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水鬼”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九章 “水鬼”

2019-04-15更新

我相信这个世界有因果报应,比没钱没房没车找不到老婆还要灵验,只是有些人在遭到报应之后,想不起之前自己种的因而已。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没有那么健忘,比如,在某件事情发生之后,我们会说如果之前不那样,也许今天就不会变成这样,只是这种话,被外人解读成马后炮而已。

许老板的故事先写到这里,是因为后面的一个故事会涉及到他,但是,那个故事中他不是主角,甚至配角都不算,应该叫路人甲,所以这里不多做赘言。

老何是我结交到真正意义上的好人,给我介绍生意,从来不要回扣,纯属帮忙。

他不单是对我,对别人也是如此,当然,之前他可没有这么无私,发生观音桥无头案之后,他才变成这样的,坚信善有善报,积德行善是好事。

许老板的账没要到,老何对我有些愧疚,一周之后给我又介绍了一单生意,说这家人虽然不是多有钱的人家,但是人绝对老实,价格你们自己谈,不存在说收不到钱的事情。

挂了老何的电话,我接着忙手头上的事情,当时刚好有一个大学生在我这里进行心理咨询。

他让我叫他小钟,一个长得非常秀气的男孩,不到二十岁,正是朝气蓬勃,尽情享受大学校园生活的年纪,只是他有些倒霉,被确诊为艾滋病毒携带者,大好的前程,被蒙上了厚厚的阴影。

来我这里之前,小钟有过两次割腕自杀,都被及时救了下来,刚开始看着他左右手腕上各一条的疤痕,像是两条粉红色蜈蚣爬在上面一样,我能感受到他割腕时想死的决心,没有在闹着玩的。

只是一个大男人想死,却用大多数女人的方法,加上他说话斯斯文文的,让我对他的某些取向有了些判断,毕竟男同性恋人群,传播艾滋病的几率最高。

只是听完他的故事,我才知道误会他了,他性别男,爱好女,跟我没有区别,大一就有了喜欢的女孩,暗恋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他大二刚开学,准备向心中那个天使表白的时候,他的人生出现了至今令他后悔至极的转折。

为了把表白弄得浪漫一些,头天下午他请宿舍的同学去外面吃饭,商量第二天表白的场地布置和其它事宜,其他室友都积极献言献策,唯有他关系最好的小A提不起精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吃饭结束,其他室友都走了,细心的小钟早就发现小A的异样,于是留了下来询问小A怎么回事?

小A也不说话,就是让小钟陪他喝酒,喝着喝着,平时酒量还不错的小钟就不省人事,直到第二天头昏脑涨地起来,发现自己睡在酒店房间里,旁边是光着膀子的小A紧紧地搂着他,并且满是笑容的深情注视着他,说我爱你……听完小钟的故事,除了替他感觉悲哀之后,也给公认比较帅气的我提了一个醒,除了不能随便跟异性一起喝醉,跟同性特么的也不能。

小钟把小A当最好的兄弟,而他兄弟却想上他,就那一次,就把艾滋病毒传染给了他,他的确够倒霉的。

当然,作为拥有专业心理师资格证的我,这话我不能当他面直接说出来,更不能对他艾滋病携带着的身份,表现出一丝不专业。

小钟不认为自己有心里问题,他只是想死而已,因为看不到未来,如果不是有关心他的老师苦口婆心劝他到我这里来尝试一下,他可能正酝酿下一次自杀——学校担心他不让单独外宿,在学校专门安排了宿舍。

作为专业人士,我看到了小钟很多心里问题,相信学校也对他做了相应的辅导,不过看起来没有多大用处。

而我有自知之明,并不认为我比学校请的心理辅导师厉害,于是我用绳艺中寻常减压用的梅花结,在前文我用这梅花结给同样是大学生的小婷用过。

小钟不是一心想死吗?

那我让他体验一把窒息的感觉,顺便给他减压,体会到另类的自由和快乐,我能看出来,从小都是乖乖孩的小钟,此时背负了巨大的压力,这些压力不单是来自看不到未来,也许有来自关心他的人,还有别人异样的眼光。

捆绳是需要尽量少的穿衣服,让绳子与患者的皮肤直接接触,这样的效果是最好的,而对于被男人侵犯过的小钟来说,他很是抗拒在我面前赤*果,这是心理问题,他的心防还没有完全打开,简单来说,他没有把我当成是一名医生,还是一个男人。

不过这对于我来说都是小问题,点上缓解紧张的熏香,然后给他做了十分钟的心理辅导,很快就打消了小钟的顾虑。

因为是心里问题,捆绑用的是普通棉绳,经过我熟练的指法运用,很快给小钟绑了一个梅花结,随着我手上的力道加大,他脸上的痛苦逐渐显现出来。

半小时之后,我给小钟松绑,整个过程他一动也不动,仿佛雕塑一般,只有在需要解绑的时候,才会无意识地配合我的动作。

稍事休息之后,小钟沉默了几分钟,然后抬起头来,很是认真地对我说了句谢谢。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以后一周来我这里一次,两个月之后你再考虑关于生死的问题,给我两个月时间,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送走小钟,我迎来了许老板介绍的客户,是一对中年夫妇,穿着简单朴素,一看就是工地工人的着装,脸上皮肤的黑褐色,可以看出他们的工作更多的是在户外。

见到我稍微有些拘谨,如老何所说,的确是老实人,聊了一会之后,两口子后七嘴八舌地说出了他们的遭遇。

建筑行业中有一个非常冷门的职业,被行业内称之为工地“水鬼”。

这个工种光听名字就觉得可怕,又是水又是鬼的,工地“水鬼”顾名思义肯定跟水和鬼有关系了,其实工地“水鬼”并不是真的鬼,严格的说这个工种应该叫工地潜水员。

但是因为是要潜水到几十米下的水中,同时这个工作的危险性极高,可以说是穿梭在人间和地狱之间,所以被圈内人叫“工地水鬼”。

做建筑行业的人都知道,打地基时要用到大型工程机械,工地冲击钻打桩基础,在钻洞的时候,为了防止钻头过热,在操作的过程中会不断往洞里注入冷水进行降温以防止钻头损坏,这时候钻的洞就形成一个很大的水洞。

操作过程中有时候会发生钻头脱落捞不上来的情况,这个时候就需要工地潜水员下去打捞钻头,同时还要做连接缆索之类的工作。

除了水下打捞,工程潜水员还要进行水下作业,比如水下焊接、水下勘查等等。

中年男人老张就是从事这份工作,一做就做了小十年,由于年纪和身体的缘故,半年前他没有再下水作业,而是交由他儿子小张来负责,没想到半年时间不到,小张就出事了。

工地水下作业,最怕的是塌方,一旦发生塌方,救援将非常困难,可以说基本无望,幸运的是小张出事不是塌方,要不然也不会找到我这里来,应该是安监局去找他们工地的负责人。

一个星期前,老张接到一笔单,在沙坪坝区的一个商住房地产工地打捞钻头,井深五十多米,预计水下工作将近一个小时,顺利的话两万块钱到手,别看报酬高,但这真是拿命去拼。

拥有近十年经验的老张,一点儿不敢马虎,仔细检查儿子的装备,与老婆轮流确认三遍没问题之后,小张才下水作业,而负责在井上放氧气管的,则是老张的老婆——氧气管就是小张的生命,只能他母亲负责拿着,即便小张的老婆都不行,老张之前下水作业也是如此。

即便如此小心翼翼,当天还是出事了,小张下水十几分钟之后,在帮他放氧气管的母亲突然发现异常,感受不到他从水下传上来地反应。

老张两口子大惊失色,马上顺着氧气管把小张拉上来,等去除小张身上的装备之后,发现小张已经昏迷不醒,没有任何反应。

紧急送往医院抢救,检查结果却非常奇怪,发现小张身体机能没有什么问题,过了一周依旧没有醒来,老张两口子感觉事情不对,四处托人打听,被老何介绍到我这里来。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