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我倒霉的一天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101章 我倒霉的一天

2019-07-20更新

机场出口,蒋晓梅她们三位女生上了一辆调查组的车子,车门一关上刚走,舒展就急忙说道:“陆哥,多好的机会呀,你怎么不上车去送送?”

“什么机会?”

胡鹏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瞪大眼睛问道:“你不会让陆哥跟晓梅重归于好吧?”

“对呀,陆哥一直没有找女朋友,不就是等晓梅么?”舒展一副理所当然地回道:“现在晓梅肯定得跟那个棒槌离婚,这不正是陆哥的机会么?”

“我去,你脑子进水了?”

胡鹏恨恨地说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一点儿骨气都没有,都跟小曼分手了,结果她为了去泰国旅游,一个电话你就屁颠屁颠地跟着去,还要不要点脸呀你?”

“你这人说话这么难听干嘛?我们是分手了,但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做朋友,小曼都求到我头上来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啊。”

“再说了,有法律规定分手就不能复合吗?我跟小曼重新在一起碍着你的眼了?”

“不碍我眼,但以后她再把你甩了,不要来找我喝酒,喝得那个鬼样,我看着恶心。”

“不找就不找,有什么了不起的,就你会喝酒……”

得,两人说着说着吵上了,看得出来,两人心里都憋着一股邪火呢,这是被绑的后遗症——被吓到了,在女朋友的面前还假装镇定,等女朋友一走,心里的后怕马上展现出来。

遇到这种极端事情,每个人的表现方式各有不同,他俩的表现是吵上一架,以此来发泄一通心中的负能量,所以我没有劝他们,让他们尽情地吵。

对于舒展撮合我跟蒋晓梅的建议,我也没什么好回应的,因为在我的心里,如果一段逝去的感情需要别人来撮合,那这段感情即便复合,它也长久不了,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

所以还没有等他们吵完架,我就把他们塞进车子里,把他们送走了。

何浩然看我朋友们都走了,带着马为民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有个事情跟你讲一下,上面看重你的能力,想请你加入我们,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见我没有多想就摇了摇头,马为民不甘心,赶紧劝道:“别这么干脆就拒绝呀,还没有告诉你我们的福利待遇呢,别看你开个心里诊所,大小也是个老板,但是收入不稳定啊。”

“加入我们就不一样了,既然是上面看重你的能力,那待遇肯定不比我差多少,这样一来,你不用考虑生活的琐事,有任务的时候忙一点儿,没任务你可以安心修行,多好,这是很多修行者梦寐以求的工作啊。”

相信马为民没骗我,但人各有志,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修行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并不是我整个人生。

我稍微思索了下,说道:“你们看这座机场,世界各地的人飞到这里落地,就像是我们的大学,经过短暂的停留,毕了业之后,又都纷纷离开。”

“他们乘坐的士、地铁、城轨、私家车离开,交通工具不一样,所走的路线也不一样,到达的目的地自然也不一样。”

“我是个喜欢市井气息的人,即便走向了修行这条路,我的想法也不会跟大部分修行者相同,依旧希望自己能保持现在的生活状态,所以我只能感谢你们,还有上面领导的好意。”

看马为民的脸sè还是有些不甘心,但是他明白了我的意思,没有再出口相劝,反倒是何浩然没有放弃。

他说道:“你有这个选择,我并不意外,加不加入我们全凭你的意愿,不过我这里有一个折中的方案,就是你编外人员的身份继续下去,平时不用上班点卯,等有案件特别需要你的时候,你能够出手帮忙。”

我有些意外,何浩然可不是一个喜欢强加意愿给别人的人,今天这么坚持,肯定有他的原因。

果然,他紧接着提了一句,说界灵法师也是他们的编外人员,我马上反应过来,他这个折中的方案,并不是单纯地征求我的意见,还有看我的态度——上面看我的态度。

虽然何浩然相信我的为人,但上面的人不知道,毕竟我手持打神鞭这个神器,可比普通人持枪危险多了,如果我完全没有靠近组织的意思,对于上面来说我就是个脱缰的野马,非常危险。

如果我同意成为编外人员,先不说能出几分力,至少是个态度,上面也安心,可以控制嘛,对我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地提防。

明白之后,我马上答应下来,何浩然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遇到什么难解决的事情,不论是修行和生活上的,都可以跟我们讲,能解决的,决不推辞。”

这应该是编外人员的福利,我自然是不推辞的,点头表示知道。

再聊了几句之后,我与何浩然和马为民告别,带着薛彪离开了机场,直接来到心理诊所。

虽然才离开了半个月,但当我再次站在心里诊所的门口,毫不夸张地说,仿如隔世——在泰国战战兢兢,行走在刀尖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心理诊所虽然不是我的家,没有家的温暖,但毕竟是我和薛彪的小窝,所以我都没有着急去隔壁的风水会所跟刘二打招呼,就急急忙忙打开心理诊所的门。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那久违的舒适感袭来,我忍不住舒服地哼了一声,结果砰的一声巨响,天花板上挂着的吊灯,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我的头上。

拿着平板电脑想看动画片的薛彪一阵错愕,见我头上血哗啦啦流下来,顿时就急了,伸出手就要帮我止血。

一个瘦小的身影冲进了心理诊所,看到一地的吊灯残渣,还有满脸是血的我,脸sè古怪地说道:“大白天我还以为心理诊所进贼了呢,没想到是师弟你,只是你这是唱哪一出,吊灯惹到你了?”

惹个毛呀!

来人是刘二,听他这么说,我心情郁闷无比,在泰国面对五十名雇佣军追杀,我没有受伤,在岛上面对上百名黑衣大汉,我们成功化险,在昨晚的救援行动中,面对潘松青黑洞洞的枪口,我毫发无损,结果回到家了,却天降横祸,见血了。

真特么够倒霉的,我没有好气地说道:“看戏呢,还不赶紧拿急救箱帮我包扎一下?”

“马上马上。”刘二赶紧找来急救箱,用绷带把我头差不多包成一个粽子,才勉勉强强止住血不流,然后问道:“头晕不晕?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废话,当然要去了,你忙就别跟着了,不过记得找人把我这里收拾一下。”

我也不要刘二送,说完我就带着薛彪走了,进电梯还没有往下走两层,电梯就发生故障,把我们困在电梯里面。

等物业人员和电工一起把电梯门撬开,已经是半个小时后,在物业人员的道歉声中,我一点儿脾气都没有,带着薛彪去了停车场去开自己的车子,结果气得我差点儿吐血——四周明明有车位,但就是有一辆丰田轿车停在我车子的前面,把我出来的路给堵住了,并且电话也没有留一个。

我一气之下,跟薛彪合力把丰田车抬到旁边一个根本开不出来的角落,除非丰田车主请人跟我们一样抬出来。

这是我对丰田车主乱停车的处罚,但是因用力过度,我头上暂时止住的血又流了下来,赶紧开着车往医院赶去。

一路上还算顺畅,没有遇到大堵车,只是开着开着,车子自己停了下来,一瞧,我去,没油了。

虽然不算是老司机,但这种事情都能让我遇到,真是无语了,无奈之下,把车停在路边准备打的士,结果半个小时过去,愣是打不到车,要不是有交警路过,把我送到医院,我得被中午灼热的阳光下晒晕。

缝针、打破伤风针、打吊瓶等就医的过程还算顺利,当然,这只是相对与之前的窘境,遇到实习护士,打吊瓶扎了四五针才弄好,对于今天的我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值得说的事了。

好不容易在医院躺下来,都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薛彪已经饿的双眼冒金星,叫了外卖,薛彪吃得正欢呢,我从病号饭的粥里,找出一只蟑螂,顿时没有食欲。

从医院回来已经是晚上七点钟,刘二和周涛正等着我出去吃饭,我无力地扬了下手中的面包,示意他们带薛彪出去吃,我实在是太累,主要是心累,不愿再出去。

等他们一走,我懒得去洗漱,来到楼上准备躺在行军床上休息,结果一躺下,床塌了。

啊……

我再也忍受不住,大声骂道:“谁特么的给我下诅咒了……”

PS:图片来源于网络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