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业障(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102章 业障(1)

2019-07-21更新

一件两件,甚至三件倒霉的事情连续发生在我身上,还能用走霉运来解释,毕竟有一句成语叫接二连三。

但特么一天到晚全都是糟心事,可不是简单的走霉运了,何况我也不是没有见识过被倒霉鬼附身的人,其倒霉程度,也不过如此。

只是现在的我,不说身边有凶魂都害怕的薛彪,就是我自身的修为,区区倒霉鬼可不敢上我的身,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我被人下了诅咒。

而且这个诅咒非常狠毒,不直接要我性命,但是却霉运不断,就像是钝刀子割肉,折磨死个人。

整日帮别人平事,结果自己被人诅咒,说起来都有些可笑,要说我之前的人缘关系,不说人见人爱,但至少没有仇人,毕竟心理医师也是医师,帮病人治好心理疾病,只有对我感谢的份。

而帮人平事,虽然收费贵了些,但也是良心价,完事之后大部分都跟我成了朋友,即便没有成为朋友的,对我的评价也没有一个差评。

也就是这几个月因为打神鞭的事情,跟长生会纠缠不清,成为了他们眼中的肉中刺,想要我死的人无非就是那几个人。

长生会五个恶首,潘松青死得干脆利落,潘途锦他们三人又被调查组关押,留下一个不知道躲在哪里的龙齐道长。

要说这个龙齐道长,其父天道仙人龙奎安在没有拿到羊皮卷之前,就是学的巫术,他肯定也有这方面的传承。

现在他又在泰国当地抱了根粗腿,而会些邪术的刘斌也是这根粗腿的人,所以不难推断出,对我下诅咒的人就是龙齐道长,而这诅咒除了是某种巫术,也可能是泰国的降头术。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暗骂一声,这鸟人把我和调查组逼回国内之后,就急不可耐对我下手,可见对我是恨之入骨。

不过这已经不是当前我需要考虑的问题,如何破解自己身上的诅咒才是要紧的,不然这样下去,即便我是心理医师,也要得抑郁症。

只是无论是巫术,还是降头术,我都没有解除的办法,想了一下之后,还得去找界灵法师。

这倒霉的日子我一刻也不想过了,也懒得理会垮塌的行军床,打电话跟刘二交代一声照顾好薛彪,然后关上门,直接离开心里诊所。

车虽然被刘斌叫人加满油开了回来,但我是不敢再开了,怕路上再出什么事情,本以为打车去罗汉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不,我太天真了。

我一共打了三辆车,第一辆车发生事故跟别人的车子发生小碰撞,第二辆车发动机冒烟熄火,最后一辆车在距离罗汉寺还有三公里的地方爆胎了。

看着的士师傅满是歉意地对我说不好意思,我脸红到耳朵根去,看来我不仅自己倒霉,还是个扫把星,连累别人也不好过。

多拿了些车费给的士司机,算是表示我的歉意,之后我也不敢再祸害别人了,步行前往罗汉寺。

界灵法师听说我中了别人下的诅咒,非常重视,直接来到门口迎接我,只是当他看着我之后,脸sè难得地出现疑惑的神情,半响后才说道:“你不像是中了诅咒的样子。”

“啊?不是诅咒,难道是被人下了降头?”我赶忙问道。

界灵法师摇了摇头,说:“降头大体分为蛊降、鬼降和符降等,蛊降和鬼降在你身上根本看不到,至于符降,你眼睛没有出现灰sè,我推测也不太可能。”

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没关系,我已经安排了法事,到底是什么,等一下应该就知道了。”

得,连界灵法师都看不出,这事情有些麻烦了,不过我没有再多说,老老实实跟着界灵法师来到三门殿。

三门殿的名称寓意“三解脱门”,门两旁塑两大金刚像,守护佛法,这里是罗汉寺平常超度凶魂的地方。

因为帮人平事的关系,我时常会送被凶魂附体的客户过来做法事,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这里的法事是为我准备的。

十二名负责涌经的僧人已经就位,嘴巴上念着经文,我跪在拜垫上,只见界灵法师从一名僧人的手上接过一根金刚杵。

这根金刚杵为赤铜所制,泛着黄光,长十二指,中间为把手,两端为五股刃头,象征着五智五佛。

而金刚杵本身,象征着所向无敌、无坚不摧的智慧和真如佛性,它可以断除各种烦恼、摧毁形形sèsè障碍修道的恶魔。

这是界灵法师的法器,平常做法事他轻易不拿出来,如今用在我身上,可想而知我此时的心情。

嘴上念着经文的界灵法师,手持金刚杵,从我的天灵盖开始,沿着我的全身开始做法。

而紧闭双眼的我,感觉到仿佛有股无形的光照射进我的身体里,温暖而祥和,非常舒服。

十几分钟之后,界灵法师大喝一声,金刚杵直接定在我眉心之间,那股无形的光像是炸开一般,从我的身体中溢出,随之消失不见。

半响之后,我睁开眼睛问道:“法师,查出来没有?”

这次界灵法师非常肯定地说道:“你没有被人下诅咒和降头,身上也没有被人动过手脚。”

没有?

我皱紧眉头问道:“那我这霉运是哪里来的?

“不清楚,你跟我去禅室,把你这段时间的遭遇详细告诉我,我们一起分析。”

关于长生会的案件,界灵法师前期参与过,所以对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到了禅室,我从自己到了泰国,遇到的事情一件一件详细告知,直到我说起自己被长生会的人设局,在荒岛用打神鞭打掉五十名雇佣兵魂魄的事情,界灵法师眉头忽然皱了起来,说道:“你尝试下打坐入定,感受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我不明所以,但还是按照他的吩咐盘膝而坐,静下心来,慢慢进入打坐的状态。

打坐入定对心境的要求很高,在泰国的那断时间,因为我的精神一直处在紧绷状态,所以没有打坐过。

在此之前,半个小时之内,我绝对能轻松进入第三层境界,只是今天明显不对劲,努力了许久,第二层境界都没有进入。

刚开始我以为是自己心有杂念——担心自己走霉运的原因找不到,结果我屏去所有杂念,放空自己之后,依旧没有进展,越是如此,我心越是着急,心情变得非常浮躁,身体也逐渐燥热起来。

这个时候,忽然听到一声暴喝,我整个人愣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问道:“法师,刚才我怎么了?”

“你急火攻心,如果我不唤醒你,你就要走火入魔了。”界灵法师递了一杯茶水给我说道。

走火入魔?

我去,人在修行的时候,一旦走火入魔,轻则气血受损,重则伤及神识,也就是说脑袋出问题,可就成傻子了。

好险,我长出一口浊气之后,赶忙问道:“法师,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情况?”

“你犯了恶业。”

界灵法师表情严肃地说道:“打神鞭上打邪神,下打妖孽鬼怪,中打邪恶之人,这三者无不是残害苍生之恶,而你却用打神鞭对付那些雇佣兵……”

“不是,法师,你可能不知道,那些雇佣兵可不是善茬,个个都是手上沾血的狠人,我用打神鞭不应该是为民除害吗?”我很是奇怪地问道。

界灵法师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是这么说的,你中了歹人设的局,这是你自己种的因,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是果,因果报应不过是如此。”

“另外,你也说了,他们没有取你性命的本意,虽然事先不知,但后来的恶果终究是由你亲手造成的。”

“而我说的这个恶果,在于人数,实在太多了,这就是帮你的业障,同时也是你气运不顺的原因,算是对你的惩罚。”

闻言,我算是听明白了,潘途锦老贼仅仅只是设局,但动手的人是我,有违天和,这个苦果我得吞下去,看来我以后使用打神鞭,得小心再小心,甚至跟核武器一般,起到一个震慑的作用,轻易不能使用。

想到这里,我心情无比郁闷,潘途锦这个老东西,害人不浅。

不过郁闷归郁闷,问题还得解决,界灵法师给我一本专门消除业障的《地藏菩萨本愿经》,让我今晚上别走了,晚上就在这里涌经。

当然,我身上的业障太重,光涌经还不足以消除业障,还得积攒功德,这样我身上的问题才能够解决,至于要积攒多少功德,界灵法师也不清楚,总之多多益善。

沐浴更衣,我在罗汉寺住了下来,念了一周的《地藏菩萨本愿经》,我身上的霉运减轻了不少,打坐入定依旧是没有成功,界灵法师说这是业障带来的魔障,修行暂时只能停下来。

离开罗汉寺,我先去医院把头上的缝针线拆了,然后才回到了心里诊所。

刘二马上围了上来,满是兴奋地告诉我这段时间风水会所如何赚钱,只是我没有太多兴趣听,因为我不把自己身上的问题解决掉,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

将我的问题告诉了他,刘二没有了刚才的兴奋劲,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看了旁边的薛彪一眼,回道:“功德不是捐点财物就行的,所以我想带着薛彪出去走走,行万里路,也许会有不一样的际遇……”

PS:图片来源于网络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