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另有隐情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另有隐情

2019-04-19更新

捆绑室里非常安静,一旁的钟梁红在我捆绑的时候屏住呼吸,生怕打扰我的工作,而宋佳妮突然发出的声音,则显得非常突兀和刺耳。

那绝对不是一个女孩子该有的嗓音,仿佛她的喉咙被撕裂一般,刺耳而尖锐,捆绑室里的气氛瞬间凝固,温度也降了十度,钟梁红脸上惨白,很是惊恐地看着我。

我顾不上理会钟梁红,宋佳妮绝不是医院诊断的抑郁症,不过她既然肯说话,那就有机会探究原因,我赶紧问道:“那怎样才有用?”

宋佳妮眼睛瞧像旁边的钟梁红,露出诡异地笑容,说:“没用,都没用,一切都晚了。”

说完,宋佳妮头一歪就闭上眼睛睡着了,很是干脆,一旁的钟梁红反应过来,赶紧拉着我焦急地问道:“陆医师,我女儿没事吧?”

没事?我心想这事可麻烦了,不过我没有说出来,她刚才明显是吓着了,拉着我的手不放,没有注意到自己丰满之处紧紧贴着我的手臂,令我很是尴尬。

我示意钟梁红不要着急,先把宋佳妮放在躺椅上检查,刚开始心跳有些过快,呼吸急促,脸色猩红,不过很快恢复正常。

没再有什么奇怪的症状出现,我放下心来,给宋佳妮盖了张薄毛毯,说:“让她休息一下,我们去外面说。”

楼下满是忐忑等待着的宋玉见我们下来,赶紧起身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效果?”

我喝了一口水,想了一下,决定还是直接告知,于是开口说道:“宋老师,难怪之前你们找的心理大师看不好宋佳妮的病,我现在可以确定,你女儿并不是得了什么抑郁症,而是身上沾了脏东西,有怨灵附身,才导致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闻言,宋玉两眼马上瞪了起来,怒视道:“陆医师,你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心理医师,怎么能够相信这些牛鬼蛇神的迷信东西?竟然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来?”

“哦,我知道了,你刚开始说这个医师不行,说那个医师不行,就是为了骗取我们信任,然后一步一步给我们下套,拿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忽悠我们……哼,我看你才是江湖骗子。”

说完,他不顾老婆地劝解,执意带着女儿离开了心理诊所。

被他说成江湖骗子之后,我就没有再试图解释,因为捆绳是我的手艺,吃饭的技艺,在很多人不了解的情况下,我愿意花时间去解释和推广,改变大家固有的认知。

而宋佳妮被怨灵附身,则属于平事的范畴,如果当事人不相信,我解释再多也没用,反而像宋玉说的那样,被他误会成神棍,平白坏了我的名声,得不偿失。

至于他们走了之后,宋佳妮的毛病会发展成什么模样,那不是我能管的了,佛都说只渡有缘人,何况是我这个小人物。

心里诊所这边只有我一个人,我既要当接待,又要当心理医师和绳艺师,还要帮别人平事情,有时候忙起来顾头不顾腚,热乎饭都吃不上一口,所以宋玉家的事情,很快被我抛到了脑后。

不过有些事情似乎命中注定一般,兜兜转转,又寻了过来,我没想到三天之后,钟梁红又找上门来。

这次她是一个人带着宋佳妮来的,见到我没有了上一次的优雅,眼神中满是惊恐,整个人瑟瑟发抖。

我以为是她女儿遭到了怨灵地反扑,于是撇开不相信牛鬼蛇神的老公过来向我求助,没想到她张口就是她老公死了,被女儿害死的。

我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她旁边的宋佳妮,像猫一般缩卷在沙发上,印堂明显发黑,脸色暗淡,毫无血色,这是中邪较深的征兆。

细问之下才知道,那天他们一家离开我的心里诊所,开车往家的方向驶去,宋玉在前面开着车,钟梁红和女儿宋佳妮坐在后排,行进到一个交叉路口,上车就眯着眼睛的宋佳妮突然从后排暴起抢夺方向盘,导致车辆失控,疯狂撞向迎面而来的泥头车。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导致他们家的小宝马整个车头被挤压变形,而坐在驾驶室上的宋玉,成了这次事故唯一死亡的人,且是当场死亡,整个人都被挤瘪了,看不出人形,救护车过来看了一眼就直接走了。

发生如此严重的车祸,诡异的是坐在后排的钟梁红母女,竟然没有一点儿伤痕,毫毛未损,这令过来处理交通事故的交警啧啧称奇,这种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实在太不合常理了。

不但如此, 出了车祸之后,宋佳妮突然变得异常诡异,时常仰天大笑,整个人状态很是兴奋,大半夜也不睡觉,不是大笑就是高歌。

处理完丈夫的后事,身心疲惫的钟梁红直接找到了我,说那天她在捆绑室见到宋佳妮开口说话的那一幕,她就相信女儿中邪了,只是丈夫不信坚持要走,她也没有办法,没想到这一走,从此与丈夫阴阳相隔。

她现在非常后悔,如果那天坚定一些,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不幸。

说到这里,她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弄得我心里也不太好受——当时我看不出附身在宋佳妮身上的怨灵会那么凶狠,也就不怎么当回事,没想到……

哎!咬人的狗不叫。

等钟梁红情绪稍微平息一些之后,我与她谈好去除怨灵的价钱,五万块钱,对于她来说不是多大的负担,她没有考虑就答应下来,并且催促我赶紧施法,看得出来,她一刻都等不急了。

只是再急也没有用,我可没有去除怨灵的本事,这得需要得道高僧或者有修行的道士做法事超度。

而且怨灵之所以叫怨灵,在于它有怨气,这怨气的来源不弄清楚,并且想解决掉,强行给怨灵超度,有可能会留下无穷的后患。

这怨灵依附在宋佳妮身上,有两种情况,一个是她自身的缘故,遭受了报复,另一种是之前她患上了抑郁症,身体的磁场虚弱,怨灵乘虚而入,超控她的身体。

总之,无论是哪种都需要我调查。

钟梁红告诉我,他们一家都是秉着与人为善的行事原则,不管是与单位同事、同学还是与邻居,从来没有拌过嘴,更加没有跟人结仇的可能。

钟梁红说得斩钉截铁,我没有相信,也没有不相信,但我有一个办法印证——上次那怨灵跟我搭了两句话,说明它是愿意跟我沟通的,直接询问它,也许能够知道真相。

当然,怨灵也会骗人,只有在得道高僧或者有修行的道士面前,它们才会无处遁形,我明显不是,不过无所谓,与怨灵沟通,也是调查的一种方式。

在这里说一下,我没有阴阳眼,看不到脏东西,也没有直接与怨灵沟通的本事,这次之所以能够沟通,是因为怨灵附在宋佳妮身子,通过宋佳妮的口,传达自己的意思。

跟钟梁红说明去除怨灵的流程之后,我带着她们娘俩来到捆绑室,拉上所有窗帘,依旧用上次的捆绑方法——折叠五花大绑,这种捆法还有一个作用,即便怨灵突然发狠,也挣脱不开绳索,只会越勒越紧。

而且使用的棉绳也是经过特殊处理,既保证牢固,也有界灵法师的念力在。

等我把宋佳妮捆好,犹豫了半天的钟梁红还是害怕见到怨灵,告辞出了房间,我没在意,点上三跟香,烧了一些纸钱,用属阴的柳树枝在宋佳妮头上转了三圈,嘴巴上念了几句话,最后拿起一点儿香灰点在她的额头上。

很快宋佳妮就有了反应,开始激烈地挣扎起来,脸部扭曲,眼神很是凶狠地看着我,说:“你这点道行就想收了我?”

我笑了笑,说道:“你误会了,我没有想收你,只是把你叫出来聊聊。”

“哼,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聊的,上次都说了,一切都晚了。”它冷冷地回绝了我。

我没有放弃,继续劝道:“冤有头债有主,你有什么怨气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消了怨气,你也好六道轮回。”

“另外,我是没本事收了你,但这女孩身上棉绳的念力你应该感受得到,如果你不听劝,非要附在一个无辜的女孩身上,那界灵法师也不是泥菩萨。”

我软硬兼施,希望它能听取我地建议,没想到我刚说完,它却勃然大怒,瞪着我呵斥道:“她无辜?你知道他们一家对我做了什么吗?你知道我生前承受了多少冤屈?遭了多少罪吗?”

“就是不知道我才问你。”我紧盯着它的眼睛说道:“何况你已经把他父亲弄死了,多大的怨气,也应该消了一点吧?”

它桀桀地怪笑了两声,说道:“不够,远远不够,我要让他们全家都死,一个都不剩。”

“还有,帮我跟钟梁红那个婊子带句话,就说宋清说的话没人相信无所谓,老天爷在天上看着呢,报应……来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