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拉郎配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二十九章 拉郎配

2019-05-02更新

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一出手就是一万,我这段时间实在太穷了,见到红彤彤的大票,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在很多影视剧中,把心理医生演绎得高大上,一个小时的接诊费用,都是按照万元为单位计算,这种级别的心里医生的确有,但至少学历得是博士,而且要有一定的名气,而我明显不是。

我接诊的费用也是按照小时计算,但只在两百至三百之间,视患者的病情而决定,与一般健身房的私教价格差不多,价格真心不高。

上门出诊的费用是每个小时五百元,要稍微高一些,但之前我生意还不错,很少离开心理诊所上门服务,因为不划算。

小欣的病情经过我地治疗虽然有了些效果,但后期仍然还需要进行心理疏导,我预估了一下,抽出两千块钱递给魏姨,说八千块钱就够了。

魏姨连连摆手,笑着说:“我还以为给少了了,你这么诚实干嘛?给你就拿着,只要你能看好我女儿的问题,这点钱根本算不了什么。”

推辞不过,我就当是奖励把钱收下,看女儿有了好的改变,心情不错的魏姨非要送我回去,我只能连说谢谢上了车。

一路上魏姨没在聊女儿小欣的病情,反而打听起我的情况,聊着聊着我发现有些不对劲,这场景似曾相识呀。

只到她莫名其妙地说起另外一个话题,我才反应过来,她说:“等我女儿恢复之后,不能让她再任性了,我得亲自把关,给她找个好老公。”

“依我们家这个条件,不需要他有钱,人老实,一心一意对我们家小欣好就行。”

说完魏姨笑笑地看了我一眼,让我整个人都不好了,难怪她问我家庭情况,问的问题跟我与前女友见家长差不多,原来她这是想拉郎配呀。

我能够理解她的想法,无非就是找个自己认为满意的男人,去追求她的女儿小欣,百般呵护之下,说不定能够让小欣接受,从而令其走出心理yīn影,开始新的生活。

说实话,小欣年轻漂亮,虽然生了儿子,但并不影响她的身材,家里条件又好,能够娶她,我相信很多人都愿意,毕竟是标准的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可是这么好的条件,说实话,我丝毫不感兴趣,先不说小欣这种从小娇生惯养的白富美不是我的菜,就她后面盯着的大魔头可不是好惹的主。

你想呀,刘斌为了得到小欣能够杀人,能为小欣不受小帅托梦地折磨,从而放弃自己实施的计划,主动砸了那个缸,等于是给恨之入骨的仇人重生的机会,这种执狂的感情令我胆寒。

另外,警察搜山设卡一个星期,增加了几百名人手,依旧抓不到他的人,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哪敢插一脚去趟浑水追小欣,这不是嫌自己命长么。

重点是我坏了刘斌的计划,让他成为丧家之犬,躲着他我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主动揽事情。

魏姨的话我不敢接,打着哈哈应付过去,好在她点到为止,并没有明说,我赶紧转移话题,问道:“魏姨,小帅那么多黑材料,到底是谁寄给你们的?他有什么目的?你们有没有查过?”

魏姨一边熟练地打着方向盘,一边说道:“寄件的人有什么目的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过那邮件跟小帅有关,警察顺藤摸瓜,把那寄件的人给抓起来了。”

“被抓起来了,是谁呀?”我好奇地问道。

“还能有谁,小帅身边的狐朋狗友呗。”魏姨想了下,说:“好像叫什么小苏来着,全名是什么我真不清楚。”

小苏?

我去,他不是小帅的好兄弟,唯一一个讲义气愿意与我见面,并且一口咬定小帅失踪与周涛有关系的人,怎么可能出卖小帅?

等等,这里面有问题,我脑子一闪,想到一些细节,脑子豁然开朗,很多事情就联系起来了。

难怪能收集到小帅的那么多黑材料,这可不是一两天的工作量,除了他身边经常玩的几个人,就是安排人专门跟踪,也拍不到小帅私生子的出生证明。

小苏玩得挺高端的,竟然是卧底,那他过来与我见面,根本就不是讲义气,而是有人故意安排他来混淆我的思路,让我的目光聚焦在周涛身上,能从中得到好处的人呼之欲出——刘斌。

只有刘斌才费尽心思收集小帅的黑材料,只有他这个真正的凶手才会害怕我地调查,一直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这样说起来,刘斌能够及时在现场伏击我和刘二,根本就不需要人通知他,因为我一直处在他的视线之中,我看着车窗外飞逝的街道,摇了摇头,无声地苦笑起来,之前我怀疑周涛通风报信是错误的。

现在想想其实也是,周涛能够走到如今的地位,虽然有他父亲的关系,但也离不开他自身的本事,这样一个聪明的人,怎么可能让自己处于不利的位置,与一个杀人犯扯不清。

这是我犯了低级错误,思维进入小巷,一叶障目,同样,我还是低估了刘斌的实力,即便在被警察围追堵截的情况之下,他依旧能够让命令小苏,把收集的证据呈现在小欣父母的面前,主要目的无非是毁掉小帅在小欣心中的形象。

心思如此缜密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小苏寄这个邮件的风险,他知道,不过无所谓,小苏只是他埋在小帅身边的一枚棋子而已,用完就可以扔掉了。

小苏被警察抓走将面临怎样的惩罚,我没有心情去探究,不过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好消息,毕竟我之所以一直对周涛警惕,来源于对他的错误判断,少一个实力强劲的敌人,我当然要轻松一些。

到了地方与魏姨挥手告别,看着她的保时捷卡宴一个帅气地甩尾消失出地下车库,说实话我有些羡慕,作为男人哪有对豪车不喜欢的,但想起自己现在的状况,得,赶紧挣钱吧。

挣钱得一步一步来,今天接了一笔大单收入一万,免租半年也落实,加上我回到心理诊所,就连续接待了三个患者,对于我来说是幸运的一天,心情非常不错。

忙到晚上九点过钟,送走最后一位患者,没有吃晚饭的我早就饥肠辘辘,正拿手机准备点外卖呢,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瞧是朋友舒展打过来的,我就乐了,无它,这个时间点给我电话,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找我喝酒吃宵夜。

作为一个来山城两年的外地人,之前一直忙着心理诊所,接触到的人大多是客户,身处的圈子非常简单,我交不到什么能够聊得来的年轻朋友。

之前倒是经常一群人聚会,但他们不是我前女友的闺蜜们,就是那些闺蜜的男朋友,我们分手之后,他们碍于情面,与我的关系自然也就慢慢疏远。

唯有舒展和胡鹏两个哥们并不在意这些,时常找我喝酒撸串,一来二去我们的关系处的挺不错的。

作为本地人,他们两个吃货总能找到不错的美食,按照舒展给的定位,我打车来到南岸区纯阳洞一家装修非常不错的江湖菜馆。

我走进小包厢,桌子上已经放了一大桌菜,耗儿鱼、藤椒鸡、毛血旺、泡椒牛蛙……红艳艳香气扑鼻,令我食欲大开。

不过我并没有马上抄起筷子胡吃海喝,而是笑笑地看着有些微胖圆脸的舒展说道:“你这家伙发财了,点这么多菜,上了好酒,还要了包厢,钱多烧包呀你?”

我之所以这么说,概因我们聚会一般找些味道不错的苍蝇馆子,毕竟再怎么喜欢美食,奈何大家的收入都不算高,偶尔找些高大上的解馋可以,但不可能常去,所以价格亲民的苍蝇馆子,成为我们的标配。

我之前的情况要好一些,收入比他们高,但避免让他们尴尬,请客也尽量选择平民馆子。

今天舒展请客,摆出这个阵仗明显有些不正常,被我这么一问,他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说:“哪有?你回家这么久,哥几个好久没聚了,摆这么一桌,这不是想着给你接风么。”

我学心理学的,哪有看不出舒展的不对劲,转头看向旁边的胡鹏,心直口快的他瞪了舒展一眼,说:“直说不就行了,你骗得了他。”

说完他拿起一瓶白酒推到我的面前,说:“晓梅下周结婚,肯定没人跟你说,不过你迟早要晓得的,哥两个怕你心里难受,来陪你喝个够。”

PS:图片来源于网络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