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人性的扭曲 (1)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 人性的扭曲 (1)

2019-04-21更新

那怨灵说完带给钟梁红的话,宋佳妮头一歪,就昏睡过去,结束与我的对话。

我皱了皱眉头,这怨灵的怨气不是一般的大,根本不理会我抬出界灵法师地威胁,不顾魂飞魄散的后果,也要当着我的面说要把钟梁红一家弄死,这得是多大的仇恨呀!

不过,我倒是越发好奇起来,宋玉一家三口,一看就是那种知识分子家庭,教养和素质是很不错的——即便宋玉说我是神棍,我依旧认为他人不错,因为温文尔雅,不是能够装出来的,这是由内而外地散发,我是心里医师,看人还是有些自信的。

这么一个有教养的家庭,他们怎么可能与人结这么大的仇?

没有从怨灵口中知道答案,我没有泄气,至少知道这怨灵与宋玉一家有仇,而且知道了个关键的名字——宋清,我有感觉,离真相很近了。

当我走下楼跟钟梁红提起怨灵带的话,她顿时就崩溃了,呜呜大哭,我能感觉她的诚惶诚恐,不过我没有试图开口安慰,只是安静地等着她,希望等她平静下来,能够告诉我这个宋清到底是谁。

十几分钟之后,她抽泣地说道:“我……我就说那钱不能要,不能要,他就是不听,我……我有什么办法。”

从钟梁红断断续续地诉说中,我听到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附在宋佳妮的怨灵,竟然是她的亲姑姑——宋玉的亲妹妹宋清。

简单来说,妹妹宋清找了个酗酒爱打老婆的丈夫,回家跟家人诉苦,家人都劝她为了还小的儿子不要离婚。

哥哥宋玉给她出了一个主意,让她把工资的一部分存在自己那里,即便以后真离婚了,还有点保障。

出于对哥哥的信任,宋清同意了这个办法,为了保密,这件事情只有宋清、钟梁红和她三个人知道。

二十年之后,宋清看到宋佳妮大学毕业买房又买车的,心里有些发慌,于是向宋玉问起自己存在他那里的钱。

可是宋玉和钟梁红都说没有这回事,当场否认,不知道情况的宋佳妮还讽刺她穷疯了,把上门询问的她赶出门。

因为父母已经离世,宋清无奈之下,只有找到自己家的亲戚说起此事,希望他们能帮忙主持公道。

只是,一方是为人师表,整个家族引以为傲的宋玉,而另一方是工厂里面的普通工人宋清,社会地位的悬殊,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的话,认为她实在太荒唐,犯了红眼病,竟然编出这样的谎话,来污蔑自己的亲哥哥,于是家里的亲戚纷纷疏远她。

没有一个人相信,她又不敢跟脾气暴躁的老公说,气急之下,喝农药自杀了。

这个故事是钟梁红自己说的,虽然她极力强调丈夫只是一时起了贪心,没想到宋清会走向极端,会闹出人命,事后他们也十分后悔,但是作为听众的我,却听得全身发冷。

我虽然是独生子女,不能切身感受到兄妹之间的感情,但是我能想象得到,作为长期备受家暴煎熬的宋清,存的那些不是钱,而是她最后的保障,能托付的,也是她自认为最亲近的人。

宋玉一时地贪恋,不是贪了多少钱的问题,而是把她最后的希望、亲情、依靠都给彻底抹杀掉。

被最亲近的人背后捅了一刀,我能够想象得到她当时的彷徨、无助,以及寒切心扉的孤独。

二十三万六千八百块钱,这是宋清二十年来省吃俭用,存在宋玉账户上的全部钱财。

这笔钱,既不能买房,也不能令宋玉家富贵一辈子,之所以贪这笔钱,动机令我很是无语。

宋佳妮看到同学朋友圈喜提宝马的图片,于是跟父亲撒娇也想买一台,作为毕业礼物。

一向认为女儿要富养的宋玉,乐呵呵地答应下来,不过家里的积蓄给女儿买了房子,这买车的钱,他就挪用了宋清的存款。

没想到,车子刚提回来不久,宋清就找上门来要那笔钱,拿不出钱的宋玉,又拉不下脸面去跟外人借钱,来填补挪用,干脆不承认这件事情,反正外人也不知道。

我完全想不到看起来温文如玉,说话非常有涵养的宋玉,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来,而在我眼中温文尔雅,端庄得体的钟梁红,竟然愿意帮他一起撒谎坑人,这人心……

难怪死后的宋清怨气会这么大,誓要他们一家三口的命,看来想平息她的怨气,没那么容易。

说实话,反正平事的钱还没有收,我有些不太愿意接这个单了,难度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他们一家做出的这操蛋事,实在令人寒心。

不过看着两眼哭得跟桃子似的钟梁红,我又有些于心不忍,始终狠不下心来,暗自叹了一口气,说道:“想要宋佳妮恢复正常,那你得配合我……”

“没问题,陆医师,你的辛苦费,我现在就刷卡给你。”钟梁红不等我说完,就火急忙慌的把银行卡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知道她们刚卖了房子,卡里有钱,但我并没有接银行卡,而是摆着手说道:“宋清非常了解你们家的情况,所以从你女儿下手,弄得你们不得不变卖房子筹钱给女儿看病,接着就把你丈夫害死于车祸中,再接下来矛头肯定指向你们娘俩。”

“她不但要你们钱财损失,还要你们家破人亡,究其原因,是她的煞气冲天,怨气太重,一心只想着报仇。”

“想平息宋清的怨气,需要你配合做几件事情,只有你答应,并且不打折扣的执行,我才能帮你平事,否则,你另请高明吧。”

“陆医师,你说,只要能治好我女儿身上的毛病,我肯定配合你。”钟梁红正襟危坐地说道。

我点点头,说:“首先,不该是你们的钱财,即便吃进去了,也要吐出来。”

“还钱给她那个酒鬼老公?这肯定不行呀!”

钟梁红赶紧解释道:“陆医师,我不是不愿意还这个钱,我的意思是他两口子感情本来就不好,我把钱还给她老公,她可能会更加生气,那不适得其反了么?”

我摆摆手,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宋清不是有个儿子刚上大学么?上了大学,也算成年了,你把钱给到他,也算是你们之间,在钱财方面做了个了结。

“那我用什么借口把这么大笔钱给他?”钟梁红问道。

“当然是实话实说了。”

这个时候她还在想找借口,把事情隐瞒下来,说实话,我有些生气,口气变得严肃起来,说:“现在不单纯是还钱的事情,宋清之所以走向极端,除了钱被你们吞了下来,还有根本没人相信她说的话,对她有误解。”

“所以你不但要还了这钱,还要把事情公开,让亲戚们知道,你们都做了什么操蛋的事情。”

“另外,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能取得宋清儿子的谅解最好,实在不行,也把他请到我这里来。”

“他是消除宋清怨气最重要的人,有他在场,我才好再次跟宋清谈判。”

钟梁红被我说得脸色煞白,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问道:“如果我按着你说的做了,你能保证她消了怨气,离开我女儿吗?”

我摇了摇头,说这个保证我不能做,她满不满意,我不知道,她还有什么要求,我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让你做的这些事情,是帮你谈判拿出的一些诚意,只有她看到了你的诚意,才有可能让她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

这次钟梁红犹豫的时间更长,我知道她在顾虑什么,为人师表嘛,无非就是怕名声臭,还有拉不下面子。

当然,最重要的是得不到我的保证,害怕即便把自己家的丑事公诸于众,而女儿的问题也解决不了,所以她瞻前顾后,犹豫不绝。

其实这个保证我是可以给的,毕竟冤冤相报何时了,把宋清的心结解开,再答应她一些不太过分的要求,事情应该能够得到解决。

退一步说,如果宋清依旧孤注一掷,不肯和解,那界灵法师也不单是震慑,采取强制行动也不会引来业障。

之所以没有说,在于他们一家做的操蛋事情,令我有些不舒服,所以故意如此,就是让她心里煎熬一番,尝尝宋清生前经历过的无助——这是实话,虽然她是我的客户。

这是我心里的恶趣味,我知道在自己和女儿的人命面前,她究竟会选择答应的。

果然,过了几分钟,她咬牙答应下来,说一个星期之内她会把宋清的儿子带到我这里来。

不过我没有给她一周的时间,我在宋佳妮的手上捆了根界灵法师开过光的红绳,只能镇住宋清的怨灵三天之内不出什么幺蛾子。

钟梁红带着女儿离开,去办我交代的事情,而我则联系界灵法师,约时间给宋清超度。

电话那头的界灵法师,听了我的介绍,很是肯定地说这单生意黄了,钟梁红三天之后肯定不会再来。

我不相信在人命面前钟梁红会食言,于是问界灵法师为什么如此肯定,他没告诉我,只是笑呵呵地说三天之后就知道了。

三天之后,果然没有见到钟梁红娘俩,我给界灵法师打电话,他这次没给我打哑谜,说我太求全,太规矩了,这山城地界给人平事可不单只有我,还有些见钱眼开,不在乎业障的人。

我不认为因为讲规矩而丢了生意,是很失望的事情,我也不想去探究这三天钟梁红去找了哪位“高人”给女儿去邪,没有再与界灵法师多说,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我,心里有些遗憾,遗憾没有帮宋清的儿子要回那笔害了两条人命的钱。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