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酒话_束绳师在线阅读

第三十章 酒话

2019-05-02更新

PS:小佛在这里祝福朋友们五一快乐,劳动最光荣!!!

蒋晓梅是我前女友,我之所以孤身一人来到山城,肯定是奔着爱情来的,奈何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结果不令人满意。

分手的原因其实并不复杂,首先是我的家庭,虽然父母都是教师,即便退休也有工资,但也达不到富裕的程度,特别是老爸喜欢摄影,这可是烧钱的爱好,家里自然存不了多少钱,对于我结婚买房肯定是支持不了的。

没钱我不可能逼父母到处举债,我不是那样的人,毕竟前面我就说过,父母非常尊重我地选择,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对于年轻人来说,这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我怎么可能还要求得到更多东西。

所以大学毕业之后,我没朝父母开口要过一分钱,即便在解放碑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创业,前期投入需要将近二十万,资金出现缺口,我也是自己想办法解决,没有想过找父母求助。

我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想要更好的生活,得靠我自己努力去创造,但蒋晓梅的母亲可不这么想,见我买不起婚房,果断棒打鸳鸯,硬生生要给我们拆散。

好在当时的蒋晓梅并没有因此就与我分手,她不计较我有没有钱,甚至为了表决心,收拾东西离家要与我一起过日子。

这个举动,一下就可触犯到了她母亲的逆鳞,她跑到我心理诊所门口,足足骂了三天街,骂人都不带重样的,不过总结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我没钱就不要惦记她女儿,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的好事,别耽误了她女儿的大好前程等等。

被人堵在店里骂,我当时那个气呀,你可以说我没有钱——这是事实,但是我很想问她,你见过这么帅的癞蛤蟆吗?

当然,这些话我不能说,即便再年轻气盛,我也只能用理智强忍着没跟她闹翻,跟一个中年妇女吵架,那不是脑子进水?

别闹出什么事情出来,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难受,扎心了,但为了不把矛盾扩大,我依旧苦口婆心劝蒋晓梅不要任性先回家,我相信困难和不理解只是暂时的,凭借自己的本事,长则三年,短则两年,我肯定能挣够首付,在山城买套房子。

虽然对于年轻人来说,买房并不是证明自己有本事的唯一表现,但蒋晓梅母亲这样认为,那我就要证明给她看。

证明我不是烂泥,不需要靠别人扶上墙,靠自己也能站起来。

自从有了这个目标,我对买房就有了执念,加上蒋晓梅母亲刻意阻拦,我们的关系从明面转为地下,两人腻歪在一起的时间自然就少了。

好死不死,我很多客户是女孩子,漂亮的不在少数,在束绳的时候难免身体上有接触,蒋晓梅一直以来对此心里就有疙瘩,经常劝我不要用束绳减压的治疗方法。

但这就是我的特sè,很多客户就是冲着束绳神奇效果来的,要不然我一个本科毕业的心理医师,怎么可能与那些学历更高的博士生们竞争客户?

在自己专业领域我肯定不能听蒋晓梅的,各种不好的因数叠加,争吵在所难免,她对我的信任也在一次次地争吵中消失殆尽。

没有了信任,蒋晓梅变得疑神疑鬼,经常毫无征兆地突袭我的心里诊所,弄得诊所鸡犬不宁,双方疲惫不堪,分手就成了我们注定的结局。

这才是我们分手最大的原因。

但在舒展和胡鹏的眼中,蒋晓梅把我叫到山城来,结果一年时间不到,就把我给甩了,这事办得很不地道——也许这是他们愿意跟我来往的原因之一,相当于送温暖了。

另外,虽然我口口声声说是喜欢山城这个城市,从而没有选择离开这伤心之地,但在他们的意朦中,我不过是嘴犟,留在山城,其实是想找寻机会与蒋晓梅重归于好。

所以蒋晓梅婚期将至,他们今天约了酒局,一是想告知我,别依旧蒙在鼓里,二是希望陪我大醉一场之后,死了那份心,今后开始新的生活。

看着他们两个一副舍命陪君子的表情,我有些无奈,感情的事,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都是过去的事情,所以跟他们聚会,我很少提起前女友,结果造成他们误会了。

同时,我心里也有些感动,这两个朋友我没白交,于是把酒倒上,举起酒杯,说:“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一切都在酒中。”

“干就完了。”舒展和胡鹏与我碰杯,嚎了一嗓子,随即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在酒精的作用之下,一贯老好人形象的舒展,拍着桌子,大声说道:“陆哥,说来说去,这特么都是钱闹的,你要有房有车,哪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所以呢我这几天一直在瞎琢磨,别说,我还真想到一个挣钱的办法。”

“呦呦呦,就你那脑子还能想到挣钱的办法,何至于在档案室里扫灰尘么?”胡鹏嘴巴里嚼着肉,满脸不信地怼道。

舒展急了,说:“你跟我犟什么?不是说我挣钱,我是说勋哥,我这办法是为他想的。”

“你给谁想都一样啊,就你那脑子,能想出什么好办法,别坑了陆哥。”胡鹏依旧不信地说道。

“嘿,先别说坑不坑的,至少让舒展说出来呗。”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这几天为赚钱的事情可愁坏了,倒是希望从舒展这里听到一些新思路。

舒展擦了下嘴,说:“陆哥,你应该知道,现在做培训是真赚钱呀,你也可以做一个培训班,绝对火爆。”

“我哪有钱弄培训机构,而且我也不懂这些呀,就是明知道培训赚钱,我也只能干瞪眼。”说实话,我有些失望,还以为舒展能想出什么新奇的点子呢。

“你听我说嘛。”

舒展示意我稍安勿躁,接着说:“那些创业导师不是说了么,只要你找到客户的痛点,并且找到解决的办法,创业就成功了一半,单身找不到女朋友,算现在年轻人最大的痛点了吧?”

“我的想法是你弄一个培训班,专门招一些单身小伙子过来,要是怕麻烦,招人的事我来帮你处理,我们这些清水衙门,多的是单身汉,生源一点儿不愁。”

“你只要负责教他们分析女孩子的心里,如何与女孩子沟通的技巧,这对于你一个名牌大学心理学的高材生,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么?”

“哦,对了,你还懂那些在我们外人看来神秘的面相和风水学,这些都是你的优质资源啊。”

“不光有理论,还得有实操,你带着学员们上街亲自示范,你长得帅,平常哥几个一起吃个饭,都有美女过来找你加微信,亲自出马,还不是一撩一个准,他们不信都不行。”

“通过你地培训,他们能成功脱单最好,不行的自己找原因,大不了再送他几节课,这样一套课下来,收他们五千块钱不贵吧?”

“你开这种培训部肯定有市场,十个就是五万,一百个就是五十万,这生意做得呀。”

“做得个锤子,你看网络小说看多了吧?”我郁闷得要死,这出的什么馊主意。

一旁憋着笑的胡鹏,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陆哥,你……哈,你别郁闷,舒展这段时间是被打击得够呛,就喜欢瞎几把乱想。”

“咋了?”我看向脸sè讪讪的舒展问道。

不过他低着头没说,一旁的胡鹏回道:“还有什么事,他女朋友作妖呗,看闺蜜找到有钱的老公,心里不平衡,没事就拿他跟别人老公对比,还当着我们的面用话戳他,说出来的话很难听。”

难怪舒展今天变得如此激进无厘头,原来根源在这里,再耙耳朵的男人,也受不了自己女人如此,看来他心里是出问题了。

我正想着开导一下他,还没有开口,只见他猛地喝了一大口白酒,两眼瞪得通红,咬着牙说:“我每个月挣五六千块钱,自己舍不得花,基本都用在她身上,什么事情我都依着她,还没得一句好话,心情不爽就拿我说事,现在更过分,当着外人的面给我难堪。”

“她非要跟晓梅比,对,别人老公海龟研究生,学历牛叉,在银行上班,开着宝马,光鲜亮丽,我是比不了,但他她不想想自己,她那长相比得了晓梅一个指甲盖吗?”

得,转来转去又转到蒋晓梅身上来,这话我真不好接,好在一旁的胡鹏赶忙岔开话题,这场酒局,最后以舒展酩酊大醉结束。

胡鹏送舒展回家,他们两家住在一个地方,而我没有马上回去,沿着江边漫无目的逛着。

走着走着,身后突然传来车子发出来的刺耳急刹声,随即听到“砰”的一声闷响,我转头一看吓了一跳。

我去,撞人了……

PS:图片来源于网络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