶尸。

另外一种则比较恐怖和残忍,在人活着的时候,强行收走他(她)的魂,使其变成一个没有阳气,没有思维才智的人,通俗来说就是个傻子,只会做一些本能的事情,比如吃饭喝水排泄。

而这个女孩她有呼吸有行为,自然属于后者,但她特别的是能够工作,那说明她除了没有魂,还被人操控了。

拥有操控别人能力的人有,但不多,在这行业算是厉害的存在,杨二靠着“阴阳眼”赚些外快,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反应过来,赶紧低声说道:“陆老板,赶紧走,这地方不能久留。”

杨二表情的变化被我看在眼里,奇怪地说道:“你不是跟老板娘很熟悉吗?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我知道个锤子!”杨二低声骂了一句,然后说道:“这边我都快一年都没有来了,鬼知道梁姐又找到什么靠山,这事邪门得很,我们还是赶紧跑路走人才好。”

看我有些犹豫,杨二急道:“陆老板,我知道你可怜这女孩子,不过没用,江湖规矩,看破不说破,别多管闲事,这种人我们惹不起,否则我跟你就是下一个被人操控的行尸走肉。”

杨二的话惊醒了我的恻隐之心,说实话,我和他现在就像是不懂水性的人,见人掉河里想要下水去救人,等于去送死,对别人没有实质的帮助。

我瞟了一眼那女孩,暗自叹了一口气,与杨二走出小房间来到外面,杨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老板娘笑嘻嘻地说话,并从我手中拿走三百元的服务费给老板娘。

老板娘意味深长地看着面无表情的我,送我们出去的时候,笑着说道:“帅哥老板,有时间再耍哈。”“要得,要得……”杨二跟老板娘打着哈哈,拉着我赶紧走,等过了一段距离,他才往地下吐了一口浓痰,低声骂道:“还来耍个锤子……”

看得出来,杨二心有余悸,不过我心里有气,没有打算轻易放过他,骂道:“狗日子,跟我玩心眼,下次老子再也不找你做事了。”

“别呀陆老板。”杨二一把拉着我,急道:“这三百块钱从我工资扣还不行吗?”

“这是钱的事吗?”我有些厌恶地推他远一点,然后瞪着他骂道:“骗老子好玩是不?”

说实在的,单纯普通捆绳减压,完全都不需要杨二参与,但是给别人平事情,他阴阳眼的本事是我需要的。

毕竟工作室单纯捆绳的收入并不算是多高,给人平事得的报酬才客观,就像这次许老板,一单就有八万,我一个外地人在山城没房没车,想要扎根这边,得拼命挣钱,不然以后老婆都娶不起 ,之前女朋友的老妈就是嫌我穷,才让我们分手的。

所以说杨二对于现在在山城好似浮萍一般的我来说,还是挺有用的。

只是不给他一些教训,吃点苦头,他会越来越不靠谱,这很容易给我惹麻烦,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坏事,坏了客户的事情,那我的名声受损,以后不好接单。

也许是看我的确生气了,杨二对天连忙发毒誓,作了保证,我才放过他,没在纠缠这件事情。

从山城赶过来的许老板开着他的宝马7系,跟我们在一家茶馆会合,我和杨二上了他的车后,他就急不可耐地问小孩子在哪里?

我说我们还没有跟杨晓梅舅舅接触,就等你过来,先确认一下,之后的事情我们再说。

许老板很是着急,也是,自己凭空多了一个小孩,换谁身上都是如此,我没多废话,指着路让他开到地下商场附近停好车。

只是我们来到吴国良卖童装的店铺,却看大门紧锁,问旁边开店的人一问,才知道吴国良有事情,半个小时之前就收摊走人了。

问了一圈,周围开店的人都说不知道吴国良家的具体位置,是不是真不知道我不清楚,但询问的过程中,我看出吴国良与他们的关心应该很一般,想来也是,周围都是做小孩子生意的,多少存在竞争关系。

本来挺顺利的事情,因为找不到吴国良而搁浅,令许老板有些生气,虽然嘴上没明说,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其实是指责我年轻,办事不太牢靠,没有先把工作做好,让他白跑一趟,耽误他的时间。

我其实也挺郁闷的,这是一个意外,不过我不能跟许老板这么说,于是拉着杨二问道:“你对这边挺熟悉的,能不能找到熟人打听到吴国良家的地址?”

杨二被我骂了一顿,现在正是想表现的时候,很快就应了下来,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打了几个电话之后,他脸上有些着急,我在旁边听着都感觉有些丢脸,要不是不接他的电话,要不就是接了电话跟他要账的,一个靠谱的信息都没有问到。

最后他放下电话,一咬牙,小声跟我说道:“陆老板,刚才我们去的那家按摩店的老板娘,她是这坐地户,百事通,谁家的情况她基本都知道,找她打听肯定没错,不过……”

一旁的许老板听到,马上就囔道:“那还不赶紧去打听,楞在这里干嘛?”

我与杨二对视了一眼,刚才我们像是逃一般离开那家按摩店,结果现在却要主动回去,实在有些不太想。

我能看见杨二眼中的不情愿,但是一旁的许老板不停地催着,我只有给他点了下头,说道:“你进店打听,我们在外面等你,给老板娘一点钱,应该没多少问题。”

一提到钱,许老板马上就说道:“小陆,这钱不可能让我出吧?”

得,之前还叫我陆师傅,现在直接变成小陆了,看来他还在为刚才出的纰漏恼怒我,想来他不是一个气量大的人。

“不用,这办事的钱都包括在你那八万块钱里。”我回了许老板一句,刻意把“八万”说重了些,然后从兜里拿出一千块钱给到杨二,并小声交待一番。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那老板娘身后就是有高人撑腰,也不过是收人魂魄来做苟且之事,想来他们应该是爱钱之人,杨二去送钱,应该没有多少危险。

再次来到按摩店门口,心急的许老板准备跟杨二一起进去,结果被我拉住,他有些不满地说干嘛?

我很是严肃地盯着他说道:“里面有些邪门,你不要进去。”

“邪门?”许老板先是一惊,接着往按摩店看了一眼,然后哈哈地笑了起来,说道:“小陆,都是男人,我知道里面是干什么的,难怪你们耽误事情,原来正事不干,先在这里耍起来了。”

“不行,我得进去看看,看是哪个妹儿,让小陆你说成邪门,难道这破烂地方,还有极品?”

我去,看许老板的样子,似乎把正事给忘了,心思转移到女孩子身上。

许老板没把我的警告当回事,准备转身要进去,刚好杨二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说地址搞到了,赶紧走。

来的目的达到,许老板没有进按摩店,而是意味深长地地看了按摩店一眼,随即跟着我们走到他的宝马车旁,上车按照杨二指路来到一个没有门卫的小区,找到吴国良的家敲开了门。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